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舰断法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Dust——二百fo感谢的脑洞小段子

刀子不能我一个人吃:)

囧神小姐:

*CP:PapyrusXFrisk


*背景:UT原版PE线留在地下的分支结局后。


*涉及Au:Dusttale


超感谢看官们愿意给这个吃评星人辣么多评论和配图!居然还fo了咱这么一个刚混lof的小透明,超开森der!!拜托各位不要停继续喂人家评论啦!无论是碎碎念还是吐槽还是脑洞人家都会甘之若饴地吃掉的!总是混冷圈的吃评星人不怕鞭挞只怕放置Play!所以拜托各位看官不要冷落我(抽泣)


————————————————————————


“嘿,老兄,该翻页了!”坐在身着蓝紫色条纹衫的人类女孩身边的怪物小孩摇摆着尾巴说。


 


而拥有方便的双手和五指的孩子也配合地将摆放在面前的图书翻到了下一页,默默地听着怪物小孩用小孩特有的认真发音一个词一个词地把这本书最后的结尾词念完,然后顺应他的指示从图书馆的书架里抽出下一本书。


 


在被严肃的图书管理员警告后,小小的恐龙怪物稍微压低了声音,对重新坐回来的女孩悄声道:“Yo,老兄,我得说有你在真是太好了。这里的书总是挤得满满的,很难拿出来,你知道吧?所以之前每次我想看什么,都得让这些整天写写画画的怪物帮我拿。但是……这本书他们总是不让我看,说是不适合我,要等我长大点才能看。这太疯狂了!对吧?”


 


“……?”


 


“‘这里面写了什么’?老兄,如果我知道我就不用让你拿出来了不是?现在,就让我们一块来看看。”


 


 


两个年龄尚小的孩子屏住呼吸,一脸庄重地隐藏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频率,慢慢打开了书页。


 


“‘当一个怪物陨落的时候,他的身体会化作灰烬。’”和自己好朋友分享着自己阅读进度的怪物孩子把音量降到最小,以免被其他大人听见,“哦,老兄,这本书讲的是怪物的葬礼。我感觉不太喜欢。”


 


“……”


 


“嗯?你很好奇吗?呃,好吧,就让我们继续看下去。”怪物小孩清清嗓子,继续用自己最低的声音悄声念道,“‘……怪物们会为故去的怪物举行葬礼,他们会永远记住他。然后……’”


 


 


“人类————!!”


 


总是富有激情的男高音伴随着图书管理员恼怒的“嘘嘘”声一块冲散了图书馆里静谧到有些沉重的气氛。


 


年轻的人类和亮起星星眼的怪物孩子一起看向在管理员严肃的教训下忙不迭地挠着后脑壳道歉的瘦高骷髅。后者在虚心接受完管理员的教导后小跑着来到她身边,蹲下身,用手捂在齿骨边,在她耳边小声唤道:“人类~~~~”


 


人类女孩被对方夸张而戏剧化的声音逗得从喉咙里蹦出了几声开心的气音,用脸颊蹭着“捏嘿嘿”笑着的骷髅带着雪花的颧骨:“……?”


 


“哦,对,抱歉打断你和怪物小孩的阅读时光了。但我接到了一个紧急任务——给所有预备成为皇家守卫的哨兵和他的助手的紧急任务——所以我们现在就得走了。”帕派瑞斯歉意地看向用崇拜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恐龙怪物,“我会尽力快些结束工作,让她能回来继续你们的……”


 


“哦!哦!当然!你完全不用介意我!”怪物小孩激动地对他的新偶像摇着尾巴,“我会把这本书留着等你们回来的!事实上,我可以一起去吗?我也可以帮忙的!”


 


他的声音由于见到偶像的兴奋不自觉地提高,然后又在图书管理员的嘘声中压下,然后用气声重复道:“——我也可以帮忙的~~~”


 


“噢,这真贴心。但是我恐怕得拒绝你。因为这个任务充满了挑战!只有伟大的帕派瑞斯和经过了他特殊训练的助手才能胜任!”帕派瑞斯在怪物孩子的赞誉下也不自觉而飘飘然地提高了声音,接着同样被一丝不苟却把图书馆的名字拼错的管理员嘘了一通,压低嗓音用气声说明重点,“这对你来说太危险啦~~~”


 


“总之,你就只要在这等着就好。我,伟大的帕派瑞斯和他的助手,会将任务完美地完成,并一如既往地全力保护你们的安全的!捏嘿嘿嘿!”


 


痴痴地看着围着同样颜色的红色围巾的哨兵助手二人组消失在关闭的门里,怪物孩子原地蹦跳着从嗓子里发出了兴奋的尖叫:“天呐他真是太酷了!!!”


 


“嘘!!!!!”愤怒的图书管理员不知多少次吹着嘴提醒道。


 


 


…………


 


 


“这次任务比较奇怪。”领着人类从只有本地人才知道的小道下到悬崖下的森林里的帕派瑞斯解释着他接到的任务,“雪域里越来越多的怪物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本来这个任务是交给那些嗅觉灵敏的皇家守卫的——你知道,那些狗狗们。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们也不见了。”


 


“……?”


 


“哦,你说艾尔菲的摄像头?它们虽然多,可总会存在死角——它们不可能无处不在。”走下最后一阶台阶,皇家哨兵回身将还在和倒数第三级结冰的台阶做着奋斗的女孩抱下,带着她向森林深处走去,“但它们确实拍到了一些东西:那些消失的皇家守卫和怪物们最后都出现在通往崖下森林的楼梯口。所以我猜他们一定是在森林里迷路了!捏嘿嘿嘿!”


 


“说到艾尔菲。”骷髅怪物停下脚步,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按钮模样的玩意递给女孩,“这是她分配给我们的报警器,说是如果发现糟糕到不得了、必须疏散全员的情况就启动它。捏,我是觉得不需要这种东西,因为我,伟大的帕派瑞斯总会把危险的火星子掐灭在当场!捏嘿嘿!而且我想其他怪物八成只是在森林里迷路了。或者……”


 


瘦高的谜题大师将视线移到了一边:“……或者是被我原先在这练习布下的谜题给困住了,我说不清哪个更糟。”


 


在女孩微微皱起来的眉毛里有些慌乱的帕派瑞斯摆着手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好吗?毕竟我不能让一个没有经过测试的谜题去困住掉下来的人类!那太危险了!所以在谜题真正投入使用之前,我都会在这里实验测试效果。因为这儿一般没人会来——呃,或许有一些,我忘记解除了?”


 


“……”


 


“哦,我当然会告诉你它们在哪。而且别担心!它们只会困住中招的人,不会伤害他们的!捏嘿嘿!”


 


 


叽叽喳喳的骷髅怪物和沉默安静的女孩在昏暗的森林里行走着,这对看起来诡异又奇怪的组合显然有些困扰到了身处这片森林里的第三个人,让他不慎踩碎了脚下的树枝。


 


干脆的声响在树干间回荡着,一遍遍地刺激惊吓地回身的两人,直到余音完全消散在冰冷的空气中。然而这并不能让他们紧绷的神经得到缓解,相反的,在这无声的寂静里,它们綳得更紧了。


 


看着身后不远处地面上粉碎的树枝,皇家哨兵在这莫名肃杀的气氛中咽了口不知道最后到哪去的唾沫,稍稍改变姿势挡住紧握树枝的女孩,向黑暗的森林发出疑问:“HELLO?有谁在那吗?遁狗?”


 


可他并没有得到回复。但帕派瑞斯不放弃地再次开口:“嘿,别害怕!是我,伟大的帕派瑞斯!我们来找你了!我们只是来带你回家的!”


 


依旧是一片寂静。


 


“捏唉,这可真奇怪。”扭头对紧抓着自己围巾下摆的女孩皱起眼眶,帕派瑞斯说,“或许我们应该……”


 


他的话被女孩突如其来的拉扯打断。


 


被自己助手一把扯得跌倒在地的帕派瑞斯从地上支起身,刚想询问,便看见了刺在他们原本所处的位置的密集骨丛。


 


 


“……heh.”低低的笑声从这惨白的骨堆后传出,在帕派瑞斯愕然的注视中从其后走出的蓝衣骷髅意外地戴上了他背后的兜帽——这很奇怪,因为现在压根没下雪。而且按照他那啥都懒得做的性格,就算下雪他都懒得抬手把它戴上,理由是之后还要把它放下来,这会让他“精疲力竭”。


 


“衫斯?”重新站起的骷髅怪物不解地看着对面的兄弟,他身上布满灰尘,就像刚从烟囱里爬出来一样,“你为什么在这里?又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哦,抱歉,兄弟。”满不在意地摊摊手,脏兮兮的衫斯笑着说,“我也是来找那些失踪的怪物的。可是这里太黑,又跌进了几个陷阱,让我有点神经紧张,所以一时没看清你们,以为是敌人就先下手为强了。我的错。……能过来拉我一把吗?我的鞋底好像因为之前陷阱沾上的水被冻在地上了。”


 


“捏唉,衫斯,你可真是粗心大意!真不敢想象如果没了我这个酷兄弟照顾,你该怎么办!”长叹口气,帕派瑞斯正打算走近插着口袋的衫斯,就被身边的女孩牢牢抓住了手臂。


 


“……”紧紧抓着他的肱骨的人类女孩并没有看着他,而是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对面同样将视线投向自己的骷髅怪物。在昏暗的环境里,对方漆黑的眼眶里闪烁的光点变得异常显眼,但那并不是平日里白色的微光,而是混杂着红蓝二色的诡谲光辉。


 


“人类?”被拉住的帕派瑞斯奇怪的问,“怎么了?”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戴着兜帽的骷髅也冲她笑道,“不知道怎么帮助你的‘朋友’吗?”


 


“……”女孩抿着嘴唇,更加抓紧了手里的骨头。


 


“没事的,他是衫斯。”皇家哨兵冲女孩安慰道,“刚才只是因为他看错了而已,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heh,”闻言发出一声低笑的衫斯冲她扬扬下颌,“你在害怕什么呢?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在骷髅兄弟的联合攻势下,围着红色围巾的人类终究还是松开了帕派瑞斯的手臂,但嘴唇翕动着向他低声说了什么。


 


“你去帮忙就好?哦,当然可以。去吧,伟大的帕派瑞斯将这个任务交给你啦,捏嘿嘿!”


 


自瘦高的骷髅的复述里才得知声音细微的人类说出的内容,衫斯倚在骨丛上对走近的人类女孩露出笑容:“嘿,谢了,伙计。我想只要你帮我挖松一点鞋子附近的雪块就能把我的鞋子‘解冻’了。”


 


“衫斯!!!我们不喜欢你的双关冷笑话!!”


 


“heh,抱歉。”眯起眼眶俯视着在他面前蹲下的人类,有着鲜红和幽蓝构成的双色瞳光的骷髅怪物瞄准了她最不容易躲避的时机,“我忙的事太多,实在记不住exp的喜好。”


 


巨大的骨丛再次拔地而起,冲碎了坚硬的冻土,让飞扬的碎冰和灰尘充满了瞪大眼眶的帕派瑞斯的视野。


 


“wow,”侧头从骨头间的缝隙看向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用手止住继续后滑的趋势的人类,衫斯笑嘻嘻地说,“刚才那一击可不好躲。——你曾经见过‘我’用这一招对吧?我可真是中大奖了。”


 


“……”人类女孩沉默着,然后用她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了什么,可重新走出阻挡的怪物显然没听清她说了什么。


 


“啥?”他将脑袋的一侧朝向她的方向,微微躬身问道。


 


身着白甲的哨兵来到了女孩身边,向有着和他兄弟一样外貌的怪物质问道:“她问——而我也想问——你到底是谁?”


 


后者耸了耸肩:“我是衫斯,骷髅衫斯。”


 


“不,你不是他!”皇家哨兵召出了他的魔法骨头,“而且你刚才企图伤害我的朋友兼助手的行为实在是太危险了!结合现在这个局势,我不得不将你逮捕交给安戴因审问你是否和最近怪物失踪案有联系!现在,我强烈建议你束手就擒,以免受到更多的苦头!”


 


“welp,”看着握紧树枝的人类女孩胸口浮现的红心,自称“衫斯”的骷髅怪物终于从口袋里掏出了他的双手,在眼眶中燃烧的愈发旺盛的光辉中摊开它们,“我也有很多‘骨头’呢,要试试吗?”


 


从哨兵四周阴影中浮现的龙首大炮射出的强光骤然驱散了黑暗,却让这片森林变得更加凌冽。


 


……


 


灵敏得不可思议的骷髅在皇家哨兵和他那烦人的助手的联合攻击中规避着。他有足够的自信能够不被任何一击擦到,但他的耐心实在是不允许他的攻击继续落空。


 


那个人类,也实在是太敏捷了。她甚至能时不时在躲避他攻击的空隙帮助她的同伴避开没注意到的突袭。


 


这不是能在和平线路中练就的身手。


 


用几乎宣布被鲜红覆盖的光点锁定向他挥下树枝的人类,“衫斯”再一次由衷地感慨道:“我这次真的是中大奖了~”


 


被红色的魔法包围的骨头出现在表情平静的女孩视线死角,戴着兜帽的“衫斯”眼眶因为喜悦而眯起:“拜拜咯,exp。”


 


 


“咔哒。”


 


沉重的铁笼擦着将敌人逼入指定位置后立即抽身的女孩的鞋底砸落在地,而原本瞄准着人类女孩脑袋的骨头也因她这突然的举动落了空。


 


被困在黑铁的笼中的“衫斯”似乎有些错愕地隔着栏杆看着被从一边树丛中走出的哨兵扶起的女孩和她身边的白甲骷髅。


 


“捏嘿嘿嘿,你或许能躲过我们的联合攻击,但你躲不过我,伟大的帕派瑞斯,之前布下的谜题!尤其是有他助手的配合下!”毫不畏惧地直面着笼里囚犯的帕派瑞斯自豪地插起不存在的腰,不经意地把人类女孩从对方的打量里救出,“现在,你被我抓住啦!我建议你不要尝试逃跑,放弃抵抗,因为这只是白费力气!你早就应该这么做的,这样你就不会受到那么多苦头了。”


 


“heh,是啊,你说的没错,帕派瑞斯。”坐在地上的骷髅眼眶中红蓝的光点瞥向了一边的虚空,“我确实应该快点这么做的。”


 


因对方如此配合的回复一愣的帕派瑞斯在下一刻开心地捂住了脸颊:“WOWIEE!我真的让一个犯人束手就擒了!这一定是因为我的魅力随着年月的增长变得更加深邃迷人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一定就能让他改过自新,这样安戴因就会让我加入皇家守卫队啦!”


 


“哦,”重新将光点对齐到笼前瘦高骷髅身上,“衫斯”摆了摆搭在屈起的膝盖上的手,在对方身后悄然浮出的龙首大炮亮起的光辉中说,“抱歉,我不是在和你说话。”


 


 


灼目的光辉淡去后,自飞扬的烟尘和扭曲破碎的铁条中走出的“衫斯”插着口袋,看着最后一刻条件反射地滚到一边、躲开了这一击的女孩在短暂的停顿后奔向地上被灼烧掉一半的围巾和白色盔甲,慌乱地想从其中的灰烬里找到自己朋友的身体,然而却一无所获。


 


“damn,我真是做错了。”在抓着边缘焦黑的红色围巾站起的人类的泪水中,骷髅怪物抓了抓他被兜帽覆盖的后脑勺,“抱歉,我原本打算把你们一块解决或者先解决你的。毕竟谁都知道,对付狗狗夫妇要先杀掉母的那个。你杀了她,公的狗狗会因为心碎什么都做不到。但如果你先杀了公的……”


 


细长的树枝落在了地上,换上真刀的人类女孩向对面的怪物冲去。这让“衫斯”露出了扭曲的笑容,说出了后面的话:“剩下的那个会变得疯狂起来。”


 


在毫无保留的人类狂风骤雨般的挥斩中躲避的蓝衣骷髅轻松地笑着,侧身让右手仍旧拿着那条烧焦的围巾的人类左手的刀子从面前擦过:“嘿,你不打算放下那条围巾吗?这不会让你的攻击受到影响?”


 


闪着寒光的刀锋一偏,就势横斩过去,却被骷髅一个后仰避了开来:“好吧,别说我没警告过你。”


 


苍白的骨丛冲开硬土,翻身跳开的人类在一边的树干上一踩,便再次起跳,躲开了下一秒钉在上面的骨刺,在对方自言自语般的述说中曲折地向他冲去:“你知道吗,你们或许觉得之前我是在说谎。但其实我没有——我确实是‘衫斯’,骷髅衫斯。不过来自另一个时间线。”


 


“你知道读档和重置,对吧?但是你大概不知道,在量子物理学上,有一个理论。你的每一次选择都会制造出一个戛然不同的宇宙——我们叫它‘时间线’。”用骨头挡住条纹衫人类的尖刀,浑身灰尘的衫斯瞥着她脖上的红色围巾,阖上了一只眼眶,“而我来自最糟的那个。你杀了所有人的那个。”


 


“welp,或许那个并不是你。但你确实这么做过不是吗?在上一个时间线。这可真是幽默,曾经杀了帕派瑞斯的你,现在因为我做了同样的事而如此愤怒地想要杀了我。”以一个瞬移来到女孩身后,却因她毫无停顿力道十足的后踢不得不再次瞬移走,蓝衣骷髅在对方的冲刺中露出了有点苦恼的笑容,唤出了龙首大炮,“总之,为了打败你——或者说另一个你,我开始在各个时间线收集exp和love。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来这里——因为你,创造了这个可能性。”


 


“是你创造出我的。”


 


“你的屠杀给我的存在提供了可能性。”


 


“是你杀了你们寻找的怪物们——哦对,我杀了他们,以防你还不知道——还有帕派瑞斯。”


 


再次闪身避开女孩气势惊人的肘击,对方在攻击落空的一刻便已经反握刀柄,朝他扎去。额上渗出汗珠的衫斯看着动作没有丝毫迟疑的条纹衫人类,耸肩笑道:“wow,连犹豫一下都没有吗?我真不该先杀帕派瑞斯的。看来我把你彻底惹恼了。一般我告诉‘你’这些之后,‘你’都会出现破绽或者至少放慢一点攻击的。”


 


 


携着冰冷的寒风的刀尖擦过仰身的骷髅鼻骨,骷髅怪物漆黑眼眶中红蓝色的光点瞥向她另一手上拿着的红色围巾。柔软的织物总是容易暴露动向,哪怕是一个褶皱和一点抖动,都会让其主的下一步动作变得容易预测。


 


一个回旋击。经历过千百场战斗的衫斯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在女孩左侧的虚空中召唤出了一根尖锐的骨刺,并将一片骨丛从地里拉出,挡在自己右侧——


 


然而它们都落空了。


 


愕然地看着滑开步子矮身的女孩从自己下方刺出尖刀,衫斯意识到这个人类比他想象得更加聪明,她从一开始就瞄准了他因为这条显眼的围巾出现的判断失误,故意给了他这个提示,只为了这倾尽全力的一击。


 


骷髅怪物眼眶中的光点在她微微睁开的眼睛里急速收缩成了针尖大小,紧盯着那被飞扬的红色围巾染得鲜红的双眼和泪水,然后——


 


-999


 


红色的液体侵染了灰蒙蒙的白色T恤,抬手捂住伤口的衫斯看着滴落在雪地上的鲜红,低低地笑了笑:“wow,这可真是……这一击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看来我的粗心会让我死在这——”


 


 


 


“——如果你拥有更多的lv的话。”在几乎没有削减的血条中摊开被染红的连指手套,眼眶中红光更甚的骷髅怪物讥讽地笑着从那片鲜红上抬起头,看向它所来自的源头——被骨丛钉在地上的人类女孩,“真是太可惜了,你说是吗?”


 


“……”艰难地用如今是因为充血变得通红的双眼死死瞪着满脸笑容的怪物,人类女孩张开嘴,却只有更多粘稠的血液从中流出。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死亡对你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了,你只要读取存档就能重新来过对吧?”毫不在意地摆摆手,抓住对方胸口战栗着即将破裂的红色灵魂,这个满身灰尘的衫斯张开了他的嘴,炫耀般地用莹蓝色的舌头在上面舔了舔,“遗憾的是,我也有不少应付它的经验——如果在它彻底破裂前将它吸收的话,没有灵魂的你只会和其他人一样死掉。”


 


紧紧攥着焦黑的围巾的人类女孩在他说完这话后抽搐得更加厉害。在对方凑近她的脸,卖弄地展示舌头上的红心的举动里,她尽全力抬起几乎要握不住刀柄的左手,却终究于红心消失在骷髅怪物阖上的齿骨里的那一刻无力地垂下。


 


“heh……heheh……heheheheheh……hehahahahahahahahahahah!!!!”


 


 


畅快疯狂的笑声回响在幽暗森冷的树林里,捂着扭曲的面骨,衫斯对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兄弟”说:“啊,真是太愉快了。你看见那个人类最后的表情了吗?jeez,那绝对能在我的排行榜上排进前十。”


 


已经被寒冷的天气将刀面上沾染的液体冻住的尖刀因为他的声音微微震动,从棕发人类手中跌落在红色的雪地上,沉闷的声响里却混杂了另一个杂音。


 


注意到这个声响蹲身的衫斯从地上捡起了那个小小的东西,看着上面已经被按下的按钮,发出了一声无奈地叹息:“shit,报警器,一般只有帕派瑞斯拿着这个的。这个时间线真是有点奇怪。”


 


顿了顿,他再次嗤笑出声,起身对他的“兄弟”说:“nah,不是什么大事。刚好能把剩下的exp一网打尽,省的方便了。”


 


“yeah、yeah、yeah,我知道这次我大意了,但那是因为我知道她的攻击力不可能给我造成多大伤害嘛。”


 


“害得衣服脏了?没事啦。找这个世界的我的衣服就好。……他不会在家的,虽然他‘懒到家’了,但估计只会在一个地方等着我们。”


 


于外人看来只是在自言自语的疯子消失在扭曲失真的蓝光中,留下仍旧被密集的骨丛如标本般钉在半空的人类。不像怪物,她的尸体不会化作灰烬,只会在冰冷的空气中变得僵硬。


 


夹杂着飘落的雪花的寒风吹动她已经变得坚硬的右手上攥着的红色围巾,并同时带起了白色盔甲里的灰烬,撒在人类女孩已经失去生命的身躯上。


 


这寒风穿过森林,穿过峡谷,穿过抱着容易跌倒的怪物孩子匆匆撤离的图书管理员忘记关上的大门,将遗落在地上的书本翻到了下一页——


 


 


怪物们会将故去的怪物化作的灰烬撒在他生前最喜欢的物品上,这样他的精神就会和那个物品同在。”——《怪物的葬礼》


 


 

评论(8)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