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冥想盆略影——睡前故事 L

主线,有关世界观

UnderHogwarts:

幽暗的长廊曲折而上,几盏灯微弱地映亮光滑的石壁。一个矮小的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提着古旧的提灯匆匆走过,被拉长好几倍的影子在灯光的夹缝间穿梭。


循着路,身影最终停在一扇巨大的铁门前。他正欲伸手敲门,门却兀自打开,门轴发出尖锐的巨响。门后的房间昏暗,空气中杂着油墨和陈旧纸张的气味,四处散落着纸张和书籍。他抬头,眼前的书架层层盘旋,直到目光不可及的高处。有数个光点幽幽飘着,权当是以供照明的光源。


“Doctor Gaster。”有些稚气的声音在书架间回荡。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Sans,我希望你能来上面这层。”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声从头顶上发出,语调中并含优雅与苍老感,“抱歉我正在解读这段魔文,不能来迎接你。梯子就在你的旁边。”


尽管男声用的是晦涩难解的古代魔文,但他已经对这些文字熟稔于心。他听从那声音的指示,穿过一排排的书架,突然就转进了一个仅仅放着一张圆桌的小房间。一个男人伏在小圆桌上,其余的空间全被各式各样的书籍填满,地面和墙壁上都用白色粉笔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咒语。


他艰难地在这些书中找到了落脚之地:“这封是魔法部的回信,对于您的研究他们表示万分支持,并且对您的研究成果表示称赞。”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封印着漂亮花纹,带着更加漂亮的签名和香气的信,“总之,都是官方的陈词滥调,只会表面功夫的人类无关痛痒的敷衍而已。”


男人听了,抬起头来看着他,看上去似乎有点惊讶。


“这可不是什么好评价。”他又低下头,“Sans,你是从哪学来这句话的。”


男人有一半隐在阴影里,另一半被一旁的光点照亮——裸露的惨白的骨骼头颅说明他是一具骷髅,深黑色的眼眶里亮着白色的小光点,骨制的手掌掌心洞穿,拿着笔在羊皮纸上奋笔疾书。他身体的其余部分都被黑色长袍与白色高领毛衣遮得严严实实。


被称作Sans的一方脱下了斗篷,露出了和男人相似的干枯的骷髅头和骷髅手——他的手并没有被洞穿。他的体型还很小,同一个仅仅只有十三四岁的人类少年一样。


“从书上看来的。人类的书。”Sans耸肩。男人接过信件,拆开后快速扫过一眼,然后随手抽出一张还算干净的羊皮纸开始写回信。两只骷髅都沉默不语。


“还有其他的吩咐吗?”Sans有些迟疑地开口。


“我就不能和我儿子聊聊天吗?”男人正好在纸上写下“Gaster”飘逸签名的最后一笔。


“Doctor Gaster,”Sans一脸严肃地将这两个单词的发音咬得特别重,“请您分清楚学徒和儿子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关系。”他顿了顿“还有Papyrus……”


Gaster温和且有力地打断了他:“从人类的定义来看,你们也算是我的儿子。我这个父亲就有这么让你失望吗?”


“只是‘造物’而已。请不要用人类的亲缘关系来定义。”


“我这么大年纪了,可我的孩子却不愿意照顾我……”Gaster换上了可怜巴巴的语气,手指在脸上刮擦做出抹泪的动作,“他们只愿意做‘造物’!多么冰冷的词……!”


Sans强忍着尴尬,连忙接上说话以免Gaster再继续抒发他的抱怨:“是的……是的……好吧,您想聊什么?”


“想要听睡前故事吗,Sans?”Gaster马上坐直,换上一脸殷勤的笑容。


“我可不是骷髅宝宝。”


“当然不是一般的睡前故事。”他双肘支在桌面上,手指交叉撑住下巴,眯起眼睛,“是给你的睡前故事。”


Gaster身边又出现了浮空的一双手,它们顺着书架飘过,取回了一本书。这本书尽管保存的很好,但时间仍然留下了严重的痕迹。它的封面颜色已经褪去,边缘磨损起毛,书页深黄色,四角发黑,破损严重,似乎一翻就会化为碎片。


Sans瞥了一眼书上的标签,叹了口气:“把你的研究课题作为我的‘睡前故事’?”


“我的课题自然也涉及一些童话和传说故事。”Gaster开始小心翼翼地翻动书页,“我注意到你有疑惑。Sans,你还不够了解这个……这个世界。”


Sans忽略了他对世界这个词的犹豫,一挥手,几本书有序地摞成了一个座位的形状。他懒散地靠在书堆形成的“椅背”上。


“很久很久之前……”


一个标准的睡前故事的开场。Sans心想。


“世界是混沌的,没有任何生物……”


最开始当然没有任何生物。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生物出现在了荒芜的大陆上。生活对它们来说是艰难的,但他们仍然存活了下来。


“然而除了彼此之间的内斗,一次奇异的不同宇宙的碰撞使得一些异界生物进入了这个世界并且留在了这里。”


Sans不可置信地看着Gaster:“是传说?”


“是研究事实。别那么惊讶,我有实验资料证明平行宇宙存在,并且是可以相互发生交错的。有趣的是接下来的部分。


“异界生物和原生生物发生了激烈的争斗,这让双方都疲惫不堪。最终他们达成了和平协议,分享资源和知识。


“这个世界除了自然元素,还存在一种特别的力量,驾驭于表面的物理规律之上——我们现在称之为魔力。也不知道是原生生物还是异界生物谁教给谁这种能力,总之,有一方对魔法有着惊人的天赋,并且很快研究出了各种魔力的使用方法。这使得它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矛盾也积累得越来越多,终于爆发了第二次战争。


“出乎意料的,擅长魔法的那一方输了,并且受到了重创。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它们单纯而天真,强大的魔法或许能保护他们免于对方凌厉的攻击,却不能从背叛和欺骗中保护他们。更何况它们的身体脆弱,只需要一击就可以化为灰烬。”


Sans轻轻一点头:“那么会魔法的那一方就是……”


“是怪物。”


Gaster微笑着:“至于人类和怪物,哪一方才是原生生物,这已经不可考了。而且流浪到这个世界的生物,已经和原来的完全不一样了。


“然后,如你所见,人类用科技开发出了现在的世界,怪物们一直被压迫着,作为弱势的那一方。偶尔也会有怪物的地位上升待遇变好的情况,但那只是人类们需要魔法的时候。”Gaster皱了皱眉,换了个轻松一点的语调,“不过,人类确实带来了和平。”


“我想您应该不是为了和我讨论人类和怪物的政治问题,才给我讲这个‘睡前故事’。”Sans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错综复杂的图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是的……接下来我要提的东西,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Gaster看上去有些忧虑,“我不确定现在就告诉你这些对你会有什么影响,但我认为还是尽早告诉你的好。”


他站起来,在房间里踱步,跨过高高低低的书堆:“你的能力很强……我已经没有多少可以教给你的了……Papyrus是个内心单纯的好孩子,黑魔法对他几乎没有任何影响。”他清清嗓子,“我担心的是你,Sans,你太早熟了。你们兄弟就好像分割来的善恶两面一样。Papyrus越是积极,我就越对你的状态感到忧虑。我无法强求你认同人类还是怪物的哪一方,但我只希望创造你不会是个错误。”


“错误?”


“人类难以容忍他们不能控制的强大力量存在,我很快就会被他们盯上了吧。”Gaster苦笑,“我们的王对此无能为力,所以我会将我的知识封存。但我教给你的东西,Sans,我希望你能好好运用,不要把这个世界重新带入混沌。”


Sans脸上仍挂着从未变过的标准的笑容:“世界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Gaster停住了,他意味深长地看了Sans一眼。后者回以懒散而倦怠的眼神。


“世界本就是混沌的。”


“你会找到让它变得有意义的东西的。”Gaster别过脸去,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你知道屏障外是什么样的世界吗?”


Sans偏着头想了想:“并不清楚,有关文献都有意地回避了这个问题。我只知道那是个极度危险的地方,空间和时间都变得不能确定。”


“屏障是人和怪物联手研究出来的产物。在双方的内斗终于结束后,他们开始对付起世界上另一些危险的黑暗生物。屏障是将我们和黑暗生物分离开的保护层,在它之外就是那些黑暗生物聚集的地方,以及通往其他世界的入口。”Gaster解释到。


“如果只是一些暴戾的嗜血生物,我想应该没什么好怕的吧?屏障内也有许多危险生物。不过这些入口倒是有些危险,毕竟我们并不知道它通往怎样的世界,而且它们会造成空间的不稳定……”


“重点并不是这个。”瘦削而高大的骷髅俯下身来,夹杂着悲戚的隐约颤音说到:“那些生物,本来是人和怪物。”


“那是一种这个世界与生俱来的黑暗面,一种这个世界的‘能力’。我无法言明它究竟是什么。像魔力带来的创造一样,存在一种只为了‘毁灭’的力量。我姑且叫它‘堕落’——同黑暗生物接触长时间的生物,在外形和内心上都会受到腐蚀,逐渐丧失理智和情感,被黑暗所同化。


“我也受到了它的影响。”Gaster拉起长袍卷起袖子,他的手臂漆黑,呈现奇怪的仿佛即将融化的半固体状态。


“奇怪的是,它对怪物的影响很小,对人类的影响极大。如果冲破屏障,人类所自傲的现状就会被瞬间打碎。


“屏障外的世界,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样子。”


Gaster着迷于发掘这个世界隐藏起来的背光面,那些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在古代书籍里的咒语里摸索魔力的流动,却没有想到他会发现如此重要,难以察觉却浅显易懂的真相。人类和怪物把危险隐藏起来,就当做危险并不存在,可黑暗从未离开,如影随形。


Sans没有说话。他沉默着,窝着身子,眼眶里一点一点的黑下去。


“怎么样才能打破屏障呢?”他轻描淡写地问到。


Gaster一时语塞。他似乎有料到Sans会问这个问题,但并没有准备好回答他,或者去考虑未来的走向。他选择了回答。


“七个特别的人类灵魂。”他说,“因为屏障是用古代的七位人类魔法师的灵魂创造的。只有也用七个人类的灵魂,进行类似……‘酸碱中和’的反应,才能解除屏障。”


“那并不难。”Sans轻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会非常艰难。人类那么多,总会有七个合适的灵魂的。”


“所以我选择保密,这个秘密我只告诉过我们的王,还有你,Sans。”Gaster凝视着他的魔法制造出来的骷髅生物,“我希望你做出正确的选择。”


“是否正确只会由那时的情况去判断。”Sans冷冷地回答,“以及……”


“您是真的将我们当做后代来看待的吗?我难以理解对自己的实验产物,有着这样的情感。”


“我也难以理解,但我……我希望你能称呼我为‘父亲’。”Gaster摇摇头,如同自嘲一般轻笑了一声,“你要照顾好你自己,还有你的兄弟。”


“我会的,Doctor Gaster。”Sans撇了撇嘴角。


“我也应该考虑让Papyrus去学校学习,多和人类与其他怪物接触。”Gaster转移了话题,“你觉得哪一所学校比较好?”


“我并不喜欢人类的魔法学校,他们的课程错误百出,并且枯燥无味。”


“你应当放低你的标准,你可是难得的魔法天才。”


“那么……”Sans努力在脑海中搜索他曾经听过的魔法学校的名字,一个词语闪现了出来。他是从谁口中听到的?算了,这并不重要。


“霍格沃茨怎么样?”


Gaster有些惊讶:“原来你会选择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是一所难得的学校。它的创建者是我非常钦佩的四位伟大的魔法师,它如同我的一位开明而博学的导师。”Gaster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在如此多的魔法学校中,是它第一个包容了怪物们,并且愿意引导它们的魔法天赋,让它们得到正确的应用。”


“我不知道,您原来曾经是霍格沃茨的学生。”Sans打趣到。


“我算是它的学生。”Gaster又开始微笑,“那么,你也是时候回去了。”


“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了。”


“是的……尽管我们今晚聊了一些比较沉重的话题,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的和平还暂时不会被打破。晚安,我的孩子。”Gaster俏皮地眨了眨眼,“别忘了也给Papyrus讲个睡前故事。”


Sans对他的创造者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会记得的……讲一个不是那么严肃的故事。”


看着Sans走出房间后,Gaster拾起地上散落的稿纸。屏障需要七个具有不同特质的人类的的灵魂,但这七个灵魂出现在同时代的几率极小,如果没有能够储存灵魂的容器的话,基本是不可能打破屏障的。


“如果”没有的话。


Gaster的双手开始颤抖。他只是偶然发现了这个魔咒,有关它的资料是如此之少,使得他情不自禁地开始研究这个魔咒,测试它的功能和应用方式并且逐渐完善它,提高它的稳定性。现在他环顾四周密密麻麻遍布的笔记,意识到他做了什么。


他创造了能够分裂灵魂,将它“存放”在某个器具上的魔咒,他创造了魂器。


他无意于世界的争斗,但他并不希望带来破坏。Gaster只是希望能够纯粹于探索,研究,然后发现不为人知的真相那一刻的无与伦比的成就感。他明白自己的研究成果有多大的价值。


即使这个世界的和平是虚伪而浮夸的,但那也是真切的和平,思想和文化缓缓生长发芽。总有一天,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正确的解决之道。


在此之前,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看见自己的求知欲的产物,成为地狱之门的钥匙。


他已经看见,暴风雨即将来临。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