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An ending——百fo感谢的脑洞小段子

囧神小姐:

*迟来的百fo答谢。第一次玩lof没想到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受到如此厚爱,不胜惶恐!谢谢各位看官喜欢我的文字,也希望看官能多多留评和我交流脑洞,否则单机码字非常容易攻略出bad ending哭唧唧。


*基于杀死所有出现的怪物但没有刻意清怪的NE线分支。


————————


An ending


 


“嘟……嘟……”


 


“有一阵子没见了,是吧?”


 


“这里的情况变得挺糟的。”


 


“每个适合成为领导者的人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一切都变得非常死寂。始终有一片阴影笼罩在所有人心中,好像大家大家就要死在这里,被黑暗吞没。”


 


“……”


 


“你一定在想为什么我没有当上统治者。”


 


“呃,我天生就不是那块料,我喜欢放松一点。懂吗?”


 


“……这是个笑话。”


 


“这就是像我这种人放松的后果。”


 


“……”


 


“嘿,至少这里不那么喧闹了。因为你把人都杀光了。”


 


“希望这对你来说时段愉快的体验。”


 


“……heh,这也是个笑话。”


 


“以及,你知道吗,一开始我说的我没有当上统治者?这还是个笑话。别太严肃,统治者对我来说——就好像另一份兼职?可以获得更多的法定假期。”


 


“但是,我想我或许休息得够久了。”


 


“我们会找到出去的方法的,然后,怪物们或许会像人类宣战?我不知道。因为我几乎懒得修改任何政策,所以皇家守卫们的目标大概还是和阿斯戈尔在位时一样的。”


 


“而你最好给我当心点,孩子,因为一旦结界被打破,我会找到你——”


 


“AND YOU GONNA HAVE A BAD TIME.”


 


……


 


电话另一头没有任何回应,杉斯对此毫不意外。他冷笑了一声,正打算挂断电话——


 


“……Then be it.”


 


一道轻微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这让骷髅怪物愕然地睁大了眼眶,僵住身子,将放到一半的听筒重新拾起,等待着下一句来自地表的讯息。


 


不知是不是因为结界的关系,那个有着决心的人类孩子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古怪,难辨男女,就像数个声音一起说出的和音:“如果你们想要开战,那就来吧。”


 


“但是别太得意,人类也会做好迎敌的准备,我们不会坐以待毙。”飘忽的电子讯号让人类的声音失真,变得尖细了不少,就像一个正在嚷嚷的女孩。


 


“我们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稳定的讯号让人类的声音在下一刻变成了稍微沙哑的男孩的声音。


 


“你高高在上的评判着我的行为。你真的以为我会沉默地听着,乖乖忍受你的苛责讥讽?”对面的微微拔高,听起来像是个正在经历变声期的男孩在发言。


 


“我曾对怪物怀有希望,我们曾与他们做朋友,但是最后的结局只是死亡。”一些雪花音之后,电信号带来了喏喏的女声。


 


“所以为什么我要继续这么做?为什么我要割肉喂鹰?为什么我不能还击?在怪物先来攻击我的时候?”没有任何修饰,直白问出一连串尖锐问题的女声充满困惑。


 


“如果你要来找我,那就来吧。”电讯号重组后的声音重新变了样,带着男生特有的低沉,“我就在这里。但你最好做好准备,因为……我已经准备好了。”


 


“……”握着电话的骷髅怪物沉默着,他的眼眶中白色的微光瞥向了一侧。他沉默着,久久地沉默着,直到他最终将一个疑问从喉咙里挤出:


 


“我 到 底 在 和 谁 说 话 ?”


 


这或许并不是个好问题。因为在最后一个词传到他的话筒之后,电话那端便已经迸出了大笑,就像幽默的骷髅又说了一个好玩的笑话。


 


那笑声从尖细变得粗糙,自淑女的轻笑变成豪迈的大笑,由石间细流进阶成狂涛惊浪。这真的是因为地上与地下之间相隔的那道结界导致的声音失真吗?这真的是因为电讯号的不稳定吗?这真的只是设备老化造成的人声不稳吗?杉斯不知道。他知道与自己对话的,毫无疑问,是人类。


 


但是这是那个他在审判厅面对的人类吗?


 


“她”狂笑着,就在杉斯以为她永远也不会停下的时候,笑声毫无征兆的戛然而止。最开始尖细的女声重新开口:“你们可以来发动战争,你可以来找我复仇。你不用担心,我会等你的,因为,”


 


“I AM PATIENCE.”


 


“你不用害怕我会被吓得逃跑,”略微沙哑的男声从电话那端传来,“因为,”


 


“I AM BRAVERY.”


 


“你不必多虑我是在向你述说谎言,”平静的女声近乎在安抚杉斯,“因为,”


 


“I AM INTEGRITY.”


 


“你不需顾及我会因外因的阻挠而放弃,”唯唯诺诺的声音做着保证,“因为,”


 


“I AM PERSEVERANCE.”


 


“你亦不用担心我会对留在地底或是后方的怪物不利,”对面的声音再次改变为温和的男声,“因为,”


 


“I AM KINDNESS.”


 


“最后,我不接受你的审判。”从听筒里传来的话语的音调被压低到极致,带着嗡嗡的喉音,“而你,要接受我的审判。因为——”


 


“I AM JUSTICE.”


 


 


“heh,”头骨上已经渗出汗珠的杉斯低笑了一声,“所以,你有很多名字啊?我该叫你哪一个比较好?”


 


电话那端再次传来了同时具备沙哑和圆润,尖锐和低沉,含蓄和豪放等完全相反的特质的笑声,杉斯甚至无法准确描述它到底属于男声还是女声,它就像数个年龄不一的孩童一同奏出的交响乐,以某种格外和谐的频率和方式。


 


“WE ARE THE FALLEN CHILD.”那把声音对站在结界前的骷髅怪物一字一顿地说,


 


“AND WE FILL WITH DETERMINATION.”


 


 在杉斯的沉默中,对面的人类再次开口重申:


 


“如果怪物打破了结界,要带来战争,那就来吧。你若要找我复仇,那也来吧。”


 


“我会将我在地下遭受的一切返还给你们。”


 


“NOW,JUST WAIT AND SEE.”


 


“MONSTER.”


 


电话另一端的人类挂断了电话,握着传来空洞的“嘟嘟”声的话筒,地下世界的新任国王用他的眼窝注视着面前白色结界,黎明的曙光从结界外面透来,照亮了面前的道路。


 


而他现在,充满了——


 


疲惫。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