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斯卡李】呆子

cp依旧是斯卡李。
主要是和斯卡哈有关联的英灵眼中的他们吧?(李大师的恋爱线日常讨论不开来……不存在的……这就是个呆子)
注意,ooc严重,文笔废……又废话了一大堆。嘛,总之说到了这里,祝食用愉快。

库丘林的场合

在知晓斯卡哈对谁产生兴趣时,凯尔特的光之子很难得地吃了一惊。

不过这也正常啦,他想到,毕竟那可是个高傲到骨子里,强大到能弑神的女人啊,竟然能主动看上谁,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吧!

然后,不知是出于好奇亦或是为了给那个男人一些警告,库丘林去找了对方。

——哟,还意外的有些眼熟。

曾于那地方一同战斗过的人,隐匿身形的方法与那精妙的拳法同样地让人印象深刻。

看到那武者时,蓝发的枪士挑了挑眉,翻找到那些记忆,吹了个口哨,提起嘴角露出尖锐的犬牙:“你就是那个被斯卡哈看中的家伙吗?!看上去挺不错的嘛!就让老子来试试你的真假吧!”

理所当然的,打起来了。与记忆中相差无几的气势,在战斗时几乎是全身心投入其中享受无比的战斗狂。与那拳相配的,精妙至极的枪术,还有——

战意,能清晰地感受到,高涨着到近乎疯狂的战意,以及夹于其中的杀意——不为仇恨、不含愤怒,竭力将所有招式落到实处、贯彻到极致的纯粹杀意。

——真是没有丝毫改变啊,即使外表看起来沉稳了些,但本质还是那样吗。记忆中的人物形象逐渐立体起来与眼前的人重合。

其他理由便被抛于了脑后,面对那似乎是传染性的战意,着实是痛快打了一场。

血珠飞溅、火花不断地自枪械相交间迸溅而出,碎屑皆被磨为尘埃。

“点到为止”——本是这么说的,结果还是几乎到重伤了才停下来。

盘腿坐着的红发的武道家擦擦自唇边溢出的血丝,脸上尽是愉快的笑意,以欣悦的语气对刚才的战斗进行着分析,表达着喜悦之情。

撑着下巴的库丘林听着,在对方提及自己的师傅时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喂喂,你对我师傅啊,怎么看的?”

“了不起的枪士,精湛的枪术,非常好的对手。”

“……没有其他的了吗?”

“……?”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啊,啊啊,这下可有意思了,虽然以那女人的脾性也知道不可能是被什么男人用花言巧语骗了,但这个情况还是有些出乎意料啊。

红眸的光之子如此想到,瞧了眼以欣赏语气做出评价的武道家,回望过来的黑眸还带着些不解,缠绕于其周身的战意还未消散,闭上眼叹了口气。

——看来,猎物是对方啊。

莫名同情起对方的这种感觉可不能让那女人知道啊。回忆起曾经的记忆,蓝色的猛犬悄悄地摇摇头,还是没有直接戳破,看着依旧有些困惑地武道家,摆摆手露出豪爽的笑容:

“没什么没什么,话说这个,打完架后不去来一杯吗?”

嘛,这种事就交给他们自己去闹腾好啦。

不过,回想起刚才战斗中对方那专注的眼神,以及其中燃烧的火焰,库丘林倒是稍微有些理解为何那个女人会看上这家伙了。

纯粹到极致,鲜活地燃烧着的家伙,身为凡人却朝着神域攀登,执着到将此视为理所当然,这样的光芒的确是十分美丽的。

梅芙的场合

只是好奇而已。对于梅芙来说,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事情。

想做便做了,拿着鞭子直接去找了那个东方人,红发的、来自他乡的——库酱的师父感兴趣的家伙。

相比起来,还是不够强壮呀!但是既然能和库酱打的那么开心,应该也是个勇士吧?暗自嘀咕着抱怨了一声,梅芙凑近了打量了红发枪士一眼,却被立刻躲开了,只有些清淡的味道自鼻下溜过。

“……请不要在意,只是我家乡的习惯而已,男女授受不亲。”

“那么,请问阁下来意为何?”

礼貌的带着些客气的疏离性话语反倒让梅芙更加提起了兴致,唔呼呼~斯卡哈到底为什么会对这种家伙提起兴趣呢?

皮质的鞭子挑上人的下巴,康诺特的女王肆意地从头到脚地打量着对方:没有库酱帅、身高比库酱矮、身体也是,被那朱色的长衫严严实实地包裹着,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样的。

好看的,大概也只有那眼睛和那眼角的红纹了吧,如墨一般漆黑的眼眸平淡地望着她,伸手侧掌将那鞭子轻轻推开,随后再收回玄色的衣袖中,不急不躁地,似乎是在安静地等待着听她道出来意。

——无趣,就是个呆子嘛。

梅芙撇了撇嘴,不怎么满意地将目光移至对方下腹,鞭子于掌心中轻轻地敲击着,挑挑眉:莫非是那处?

“唔唔,是李书文吧?来服侍我吧!”

“……服侍?为何?抱歉,我还是不太能理解异族他乡的习俗。”

拢着手的红发武者神情有一瞬间的凝泄,似乎是思考了片刻,小幅度地歪了歪头,脑后被齐整束起的火红马尾轻晃了一下,如赤子般澄澈的黑眸中真切地浮现出了疑惑。

康诺特的女王同样偏了头 ,手中的鞭子节奏停顿了一下,看着对方眼中的疑惑——果然是个呆子——有些不满地挥起鞭子,自空中鞭打出“啪、啪”的响声,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因为我是女王嘛!男人们当然应该服侍我呀。”

武道家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挥舞着鞭子,思量了一会儿:“切磋吗……”

这家伙就是个笨蛋吧!耳尖地听到那个词的梅芙咬了咬牙,正打算直接告诉对方自己的意思时,脚却突然离了地,同时也注意到了那突然亮起来的黑眸:

“斯卡哈。”

“书文。”

用朱红魔枪挑起梅芙的影之国女王对着眼中闪过期待之色的武者微笑着点点头,手指微微动了几下,无声的卢恩便封住了梅芙的声音。

“好了,切磋之事稍后再讲,我先同这家伙叙叙旧去。”

“熟人吗,那想叙旧也是正常。那么,如往常一样,我便在训练场等你吧。”

梅芙就这样看着斯卡哈拍了拍对方的肩,而那个刚刚还是一脸淡然的呆子同样微笑起来的样子,不满地挣扎着,却还是被带走了,一路上还是不停地试图踹上将自己挂起来的女人一脚。

“那是我的猎物,梅芙。”

“真是的,那明明就是个笨蛋嘛!我对他才没兴趣——都这么说了还不明白,就是个笨蛋吧!”

“……迟钝这点我也很头疼,不直接指出来,他是不会往那个地方想的。”

“所以你到底看中他哪一点了,真是想不通。”

“哪一点啊……和你也解释不清楚吧”停下脚步,斯卡哈稍微思考了一下,笑起来,将枪上的人放下“这么说吧。刚才,看到了吗,他那个表情,我的。”

“与其说是你的,不如说是你那枪法的吧。”梅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毫不客气地直接说道“——虽然那个表情的确很漂亮,让人有收藏的冲动。”

“无所谓,若不那样也不是他了。”

“真是不明白你们脑子怎么想的,想要就直接去掠夺好啦,磨磨唧唧的可一点都不像你啊,斯卡哈。”

“会把人吓跑的。”

“吓跑之前就用铁链锁起来,或者折断双腿就好了。想要的就紧紧抓在手里——啧,好吧,知道你不会那么做啦。”

果然还是库酱更有趣一些,对这种满心武道,已经差不多脱离“男人”范畴的呆子她才不感兴趣呢!

李书文的场合

李书文,战斗起来几乎可比为狂战士的武道家,虽精力充沛却专心于武道,某种意义的禁欲系。即使是与御主也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近乎是长辈系的从者。

也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红色的武道家与迦勒底的其他英灵并无多少语音牵绊,即使是与同乡的从者——或许是感觉不必要吧,除了武道,看到想挑战的便提出切磋要求,无论善恶、身份皆是一视同仁。

比起其他的英灵与相关联的人物热热闹闹地凑在一起,或是吵架或是玩闹,武道家这边除了日常与人出行,通常是独自训练、品茶,兴致来了便去寻钟意的对手切磋——显得有些冷清。

但李书文倒是不怎么在意,有强者可一战便已满足。

但最近似乎是有了些变化,扛着枪前往训练场的李书文想着,有些奇怪地微偏头回想着。

首先,是那凯尔特的光之子。

虽然曾以另外一个职介于那月之侧面与其见过面,但于他而言,这不是何值得上去相认的事,也未曾透露过自己有那记忆的事实——本是如故事一样毫无实感的东西也无何必要。

所以,对那光之子主动找上门来,还是有些奇怪的吧。虽然中途有些不明意味的对话,但最后还是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也是挺合他意的。

之后便是多了个酒友?应该是如此称呼的。但他每次都感觉对方的视线中有着近乎怜悯的感觉,瞧过去却没发现何物。

然后,是那异国的女王。拿着鞭子兴致勃勃地跑过来,一脸好奇地打量了自己许久,似乎还是想与自己切磋?难得的有女子会主动向自己提出如此请求,但因其并不擅武术时正准备拒绝时,斯卡哈却突然出现将那女王带走了。

虽也只是一两个,但对生前已练武成痴,化为从者后几乎是更加痴迷、显得不怎么好亲近的他来说,也算是够新奇了。

不过,不为要事,最近对他比较麻烦的要事是——

“书文。”

“书文。”

几乎一模一样,连声调起伏都一致的呼唤声响起——唔嗯,来了啊。颇有些无奈的转过头,正对一模一样的两人,双枪的女战士、枪术精妙的好对手。

“开始切磋吗?枪术上的较量,让我看看你长进了多少吧。”

“书文,枪术之外的技巧,不想见识一下吗?”

……这可真是麻烦了。体内燃起的战意催促着他赶紧做出选择,但两位的视线却都让他有种危机感——不是于性命的——眉峰蹙起,武道家不自觉地抿起了嘴,难得地如患上了选择困难症般纠结着。

但果然还是同为枪阶的,比较……

正打算开口,余光却瞧见了一个褐色的身影:“唔嗯,上次答应贝奥的切磋还未落到实处,这次也是该去实现承诺了。抱歉了,斯卡哈。”

略感歉意地向只是衣着不同的两位女战士点了点头,李书文便快速拉着路过的狂战士离开了。

“……呆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轻叹,身着紧身衣的女战士与身着泳装的自己对望了眼,如照镜子似的两人同时露出微笑。

“很有意思是吧?”

“没错。”

纯粹而又矛盾的存在。战斗时凶狠的如同恶鬼般几乎要将一切燃烧殆尽的疯狂姿态,常日却是严肃的长辈姿态,接近了又是另外一番姿态——真是可爱到让人想好好玩弄的程度。

那是个凡人,却以凡人之躯攀至神域。抱有着坚定至极的赤子之心——耀眼而美丽的信念。

朱色的眼眸中倒映着火色的背影,那人显然已经将精力转入了即将开始的战斗之中,黑眸中的战意如星,灿然生辉。

“抓不住吧。”

“无所谓。”

似乎是在对话,又似乎是在自语,相同的声线一前一后的响起。

没办法吧,能开窍的话呆子就不是呆子了。若是那人将目光自武道、自前行的目标上转移开来,也会失去那吸引了她的光辉吧。

呆子。

轻叹声悠悠地响起,却又极快的消散。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