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jianduanfa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短篇】

短打,很短很短。也没有什么甜蜜的内容,就当作是我在胡言乱语吧/耸肩

“我喜欢您,李大师。”橙发的少女突然如此说道,坐在椅子上晃着脚,歪头盯着刚收势的红发枪兵。

枪兵转过头来,与她对上眼,即使是刚训练完,黑眸依旧澄澈带着凛冽的气势,干净到了然一切:“啊,我知道。”

少女笑着直言道:“但也许只是几天、几月、几年。”

没有惊讶,也没有责怪,更没有质询,仿佛理所当然般的应答:“我知道。”

“您喜欢我吗?”

红发枪兵走到她身前,微提唇角,揉揉她的脑袋,宛若长辈对待晚辈的态度,十分认真的语气:“喜欢。”

“一样?”

“一样。”

真是的……还真是干脆直接啊,少女抬头看向红发的枪兵,撇了撇嘴,不过也是,能留在那眼底的,也唯有那杆枪了吧,其他一切皆为外物,最后,随着时间流逝,都不会留下半分痕迹。

算得上是一个冷漠的家伙吧。

可是啊——少女愉快地站起来抓住对方的衣角:“李大师!接下来就是我的训练了吧?”

“是啊,今天依旧继续努力精进吧,藤丸。”

“好的!”

她跟在他后面,看着面前那扛着枪的挺直背影,红缨、红发、红衣,如同燃不尽的烈火一般在道路上前行,认定了目标便会燃烧到直至生命终止的那一刻。

——果然呢,还是非常非常喜欢这样的他啊。

为了证明我有在码字,本来打算中午把进程图放上来的……结果lofter吞了,原因嘛,你们明白的(望天),问一下,有什么办法吗?

雷慎入,师匠X李大师
太饿了,准备再次自割腿肉,至于为什么用图片……嗯,咳,你们懂的,但是还没写完,什么?没写完为什么放出来?因为我懒啊,没人催的话,大概到过年都码不出来,就是这样——也不一定有人催更(死鱼眼)

百级李大师!极大浪费……!!!该说不愧是幸运E吗?另外问一句,请问李大师配什么礼装好啊?_(:3」∠❀)_

六章通关完成,去歇会儿_(:3」∠❀)_

【fgo】七夕 染甲

PS:此篇cp为斯卡哈X李书文,fgo背景
不喜勿入;
        2.有ooc;
        3.别问我为什么过了七夕才发, 难道七夕我还要自己给自己塞狗粮吗——其实只是懒,才晚了XD
        

今天是七夕,东方的节日。

迦勒底英灵人数众多,来自世界各地、各个时间,会一起热热闹闹欢庆的日子也不多,而那个国家的历史发展又太过长久,不少节日浮浮沉沉地变迁着,使得在这一天中,记得的只有李书文一人。

咕哒子还是在厨房看到李书文,向他询问后才了解清楚的。

趴在枪兵身边听完牛郎织女的故事后,橙色头发的女孩摇晃着脑袋,小声吐槽着:“这不是和情人节差不多嘛?”

说完便打了个哆嗦,似乎是想起之前情人节的惨象,和迦勒底为此彻底变成红色的财政情况。

红发的枪兵闻言,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即使是他,也对那天的疯狂心有余悸,更何况,他并不太懂得那些行为的原因——安慰般摸摸她的头:“无碍,master大概弄错了一点,在我的故乡,七夕只是女子们祈福、乞巧的节日,男女欢庆之日是上元节。”

枪兵说着,拨动着锅中的生胚,在那白色的面团变成金黄色的一瞬起手捞起,充满着烟火气息的动作却被他做的像是在练武一般,紧皱着眉,表情是十足的专注,动作则流畅轻快、毫无间断,似乎连呼吸也伴随着一种节奏。

咕哒子趴在旁边,闻着空气中的香气,盯着对方的动作,看着有些入了迷,却还不忘苦着脸吐槽:

“可是对他们来说,每个节日他们都能过成情人节。”

“呵呵,那倒是真的。”

李书文笑笑,起手将最后一个巧果放入盘中,这些菱形的小玩意儿形状既不精致也不可爱,只能算得上齐整,但一个个挤在盘子里,却莫名地透出一种可爱的味道。

少女御主唉声叹气着,正准备继续诉苦,谁知刚张嘴,口中便被塞入一个微硬的东西,下意识咬了下——

“咔嚓——”并没有刚出锅的食物的滚烫感,而是已经微凉——大概是特意挑选过——芝麻的香气和着面的清香在舌尖绽开,松脆的口感并没有为难牙齿,不多用力,便乖乖地散开,将香味儿传直整个口腔。

少女眨眨眼,一下欢呼起来:“好吃!”

“美食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起来,是吧。”

枪兵陈述着这句话,将盘中剩下的巧果递给御主:“一不留神就做多了,麻烦master帮我分给其他人吧?”

“不”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李书文摇摇头,轻轻揉揉她的头发“无需多言。”

“兴师动众太过麻烦,这种小情绪一人独享即可。”

“而且,我也是较喜清静的,热闹就免了吧。”

似乎是想到对方总是一人呆在竹林中练武,少女御主点点头,在顺手捡了一个巧果扔到嘴中被烫的吐舌头后,似乎是担心被说教,端着盘子一溜烟地跑出了厨房。

枪兵眯眯眼,笑呵呵地看着御主跑开,拢起手,不紧不慢地准备跟上,谁知,刚抬脚跨出厨房门口,凛冽的攻击便气势汹汹地向他袭来,目标直指太阳穴!

深黑色的瞳孔微缩,全身的肌肉在瞬间调动起来,翻手间红缨枪划破空气,带出红色的炫目残影与血棘相撞。

两枪相交的一刻,对方的身份便已在心头浮现。了然,枪兵眉眼稍弯,眼角的红纹艳丽,嘴角泄露出笑意,平常掩盖着、隐藏着的锐气一下子全爆发出来:

“斯卡哈。”

影之国的女王握着血色的死棘,同样舒缓了眉眼,唤道:

“书文。”

“看来,你的身体尚未因节日的怠惰而迟钝。”

“呵呵,你的枪法相较上次倒是有些迟钝呢?怎么,是有烦心事不成?”

“唔……也不算吧,只是我那不孝徒又在议论我的年龄。”女王答到,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毫无波动,完全看不出生气的模样。

枪兵皱皱眉,抱着枪:“是吗,妄议师傅前辈可不好。”

“所以,拿出来吧。”

对突然跳转的话题感到不解的红发枪兵偏偏头,有些疑惑地注视着影之国的女王。

斯卡哈倒是继续面不改色地说道:“少女用的东西。”

“七夕传统中,少女会染甲对吧。”

“我看到你弄了。”

枪兵显然对快速跳跃的话题有些不适应,微微晃晃头,但还是在影之国女王带着些压迫的目光下放弃了追问。

手掌大的褐色木盒躺在他的手掌上,纤长的细指将它轻轻打开,淡淡的花香在哪一瞬悄悄地流泻而出。

女王理所当然地对枪兵伸出手,轻挑眉:“书文。”

枪兵有些苦恼地拢着手,最终还是妥协了——在武道之外的事务,他并不太擅长拒绝:

“好吧,但起码要找个地方坐着吧。站着不太方便。”

“我记得你的房间就在附近。”

李书文对此并没有多大排斥。对他而言,眼前的人是好友、值得一战的好对手,性别反而成为了其次。

斯卡哈用余光打量着他的私人空间——枪兵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认真、干净过了头,房间空间显得很空旷——因为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盆竹。木制的床上铺着洁白薄单,竹制的桌上摆着茶具,床脚的竹碧绿的干净漂亮。

收回余光,女王垂眸看着眼前单膝半跪着为她染甲的男人——红色的发丝微垂,顽固地向四方翘起;厚重的眉峰紧皱,拱出一道道不浅的沟壑;如墨般的眸子垂着,因为低着头 ,光照不进他的眼中,但细看,又会觉得那双专注的眼中有微亮的火光流转。

他眼角的画出的红纹是微微上扬的,红似火、又似血,干净利落地锋利着,他本就富有英气,上扬红纹衬着那双眸子却平添一份艳丽。

现在对方如此认真的模样,让斯卡哈想起了他战斗时的样子:随着兴奋笑容一起露出的尖锐虎牙,眼角的红纹越发艳丽,黑色的眼中最纯粹的喜悦与渴求闪烁跳跃着,犹如火焰般危险而又动人。

他总是这样,无论对待哪件事,都认真专注极了,那时那双眼中所倒映的也只有那一种事物,专注得让人以为那便是世界。

——真是危险。

影之国的女王这样想着,微微地前倾,慢慢地凑近对方,不知是信任亦或是专注于眼前的事,枪兵并没有察觉到,仍握着对方的手,细细地为指甲的每一处染色。

更近了,朱色的眼眸微眯,有淡淡的竹叶香缠上她的鼻尖,却不知是房中未散的竹叶茶的清香,还是对方长年累月在竹林中修行时染上的味道。

但很好闻,非常干净清澈的味道。

“好了。”

男人突然站起身晃晃肩,红与黑的发丝在空中缠绵而过。

——那是差一点就可以触碰到肌肤的距离。

可惜了,女王想到,抬起手——原本包裹着手掌的温热突然散去还是有些不习惯——红色的花汁被细细地均匀涂抹在上面,没有过多,也没有过少,精准地覆盖着指甲,红下隐隐地透着指甲本身的粉,宛若初开的花儿,娇嫩可爱。

斯卡哈欣赏了一番——这红,与他眼角的红倒是有些相似:

“谢谢,很合适。”无论是对他,还是她。

“那么,这是一个小小的奖励。”

她笑言着,起身在红发枪兵脸颊旁印下一个吻,在对方呆愣间也不做停留,径直越过,向房门走去。

持着双枪的女王在走出去前才回头,枪兵依旧一脸正经,却遮不住那红透的耳根。

——真可爱,她轻笑起来,告别道:

“下次,记得请我喝竹叶茶啊。”

“书文。”

后记

斯卡.成功获得长期前往的理由.哈:计划通√

李.完全不在状态.大师:发生了什么……【懵逼中】

库.浑身插满死棘.丘林:师傅……您不能这样啊!另外一件事!您已经不是少女了……用不着……噗——


声明

woc!被炸出来

HeavenFell小说翻译:

诸位好。


大家应该都或多或少听说过“HeavenFell”这个AU?在贴吧混迹的小伙伴也可能看到过关于这个AU的小说《Their Wings》的翻译。但是原先的译者,在翻译了五章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过了很久都没有再度更新。


 


于是我们打算从贴吧的进度——第六章开始翻译全文。


需要说明的是,《Their Wings》已完结。全文共三十六章。


三十多章的小说,翻译起来工作量是有些大的。但是我们决心要把它翻译完、翻译好。


 


那么从今天开始,“HeavenFell小说翻译”博客正式开启。从今往后,我们将会在这里更新“HeavenFell”的相关小说《Their Wings》的翻译。


 


这是授权:




fgo语C群宣

嘛~喜欢的过来一起玩呗~( ̄▽ ̄~)~

坐忘三千:

fgo语c群:人理保障机构迦勒底
群宣:
这是关于爱与希望的物语,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圣杯战争,迦勒底期待你的到来。
欢迎各位萌新大佬,欢迎磨皮,本群不禁表情包,只要不刷屏,定时开戏,平时可以随便聊聊天,是轻松向的语c群,欢迎加入
群号:654338948

临摹李大师再临,几个步骤后,感觉要毁,纸张蹭脏了,暗部感觉深入不下去,我对不起李大师!……但还要画完_(:3」∠❀)_最后表白李大师:我喜欢您啊啊啊啊啊!!!

【双兰】美人计

双兰预警注意!
花姐最帅!


那是在花木兰被误认为叛徒,独自在长城周围游荡,长城小队还没有收集齐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花木兰在魔物之中救下了一个男子。

月色冰冷皎洁,无望的荒野中回荡着魔物的低吼,枯枝败叶的阴影在地面上无限拉长。

一身肃杀的女将军挥舞着阔剑,与剑影相伴的是魔物痛苦的吼声,和飞溅的温热血液。

只是几个来回或几秒的事,魔物们感受到了威胁,压低身冲着她不断低声咆哮,却再也不敢上前。

她挑挑眉,对着魔物露出狰狞的笑,阔剑一挥深深地没入土中,起浪以此为中心扩散:

“滚!”

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如此命令到,被气浪掀翻的魔物慌慌张张地爬起身,在本能的警告下慌张遁逃。

“嗤——真是可怜的小猫咪。”

女将军咧嘴嗤笑了一声,转身蹲下拍拍那被围攻的可怜人:“喂,还活着吗?”

她的手劲显然不轻,被破布包着的人颤了颤,发出一阵低咳。

“还活着?不错不错,活着可比什么都重要。”

轻而易举地将对方扛到肩上,拔回阔剑,剑锋的冷光威慑着那些暗处的鬼影,高高束起的马尾不紧不慢地晃动着,逐渐没入黑暗。

2.

“醒了?”

火焰跃动着,其中的木柴不时发出垂死的爆裂声,花木兰头也不回地问道,继续轻巧地转动着手中的木棍,烤肉上流下的油跌入火中,激起火舌的阵阵舔舐。

男人有些艰难地坐起身,拉拉破烂不堪的袍子,低声回应道:“嗯,多谢。”

“谢什么的就不必了,这么巧遇到姐巡逻到那儿,也算你运气好。”

花木兰笑笑,直接撕下一块肉转身扔给男人,她背着光,脸上的神情隐藏在阴影之中,让人看不真切。

“吃吧,吃完这一顿,姐就送你回去。”

手忙脚乱地接过滚烫的肉的男人闻此突然沉默下来,花木兰也不管他,转身取下火上的肉,直接大块撕咬着吞下。

良久,男人才小声询问道:“我能留下吗?”

“留下你?为何?”

“……我可以做很多事,准备伙食之类的……”

“很多事?”花木兰突然转过身凑近他问道“那……也包括伺候姐吗?”

她眼中闪动着戏谑的光,手指轻轻挑起男人的下巴,另一只手似是不经意般扫过他的腹部:

“姐替你包扎的时候看过了,身材不错,那个,也不错。”

凑近的人身上带着鲜血与铁锈的味道,玫红的眼睛中是狼看到猎物时恨不得拆入腹中的光芒,在耳边流动的气息却柔软至极。

“这张脸,也很不错。”

“你的东西,姐都挺钟意的,美人儿意下如何呢?”

最后带着笑意的话语似乎在她舌尖打了个转儿,特意压低的沙哑嗓音却带着意外的温柔,让人迷醉不已。

火光还在跳动,干柴时不时的爆裂声仍在,空气却仿佛凝固了一般。

男子紧盯着眼前现在如狼一般危险又迷人的女子,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我……”

同样紧盯着他的女子却在这时突然松开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啊!你居然当真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姐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弱鸡,让他来伺候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居然还当真了,真是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看着笑得前仰后合,毫无形象的女人,抿抿嘴,觉得自己刚才没有说出来的决定傻透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算了算了”花木兰捂着肚子,擦掉眼边笑出的泪水“你想跟着就跟着吧”

“反正姐身边也挺安全的。”

她笑着,言语中是强烈的自信。

男子听到回答低下头默默地松了口气。

“喂。”

听到她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坐在火堆旁的人倚着剑,笑吟吟地与他对视

“你的名字?”

“高长恭。”

“好名字,姐是花木兰!”

“长恭,记住了!想活命就紧跟着姐。”

3.

高长恭跟着花木兰有些日子了,沉默寡言的漂亮男人依自己的承诺做着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寻找柴火、准备伙食、偶尔做个诱饵引来魔物让花木兰捕杀……

他一点一点,努力让自己悄无声息地侵入到对方的领地中、融入到对方的生活中。

而花木兰也不知是不是神经大条,默许了这一切,甚至很开心地使唤着他。

比如说,现在让他帮忙清洁身体。

“高长恭,姐都没害羞呢,你害羞个啥?!矫情!”

湖中的女子不耐烦地冲他挥挥手,让他赶紧过去帮忙搓背。

脸红的几乎要熟了的高长恭慢慢吞吞地向湖边挪去,却被突然站起身的女子给吓了一跳。

花木兰大大方方的展开双臂,将后背完全暴露他:“又没什么好看的,磨磨唧唧什么呢?!擦吧。”

映入眼帘的场景与他想象的不一样,并不是多么好看、香艳的景象,甚至说有些恐怖。大大小小的伤痕纵横于其上,旧的化作疤痕,新的又盘踞而上,让人完全生不起欣赏之意。

高长恭沉默了一会儿,拿起布沾着水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后背,他能感受到那些伤痕中血管的跳动,玫红色的发丝散落着,让他联想到了血丝。

“……你不是很强吗……”

“嘛,姐是传说没错~但姐也是将领,那些小兔崽子可没有姐这么强。”

所以,血肉之躯依旧是血肉之躯,躯体中的心脏也依旧柔软的不堪一击啊……

高长恭垂眸想到,抿唇又问道:

“不后悔吗?”

“什么?”有些昏昏欲睡的花木兰打了个哈欠反问

“长城边塞有木兰,盛世长安不愁难。”

听到这句话时,她耳朵动了动,偏过头看着有些低落阴沉的男人:“……啊,是那个童谣啊,怎么了?”

“……谁都知道花将军是最不可能背叛的人,但是他们还是把你赶了出来。”

“我是异乡人都知道你的功绩,但他们什么反应都没有,今上……也是。”

“他们不信任你,隐瞒你的功绩,打压排挤你”

男人顿了顿,伸出手从背后环抱着她,鼻尖的气息是特属于她——战场的气息,却让他感到舒适,继续说道:

“现在他们甚至开始在民间造谣,污蔑于你!”

“而你却仍旧徘徊在这里,剿灭那些不安定的要素,真的,值得吗?”

“……唉,怎么反而是你委屈起来了?”听着男人有些抱怨意味的话,花木兰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我心疼!”脱口而出的话让他自己也惊了惊,但随即又镇定下来,继续搂紧了怀中人,高长恭闷闷有些恳求意味地说道:

“木兰,和我走吧,离开这里,寻一处地方过平安日子。”

“……长恭”沉默了一会儿后,女将军开口了,她无奈地揉揉他的头发,语气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你看过长安的万家灯火吗?”

“绵绵黑夜中,暖黄的火光一点点跳跃而起,炊烟袅袅着散去,夜市喧哗的声音欢快祥和。”

“那是人间的星空银河。”

她转过头来看着他,眼中的光芒柔和温暖的像天上的星子,却又坚定的像一把剑。

“在见到那银河时,我就知道我没救了。”

“我立誓此生为了守护这光景而生,而死。”

“那是花木兰的魂之所在,此生不悔。”

“是吗……”得到回答的男人沮丧地低下头,不满地抱怨着“固执的臭石头!”

他深深地叹口气,埋首于她的颈窝,最后一次拥抱她,在她耳边不舍地低语:

“那么,看来——”



“要毁掉大唐,也就必须先毁掉你了。”

4.

刹那之间,柔软暧昧的情意化为纯粹的杀意,寒光闪动,翻掌之间锋利的匕首乍现,毫不犹豫地刺向女人的心脏部位。

“什么——?!你怎么——”

花木兰惊怒交加地说道,却在下一刻变脸吐了吐舌头“姐才不会说这么丢脸的话喽!”

扭身躲过匕首,抓住对方的手,顺带接力转身,花木兰看着对方眼中切切实实的惊讶,得意地冲他笑笑:

“怎么说来着——”

手腕上的巨力让高长恭无法抵抗地被拉过去,

下巴一下被对方扣住,那双总是神采飞扬的眼睛满盈着笑意:

“姐可是传说!”

刺杀失败被禁锢于对方怀中,他也不急,挣扎一会儿发现无法摆脱后,反而悠哉悠哉地靠在她怀里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花将军?”

“因为你身上的气息啊,这么对姐胃口的气息,怎么可能认错呢?幽灵!”

花木兰回答道,微笑着凑近他的脖子,咬牙切齿地低语:

“虽然这次依旧没有抓住你,但是让你付出点代价还是可以的吧?比如说咬碎脖子之类的?”

“那真是可惜”高长恭看着自己渐渐变淡的身体,耸耸肩回答道“早知近战拼不过你,身为刺客怎么可能以身犯险?”

“是么?那就换一个‘代价’吧。”

下一刻,原本一脸冷淡、无所谓的刺客瞪大了眼,想说什么却没来得及出口就消失了。

依旧浑身赤裸着的女将军拢拢头发,从湖水中爬起身,水珠快速从她的身上滚落、消散。

“好久没有这么享受的洗过澡了啊,但是等到这个时候才下手,不愧是姐的猎物,够谨慎。”

“但是有美人服侍搓背也算不亏。”

她一边将衣物套回身上,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美人计……吗。”

轻轻按压一下唇边,她扬起笑:“很不错。”

但可惜美人有毒,虽然喜欢,她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所以下次,只要抓住对方,她一定会杀了他。

同一时刻,不知身在某处的兰陵王睁开眼睛,嗤笑着拿起眼前与他面具下的相貌差不多的玩偶。

愚蠢的女人,刚刚如果真的咬碎他的喉咙,也许真的会重创他,毕竟放大了几十倍的痛楚就算是他也承受不起。

可那女人没有,真是愚蠢至极。

他这么想着,回忆到刚刚那放大数倍的柔软触感,嘲笑着对方的行为。

然后一激灵,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将手放在了被面具挡住的唇边。

……该死的女人!

他真是脑子抽了才会用什么美人计!那家伙根本不会动摇!!

动摇不了就毁掉吧!!!

下次,绝对抓住机会暗杀掉她!

欢乐小剧场:
1.
问:兰陵王和大唐,喜欢那个?
花木兰:“大唐!”(秒答)

问:想嫁给谁?
花木兰:“大唐!”(秒答)

兰陵王:……
兰陵王:最尊敬谁?
花木兰:“女帝!”(秒答)

兰陵王:……(啪咔)

问:那兰陵王呢?
花木兰:“好看!喜欢!为了大唐必须杀掉!”(秒答)

兰陵王:……(咔嚓、咔嚓)

#兰.这怎么抢?怎么抢!来个人告诉他啊!绝望.陵王#

#特殊地位,还是有的#

#今天的花将军依旧深爱着大唐#

#大唐:和我抢女人?呵呵。
女帝:想撬朕墙角?抢朕大将军?呵呵。#

2.
兰陵王:之前……在军营里,你洗澡怎么洗的?

花木兰:单独洗啊,作为女将军姐还是有些特权的。

兰陵王:哦(松了口气)

花木兰:——比如,来几个歌姬帮忙擦擦背之类的。

兰陵王:噗咳咳咳咳!!什、什么?

花木兰:但姐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要争,还每次都喜欢搓姐肚子?姐的肚子很脏吗?

兰陵王:……

#论自己喜欢的女子有着比自己好看的腹肌,还无自觉的男女通吃,没有借口阻止该怎么办#

#今天的兰陵王依旧很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