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UF/SF】六次死亡(点梗,认为是糖)

点梗两篇完成~依旧是深更半夜的更新……
@俄式布猫  @蝉的 抖M衫,和普通的抖M大概有些不一样?嘛,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阅读注意:
1.此文中的抖M  sans是基于underfell的同人二设,不是原设定!
2.sans是在观察后,半诱导地让frisk告诉他重置
3.私设知道重置的怪物,能记住重置的事

第一次的死亡
是他握着那孩子的手将刀送入自己要害,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死亡的感觉,飞快的时间倒流后便又站在了原地。

那孩子满脸惊慌地抽噎着,紧紧地拽着他的衣角的痛苦样子让他也有些难受,但随着难受而来的是愉悦:

“heh~甜心,你的哭脸真是丑陋又可爱呢,就这么担心我吗?”

frisk还是在上气不接下气地抽噎着,趴在她头上的小花非常不满地甩了一鞭子到他身上:

“垃圾!你吓坏她了!!还有你,frisk!我早告诉你不要把重置的事儿告诉这个混蛋!他就是一个垃圾!你偏不听!”

满不在乎地听着小花的责备,sans仍旧懒洋洋的笑着,但那个孩子总是出乎他意料——

她抽噎着扯扯他的衣角,右手中拿着仅剩不多的绷带,小声问道:“疼吗?”

sans沉默了一瞬,对她语气中的担忧感到好笑,坦然回答:“当然很疼。”

没有接过更加自责伤心的孩子递上的绷带,金牙骷髅摸摸她的头,蹲下来,恶意满满地笑着:

“但是我喜欢这样,懂吗?甜心?”

之后再次被完全炸毛的flowey从frisk身边赶开,骷髅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丝毫不担心下一次的计划,因为啊——

他扯扯脖子上的项圈,指骨掠过重置前的致命伤,回想起他握住那双手时的温暖触感,和被深入体内时刺骨的疼痛,舔舔尖牙,愉悦地想着:

你永远不擅长拒绝我,不是吗?甜心~


第二次死亡
是在他的要求下,在被那孩子颤抖着手在骨骼上刻下一道道印痕,最后在愉悦的沉重喘息声中到来的。

和上次一样飞快的重置让他有些不满,他向低着头的孩子抱怨:“hey,甜心,你应该再慢一点重置的,我可什么都没来得及感受就结束了……”

接下来的话被打断了,冲进他怀里的女孩浑身颤抖着,紧紧地抱住他,哭泣着请求到:“……sans……拜托……”

他蹲下身,捧起女孩的脸,无奈地看着她:“甜心,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喜欢这样。”

“但是这样……很疼……sans……很疼……不想让……sans疼……”

“……frisk”第一次听到对方这么严肃的叫自己名字的frisk迷茫地抬起头来,冰冷的指骨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骷髅眼中猩红色的光不安定地闪烁着“你看啊,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地狱对吧?你也不喜欢这里对吗?”

“……不是……有……sans……papyrus和flowey……”

后面为什么要加上那个白痴花?有些不满和无奈,sans摸摸稍微平静下来的女孩棕色的毛发,继续劝诱“可是你不能不承认,这是一个充斥着杀与被杀的疯狂世界。”

“hey,甜心,你知道吗?在你来之前,我们一直信奉着这个法则,习以为常。”

“疼痛是我们活着的证明,疼痛便是我的真实。”

“直到你来到这里,我才发现我们的异常,像一群疯子、一群病人一样。”

“现在你和我们到底哪边才是真实?不确定,可以确定的只有疼痛。”

“……我会治好你们的。”有些迷茫的女孩仍旧这么承诺着

sans为此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抱起女孩:“当然,这可是你的责任啊,甜心。”

如果她没有来,sans还是可以放纵自己沉浸于这个世界的杀戮与疼痛中,可是她来了,她的温暖、她所给予的疼痛都是如此特别,让他无法自拔。

然后,不满地渴求着更多的、来自于特殊的她所给予的疼痛——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

……啊啊,一直都在黑暗之中的骷髅眼中红光不定,喘着气,呲牙笑着:所以啊,这一切理所当然地都是甜心的错呢。

“所以,甜心,在那治好我们之前啊——”

他凑近女孩,轻轻吻着她的脸颊,耳语到,语气温柔:“我所有的疼痛,就拜托你的给予了。”

“你一定会答应我吧?甜心?”

第五次死亡
frisk已经开始习惯,她不再发抖地按照sans的指挥一刀一刀地在他身上刻下痕迹,甚至开始好奇——毕竟,每一次,sans的表情真的如他所说,非常享受。

“heh,甜心,疼痛是个好东西”骷髅嗤笑着摸摸她的头“但那只是对我来说,甜心这样就很好了。”

“另外,为什么这次重置还是这么快?甜心,不是商量好,过一段时间再重置吗?”

frisk低下头,和犯了错一般绞着衣角,回想起骷髅化作灰尘飘散时的场景,低落地小声回答道:“看不见sans了,很害怕。”

金牙骷髅回想起这个孩子每次重置后再次看到他时的欣喜与惊慌,暂时放弃去享受死亡疼痛的想法,将手插到兜中自语:

“那真是可惜了……还是不知道死到底是什么感觉啊……”

“死很难受”frisk突然说到,sans低头看向她,才想起她应该死了很多次。

frisk继续描述着:“很黑、很冷。”

“没有sans、没有papyrus、没有flowey、什么都没有。”

抓着他衣角的手攥的更紧了,女孩抬起头望向他:“很孤单。”

“所以,sans能不能不要再试了?”

……啊啊,即使是被他说服“疼痛对sans来说是件好事”,也不想他死掉吗?

是因为感觉那样很可怕,所以不想让他也尝试那种感觉吗?

但他并没有准备放弃,死亡中的痛苦到底是怎么样的?光是想想就会令他颤栗兴奋不已,这尝试这绝佳痛苦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

但是甜心的意愿也不好办……苦恼于女孩的执拗注视,骷髅脑中突然冒出一个让他兴奋无比的想法——

“那就一起来吧。”

“什么?”

“既然死亡是孤单、冰冷的,哪两个人一起面对会怎么样?”

“甜心,紧握着我的手,这样死亡的时候就不会感到孤单和冷了吧?”

“怎么样,甜心,要试试吗?”

“ 让我们杀掉对方,然后一起拥抱死亡?”

“……好。”

第六次死亡
他们紧握着对方的手,互相杀死了对方,享受着杀死所爱之人的痛苦,拥抱着死亡,不再孤单。

PS:

flowey:别拦我!我要把这个垃圾袋变成化肥啊混蛋!!!

sans:hey,晚了,反正已经得手,boss知道也无所谓了。

papyrus:哦,是吗,你这个废物垃圾。

sans:……oh,溜了溜了

frisk:?。?(虽然死掉很疼,但仍然认为sans教自己的是正确的,不明白flowey和papyrus的反应)

PS2:呃,感觉整篇就是大灰狼sans在引诱小白兔frisk误入歧途呢,虽然没有吃掉frisk就是了(吐舌)
           另外,重置真的不是这么用的,两个熊孩子
           最后,sans指挥frisk在他身上刻的是“frisk”名字倒过来的字母。
        怎么样,甜不甜?

评论(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