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US/pf】午睡时间 (点梗)

第一篇点梗完成,为underswap的pf哟~ @忆

嗯 分为两部分,前部分是pe之后地上,后半部分是ge,不是刀子吧(自我感觉不是)
白开水一样的文笔……希望喜欢!

烟雾在骷髅的骨骼之间缭绕,穿来穿去、了无定所。真奇怪啊,骷髅没有喉咙、没有肺、更没有荷尔蒙与多巴胺,那抽烟有什么意思?那些烟雾又有什么作用呢?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抽烟?’半透明的孩子倒挂在空中,旋转着自己,百无聊赖地问道

弯着腰的高个子骷髅语调平平地回应,开口之间的烟雾飘散在他的头颅之间: “没有为什么……大概是习惯或乐意吧。”

听到回答的 frisk转过头来,看着骷髅低垂——谁知道为什么骷髅的眼睛可以低垂,明明连眼皮都没有,大概因为这就是怪物——的眼眶,唇部的直线微微弯曲:

‘papyrus,你总是让我感觉到有趣呢——也只有你总是如此。’

女孩说着,坐在骷髅的右肩上——明明是没有任何重量的幽灵,却无端让他觉得肩膀一沉——透过半虚半实身影的光线仍带着暖意,让他感到困乏。

她低垂着的视线中没有着任何东西,平静、空乏,但却用着与平常的机械音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为愉悦、欢欣的语调——

——这可真让“骨”烦恼啊。

烟雾似乎有着些微的凝泄,橙衣的骷髅想着,若无其事的掏出打火机,凑到嘴边——

“咔哒”

若有如无的叹息声;

“多谢夸奖。”

他这么回答道。

“今天天气很好。”他又这么闭着眼睛说到,懒洋洋的令人犯困的语调,奇异的让晃悠着腿的幽灵也有了睡意。

‘的确如此。’

沉默着飘到骷髅身边的幽灵在最后这么说道。

——午后的阳光正好,就算是幽灵和骷髅也想就如此好好午睡一番呢。

现在大概是适合午睡的时间,但显然没有谁是想着要午睡的。

刀锋在空气中划过冰冷的弧线,危险地与绑在他手臂上的蓝色围巾擦过。

交错而过之时,刀锋转向刺向骷髅的胸膛,刺空的瞬间面无表情的孩子轻轻开口了:“没有皮肤;”

侧身单手撑地翻过那洁白的骨刺,抬手砍掉飞来的攻击,锵然刺耳之声在大厅回响:

“没有大脑;”

狰狞的龙骨炮浮现于空中,橙色的危险光芒于数点绽放开来,翻身、撑地、跳跃、冲刺——依旧低喃却清晰的话语:

“没有心脏的怪物。”

刀刃擦着头颅而过没入地砖之间,单手撑地,棕色的发丝散落而下引人发痒,血色的光芒自眯着的眼中一闪而过,她低下头,语气轻柔的近乎温柔:

“——这样的像你一样的怪物,也会有伤心、哭泣吗?”

“那为什么你没有阻止我呢?在了解我的危险性之后。”

“在我杀了你的兄弟之后,现在才来审判我?”

“I AM A DIRTY KILLER.”

“BUT YUO TOO.”

“我亲爱的共罪者。”

低语完后,她早有预料般的飞速后退,躲过冒出的骨丛,橙衣的高个子骷髅站起身,依旧插着口袋、叼着烟、半垂着眼眶,他叹了口气,依旧是懒洋洋的口气:

“为什么?谁知道呢……也许你说的没错,又也许是习惯性的懒惰……”

无数的骨头从地板刺出,措不及防的女孩一下子中了招,一根骨头深深地刺入她的腹部,伴随肉体撕裂声的是燃烧更旺的橙色火焰、与骷髅的话语:

“——就像现在习惯性地杀死你。”

“……出乎意料的回答,果然,唯独你总是让我感到有趣,papy。”

frisk这么说着,亲切、愉悦地喊着昵称——仿佛在呼唤着恋人——毫不犹豫地将骨刺抽出,抿成直线的唇角带着血沫上翘: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没有心脏的怪物会拥有爱吗?”

“当然会”papyrus回答道,烟雾从嘴间鼻间漏出,缠绕着他。将目光投向轻松躲过站立于骨头之上的女孩“就比如说我,可是在用灵魂爱‘死’你了,YOU DIRTY BROTHER KILLER。”

闻此,一直面部表情平淡的孩子愉悦、满足地、由心而发的微笑了起来。

在身后无数绽放的橙色光芒下,直立于骨头之上的女孩将手抚上心口,对着骷髅深深地行了一个绅士礼,带着微笑由衷地赞叹:

“这是我的荣幸。”

“而且我也同样如此——”

“——我亲爱的共罪者。”

以饱含爱意的灵魂为最高奖励的爱情之舞就此展开。

午睡时间下,运动一下,与爱慕者跳一曲这样的舞蹈也是不错的选择呢,对吧?

评论(1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