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PE之后(不要被标题骗了,这是刀)

   “knock、knock”

  toriel坐在火边,火焰“噼噼啪啪”地跳跃着

  [她将孩子抱起放于自己的膝上,毛绒温暖的感觉使孩子几乎立刻有了睡意,“my child。”她笑着]

   papyrus无奈地催促着他的兄长该去上班了,sans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敷衍地应着

  [“嘿!人类!”骷髅少年叫喊着,sans不紧不慢地跟在他后面“伟大的papyrus为你特制了意面!”]

   undyne一如既往地锻炼着自己;

  [“不不不!”鱼人少女大喊着“你应该这么做!小软蛋!”]

……………………

  女孩看着周围一个个环绕着自己的画面,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膝盖,露出了小小的笑容。

   庄严的审判长厅中,温和的光线一如既往地在虚空中交织,灰尘在其中浮动;sans静立着,如果他是这尘埃该多好——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悠闲自在,多好。

  骨头深深地没入女孩的胸口之中,刺目的血色与圣洁的白纠缠着,就像西式的白色西装与东式的如火礼服在婚堂上互相叩首——荒谬的美丽。

  “……sans……”frisk轻声呼唤着,微笑着向身后悬浮着无数龙骨炮的审判者伸出双手“……sans……”

  沉默的审判者出乎意料地走近,弯下腰——她知道他会走近——一如之前无数次一般。

     纤细的手臂环住了骷髅的脖子,frisk微笑着呼喊:“sans……”

  [女孩钻进骷髅的怀里,笑着:“sansy!”]

   “……放心,一下就好……”闪着寒光的刀锋毫不犹豫地砍下;

  [“最最最喜欢sans和大家啦!”女孩撒娇似的抱住骷髅的手臂]

  sans倒在地上,他实在是太脆弱了,连那么无力的一击都挡不住;疲惫地叹了口气:“well,看来是你赢了。”

  [“hey,kid。”骷髅无奈的微笑着,蓝色的外套将女孩包起来]

   “啪嗒!”泪珠滴落在他的脸上,她紧紧地握着刀好像握着最后的希望——但那手却在不停的颤抖——是因为疼痛吗?

    她笑着,眼泪却不停地落下;

   恶魔也会哭吗?杀手的眼睛中也有悲伤吗?罪人也会祷告祈求原谅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冰凉的触感抚上她的脸颊,sans深深叹了口气:“明明是个肮脏的杀手,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你现在的样子,就觉得只能宽恕你了。”

   “叮当!” 刀子掉落在地,满身灰尘的女孩终于无法自制地放声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次都这样……”

“明明……是我把大家带出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

“……而现在,只是一些时间的事……再睁开眼时……每个人都在……每个人都好好的……”

“……除了我,没有人可以再伤害到大家……”

“……可我还是保持不了决心……”

“……明明这样最好了……大家都能活下去……每个人都会好好的……”

sans低声叹着气,轻轻地捧住女孩的头:“frisk,抬头看看,大家都在啊。”

透过模糊的视线,她看到每一个熟悉的面孔都环绕在她身边——他们都在对着她微笑

仿佛意识到什么,frisk猛烈地挣扎起来:

“不、不!请——”

“kiddo,梦该醒了啊。”

蓝色条纹衣的女孩在金黄色的花毯上醒来,它们依旧柔软的可爱——但浇花的人早已不在。

撑着身子坐起,阳光温柔地拥抱着她——就如刚刚梦中那个温暖的拥抱。

‘我们爱你,frisk。’

[我们大家也最喜欢frisk了。]

frisk张开双臂拥抱着虚空,忍住眼泪对天空微笑:

“嗯,我也一样呢……”

“最喜欢大家了!”

[那么,大家和我要永远在一起!]

没有回应,怎么会有回应呢?在梦境打开后,他们在战争中残余的灵魂破碎于这金色的花儿中;他们的灰烬被她亲手埋在静谧的回音花田下……

——地下……空无一人。

   
  解说:不是童话的PE之后,战后亲眼目睹朋友们死去的frisk,用决心钩织了一个梦境维持怪物们的生命,
  但梦境的时间也是在前进的,如果PE出去了,梦境就会破碎怪物们的灵魂也会破碎
   只有完全的GE重置后,怪物们才会没有之前的记忆
   frisk每次得赎罪都会被怪物们潜意识的原谅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