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Doesn't feel right(十八)

囧神小姐:

*CP:PapyrusXFriskXSans(大概吧)


*有GE描写


*有主角♀性别私设


——————————————————————————


“哦,不————!!!”冲上前抱起被电倒地的人类女孩,痛哭流涕的骷髅怪物不由分说地将眼泪蹭了她满脸,“她还那么年轻!!她不能就这么死了!!”


 


“不不不不不……!不应该是这样的!”艾尔菲焦急地在原地跺着脚转着圈,“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艾尔菲你总是把一切都搞砸了!哦不不不不不不……”


 


“噢,别那么夸张,‘戏剧女皇’。”被两位怪物从道德上谴责的镁塔顿屏幕上光点闪烁,“我可没想那么快结束这场激动人心的节目。”


 


仿佛印证着他的话似的,脸蛋被帕派瑞斯的眼泪糊得闪闪发亮的条纹衫人类抬起手,拍了拍感情丰富的骷髅朋友坚硬的脑袋,然后从对方喜极而泣的泪水中游了出来,充满决心地拿着树枝站在了机器人面前。


 


“哦嚯嚯!看看我们坚强的人类选手,在她的怪物恋人的呼唤下——”


 


“非罗曼蒂克的。”正忙着抹掉眼泪的帕派瑞斯不忘补充说明。


 


而镁塔顿一如既往地无视了他的发言:“——她已经准备好迎接下一个问题了~”


 


“还有我,伟大的帕派瑞斯,也准备好了!”迅速回归状态的帕派瑞斯意气风发地叉腰站在了条纹衫人类身边。


 


“哦豁~看来这回是双人挑战~那么请听题:你们是否愿意亲吻幽灵呢?”


 


A:是的        B:愿意


         2 8


         ❤


C:当然愿意    D:绝对愿意


 


本来打算给出提示的皇家科学家用看透一切的眼神斜眼瞥着朗爽笑着的机器人,然而对面的两人组却没能看透一切。他们蹲在一块面色凝重地小声耳语着,似乎对这个本质上只有一个选项的问题充满了疑惑。


 


“……捏嘿嘿嘿!逆转再逆转!伟大的帕派瑞斯已经知道答案了!”在主持人镁塔顿友情提醒时间的倒计时中,和自己的人类朋友一同一跃而起的帕派瑞斯将双手自豪地交叉在胸前,“你几乎不能碰到幽灵,所以你也没法亲吻他!这道题的答案是——没有答案!我们会什么都不选,直到倒计时结束!聪明的帕派瑞斯才不会上当呢,捏嘿嘿嘿!”


 


“……”方方正正的机器人左右摇晃的动作似乎停顿了一下,然后在艾尔菲隐忍的窃笑中一个响指将倒数到“3”的计时变成了“255”。


 


见状,骷髅怪物不急反乐:“噢!我就知道!这是要考验耐心的一关!但是这对伟大的帕派瑞斯是无效的!没人会比最有毅力的帕派瑞斯更加有毅力!这从语法上就讲不通!”


 


“255”变成了“999”。


 


“捏嘿嘿嘿,你想用巨大的数字吓我。但是帕派瑞斯从不害怕!”


 


“999”变成了“255555”。


 


“就如我所说,我,帕派瑞斯,绝不……”


 


“哦看在阿斯戈尔的份上你就随便选一个吧这没有什么陷阱镁塔顿他是……”终于无法忍耐的艾尔菲在最后一刻堪堪刹住了车,于转身向自己的机器人方格屏幕上闪烁的光点中慌张地摆着手,“我、我是说……呃……”


 


“啧啧啧,艾尔菲、艾尔菲、艾尔菲。”用夸张的语调截断皇家科学家支支吾吾的辩解,镁塔顿摇着食指说,“你原来在偷偷帮助我们的参赛者吗?”


 


“我倒是想……”鼓着咬肌的艾尔菲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嘟囔。


 


“噢~~~~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亲爱的艾尔菲博士。”故作亲昵地用线缆的手臂揽住满头大汗的科学家,镁塔顿抑扬顿挫地朗朗道,“这样我就会问他们一个你绝~~~~对知道答案的问题。问题来了:艾尔菲博士喜欢的人是谁?”


 


A:安戴因        B:阿斯戈尔·逐梦


         28


         ❤


C:人类          D:不知道


 


“什么?这我怎么会知道呢?”实诚的帕派瑞斯几乎不等满脸通红的科学家制止便已经按下了最后一个选项按钮,于艾尔菲感激的目光中插着不存在的腰凌然道,“伟大的帕派瑞斯从不揣测别人的隐私!”


 


计划落空的镁塔顿倒也不恼:“‘不知道’?哦当然了,谁会知道一直都闭门不出盯着屏幕的艾尔菲博士喜欢的人是谁呢——除了那些虚构的动漫人物。所以这也算是回答正确了。”


 


“嘿!按照量子物理学理论,或许有一个宇宙里他们是真的存在的好吗!”听闻自己喜欢的动漫被如此评价,纵然内向如艾尔菲也稍稍提高了自己的音量毅然挺身而出。


 


“哦嚯嚯~~?真~的~吗?那就让我们来做个小小的实验——嘿,喜欢艾尔菲的那位,我知道你在听,稍微做一个表示如何?无论多小都可以——”


 


 


故作模样地把手放在不存在的耳边做倾听状,镁塔顿在一阵尴尬的寂静中恨铁不成钢地向鼓着腮帮的宅属性科学家摇摇他的屏幕脑袋:“艾尔菲,艾尔菲,艾尔菲——”


 


“或许在另一个宇宙中我喜欢的那个角色给了回复……”


 


“这也太可悲了。就让这期节目在著名的艾尔菲博士可悲而且并不存在的感情史里画上句号吧——毕竟,这只是试播集。那么,下期节目再见,达令们~~”


 


目送哈哈大笑的机器人开启他的火焰喷射器消失在房顶被撞出的大洞里,被留下的三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话。


 


“……Humm,所以,嗯,接下来我还会帮你们的。”生硬地将自己的宅属性以及感情史翻过,恐龙怪物尬笑着拿出手机,“——以绝不会错过的方法,比如电话啥的。或、或者我们可以加个社交网络的好友?”


 


“社交网好友?!”本来一脸懵逼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帕派瑞斯瞬间精神起来,从盔甲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凑到了艾尔菲身边,“当然可以!我,伟大的帕派瑞斯!准你成为我的好友啦,捏嘿嘿嘿!”


 


现实生活中的社交颇少的皇家科学家有些不擅长应对骷髅怪物热情的言语:“呃、呃,好的,让我们……这样……然后确定。好了,我们是好友了。”


 


看着自己终于从0变成1的好友数,帕派瑞斯颧骨上顿时飘起了两片可爱的红晕:“WOWIEEEEE!!看看这个!!多么神奇的一场旅途啊!就连我的社交网好友数都上涨了!!只要再交9个朋友,我的粉丝数就突破两位数了!捏嘿嘿嘿嘿嘿!!”


 


注视着兴奋的皇家哨兵的艾尔菲忽然感觉袖口被扯了扯,她回头——


 


(—_—)


 


“Gee——哈哈,你、你真是个安静的孩子不是吗?有、有点吓到我了。抱歉,有什么事吗?”


 


“……”


 


维持着万年不变的眯眯眼,人类女孩将手里拿着的手机向艾尔菲递了递,同时蠕动着嘴唇说了什么,但是小小的声音在传达之前便被骷髅怪物兴奋的欢呼掩盖,艾尔菲只能从她嘴唇的形状推测出她想表明的意思。


 


“哦,你也想关注他吗?”


 


女孩点了点头。


 


“你有地下社交网的账号吗?”


 


女孩摇了摇头。


 


“猜也是。来吧,我来帮你……天呐,这个手机的型号也太老了。你、你稍微等一下,我帮你做个升级。”


 


等科学家再次将升级后的手机还给条纹衫人类,帕派瑞斯的欢呼已经从庆祝自己的粉丝数突破“0”大关变成了突破“1”大关。望着高高举着手机的皇家哨兵那闪烁的星星眼,被感染艾尔菲也不由自主地扬起了笑容,对身边“酷骷髅95”的二号粉丝悄声说:“哇哦,你真的让他很开心哎。你不打算告诉他……”


 


(* ̄︶ ̄*)


 


在对方突如其来的笑容里忘记自己想说什么的科学家直到围着红围巾的骷髅和自己道别才从这冲击中回过神,有些慌乱地向准备离开的二人组说:“呃、呃,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不打算在这休息吗?我、我是说……呃……你们看起来……”


 


“休息??!!”骷髅怪物高声惊叫着打断了皇家科学家的话,他昂首挺胸,语调高扬,“不!伟大的帕派瑞斯不像他懒惰的兄弟!帕派瑞斯从不休息!这是懒骨头才会干的事!”


 


“呃、呃、呃,但、但是……”艾尔菲犹豫地瞥着精神不佳的人类女孩,希望她能够说些什么。


 


*在这休息吗?


 


*❤休息     不休息


*   休息  ❤不休息


*❤休息     不休息


*   休息  ❤不休息


*❤休息     不休息


 


*   休息  ❤不休息


 


穿着条纹衫、和喜欢“捏嘿嘿”的骷髅怪物一样围着鲜红的围巾的人类对艾尔菲轻轻摇摇头,牵住了准备转身离开的骷髅怪物红色的手套,在恐龙怪物担忧的注视下和她的好朋友一块离开了这间被某位机器人砸出好几个窟窿的实验室。


 


……


 


任何与帕派瑞斯同行的人都不会感到无聊。因为他是那么健谈的一个骷髅——哪怕没有任何回复他都能继续讲个不停。


 


“WOWIEE,刚才那个传送带真让人有点头晕。我好奇它用在谜题上会是什么样子——但再想想,还是算了。因为如果让解迷的人感到头晕而难以解开后面的谜题,这就不公平了。你也这么觉得对吧?”向沉默地跟在身后几步远的女孩询问的帕派瑞斯在她的点头中自豪一笑,“我就知道你也这么想!来吧,令人激动的冒险还在前面等着我们呢!”


 


……


 


“哦,看!艾尔菲发了条动态。捏嘿嘿嘿,这可真是张好照片。让我给它点个赞。”帕派瑞斯咯咯笑着在手机上按动着,然后踩上了蒸汽喷射装置,在尖叫中被射向了岩浆另一侧的岸边,“天、天呐!吓死我啦!得在帕派瑞斯笔记上记上一条:‘千万别在热域玩着手机不看路’。你说是吧,人类?”


 


慢了好几拍才踩上相同的蒸汽喷射台的人类女孩晃动着脑袋。


 


“是啊,最好多加小心。快,我记得衫斯的哨站应该就在前面,希望他这回没翘班。”


 


……


 


“射击谜题,HUM.确实有点意思,但如果加进我的谜题中会不会有点过于暴力了?”轻而易举地破解了将上班族和高中生拦在半路的难题,谜题大师帕派瑞斯一边大步流星地走着一边捂着下颌自言自语,正打算向身边的女孩追询意见时才发现对方已经远远地落在了他身后。


 


“嘿,人类,你还好吗?”返身关切地向满脸通红的友人询问的帕派瑞斯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松了口气,笑道,“你走得太慢了。你得加快点步子,否则你就会跟衫斯一样了。来吧,我们得加快脚步了,捏嘿嘿嘿!”


 


看着对方在点头后重新迈开脚步,骷髅怪物也回身甩开细长的手脚,向前方大步走去,与此相对的是跟在他身后人类女孩那愈发迟缓的脚步。


 


……


 


总是走在女孩面前先行开路的皇家哨兵又一次遭遇了企图截获自己人类朋友灵魂的怪物。通常只要他劝解几句对方就会放行,但是有极少部分怪物会坚持己见。而这时,皇家守卫未来的新星就会和对方进行一场友谊赛,就像现在这样——


 


“热!热起来!更热一点!”火岩绳在燃烧的愈发旺盛火焰中向帮忙煽风点火的帕派瑞斯嚷嚷。


 


“都交给帕派瑞斯吧!”鼓着不存在的腮帮子对火焰怪物的火球脑袋吹着气,并用取下的围巾不断扇风送去更多氧气助燃的帕派瑞斯将整个房间的温度提到了最高,这让喜爱高温的火岩绳心满意足。


 


通过被高温扭曲的空气看着对方满意地蹦跳远去的背影,皇家哨兵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擦了擦依旧不存在的汗水:“WOWIEE,这可真是个力气活。但是还好……”


 


“咚沙。”


 


“嗯?”顺着声响回首望去,帕派瑞斯在望见不远处倒下的人类女孩的瞬间,尚未褪去喜悦的表情染上了慌乱,“人类……?”


 


 


.


 


 


戴着厨师帽的镁塔顿有点不耐烦地将双手交叉在屏幕前点着拍子。他知道对于一个明星来说遵守节目播出的时间有多重要,一旦节目不能如约播出,他的曝光率和人气都会下降,人们会忘记他!这是明星最大的噩梦!


 


幸好,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让他从焦虑中解脱。抬手让摄像机就位,擦了擦MTT牌金属磨光剂,让棱角更加分明的机器人用夸张的动作问候闯进临时搭建的厨房演播室的骷髅怪物:“Hel~~~~lo~~~~~欢迎这位幸运的粉丝再次来到我们的节目!当然,还有他的人类……”


 


“哦天呐,哦天呐,哦天呐!镁塔顿,见到你真好!”一路手足无措地想要寻求帮助却没再遇到一个怪物的哨兵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迎了上去,“我的朋友生病了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治好她吗??”


 


镁塔顿这才注意到被他抱在怀中的人类那糟糕的状态。她面带着不正常的潮红,不断冒着虚汗,呼吸微弱,看上去似乎随时都可能断气。


 


“噢,”镁塔顿遗憾地拉长尾音,“噢——可怜的孩子。来吧,把她抱过来,放在桌子上。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一个小小的蛋糕就能解决问题。”


 


“哦谢谢谢谢谢谢!实在是太谢谢你了,镁塔顿!”不疑有他的帕派瑞斯赶忙顺应自己最喜欢的明星的指示将怀中的孩子放在了厨房料理台的砧板上,然后有些不确定地看着对方从橱柜里拿出了电锯,“呃——你确定治好人类需要用到这个吗?”


 


“哦嚯嚯,不不不,小傻蛋。我可不是要治好她,”一拉电锯开关,在刺耳的噪音中全屏变红的机器人向面露不解的骷髅怪物身前的人类孩子逼去,“我只是说‘我知道该怎么做’而已——此时此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从痛苦中彻底解脱,然后用她的灵魂做一个庆祝镁塔顿能够成功进军人类娱乐圈的蛋糕~!”


 


“什么?不!我不能让你这么做!”后知后觉的帕派瑞斯大惊失色地将虚弱的女孩重新抱起,想要逃跑却发现退路已经被封闭的力场截断,只能向渐行渐近的镁塔顿故作凶狠地威胁道,“现在就停下,我警告你!否、否则,我就要使出我的特殊攻击了!我想你不会喜欢的!所以别逼我!”


 


“哦,你可以使用你的攻击,这只会让节目变得更加戏剧化而已~”


 


“我——”


 


尖锐的铃声从镁塔顿的外置音响中响起,不得不接起这通特殊来电的机器人还没说话就听见结结巴巴的女声从对面传来:【“嘿、嘿!镁塔顿!你不能这么做!”】


 


“你好呀,亲爱的艾尔菲博士。能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能这么做吗?因为我实在是不明白有任何理由能让我放弃这个大好的机会。”


 


【“因、因为,这、这不——呃——一点都不好看?”】


 


“……什么?”


 


【“我、我是说,这个人类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这、这个——呃——唔——”】


 


“这不公平!”代替紧张到失声的阿尔菲,从不怯场的帕派瑞斯高声说,“我是不会喜欢看这种电视节目的!这太不公平了!”


 


“……”方正屏幕上快速闪动着不同颜色的光点,似乎代表着机器人正在思考这话的逻辑性和可信度。最终,屏幕闪了闪,褪去了鲜红,变成了一片白色。他放下电锯,示意摄影师降下“节目中断”的牌子,向电话另一头的博士问道,“……那我想我得把这个人类修好才行?”


 


【“是、是的?为、为了你的收视率和人气,你、你必须把她修好!镁塔顿!”】


“我该怎么做?”总是富有激情的电子音现在听起来似乎充满了无奈。


【“从我的画面来看,这、这个人类似乎是中暑了。你、你得给她喝点水。”】


 


“噢,太好了,刚好是一个我没有的东西。”机器人直接摊开了手,“那我现在可以杀了她吗?”


 


【“你在说什么呢!你身边就是一个洗手台啊!”】


“容我提醒你,这只是个临时搭建的摄影棚。这些东西都是假的,没通上水电呢。当然,除了这把电锯之外。”


 


“那你要怎么做蛋糕?我以为这是个烹饪节目。”帕派瑞斯忍不住开口问道。


 


“哦,亲爱的,”拉开烤箱的镁塔顿在里面蛋糕冒出的热气中摊开手,“烹饪节目总是一开始就准备好了成品,你不知道吗?”


 


——或许不应该告诉他的。镁塔顿望着陷入混乱大受打击的粉丝心想。


 


……


 


【“Chara,醒一醒!你是人类与怪物的未来!”】


 


“哦?”感觉到手下女孩呼吸频率改变的衫斯停下了往她额头堆雪球的动作,将脑袋凑到躺在哨站桌上的人类上方,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睁眼,“你醒了?good,因为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免费给了你五个雪球,第六个再放上去就要收钱了。”


 


这个条纹衫人类有没有睁眼他是不知道,但是从她下一刻直接翻下桌子的动作来看,她确实是醒了。


 


“哇哦,放轻松点,孩子。我跟你开玩笑呢。这些都是免费的。虽然它们都在你头上,但都没记在你头上。”用骨头捅下更多堆积在哨站顶棚的积雪,衫斯对尝试用软如帕派瑞斯煮过头的意大利面一样的双脚站起的女孩说,“你也没必要那么着急站起来。你需要休息,孩子,你刚才中暑晕倒了。你记得吗?”


 


“……?”


 


人类孩子因为缺水而干涸的嗓子只能发出嘶嘶的气音,但习惯从唇语判断这位总是声音小得听不见的女孩说了什么的衫斯并不在意这一点:“哦,你怎么到这里的?是镁塔顿把你带过来的。帕派瑞斯赶去热域一层的饮水机那帮你倒水了。而我就顺便试着用这些积雪给你降了个温。看起来这挺有效果的,要我说,这是个聪明‘雪顶’的主意。”


 


阖上右边眼眶,自己在这个双关笑话中笑起来的骷髅用他剩下的一边眼眶看着条纹衫人类。后者似乎仍旧没从中暑的恍惚中回过神,对衫斯的双关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只是低低地从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喘息声。


 


她那看不清到底在哪的眼睛大方向停留在这位哨兵的“雪顶”上,她舔了舔嘴角来自额头融化的雪球流下的冰水,龟裂的嘴唇和仍旧发红的面容都昭示着她对那些可化解炎热对她造成的苦痛的雪水的渴望。


 


但当她最终开口的时候,却是向衫斯询问那条原本围在她脖子上的红色围巾的下落。


 


“哦,它在这呢。”蓝衣骷髅从哨站下的的隔层里拿出自己兄弟赠给她的围巾,走到女孩身边,蹲身将之递给对方。


 


 


然而,当这个条纹衫人类向他伸出手抓住这条鲜艳的围巾时,衫斯却没有松手。


 


有些纳闷地抬首向对方望去的女孩毫无征兆地撞进了骷髅怪物如黑洞般不见光亮的眼眶:


 


“但 我 觉 得 你 的 脖 子 并 不 是 它 该 在 的 地 方。”


 


——————————————————


为什么各位天使看官们都会觉得留评太多会打扰到我啦!一直混着西伯利亚冷门圈的吃评星人每次看到消息提醒都要激动得满地打滚好吗!就仿佛一个从没有接收过那么多消息的死宅突然变成了现充这样的幸福感,看官们能理解的吧!




无论是小蓝手点赞还是小红心喜欢,亦或者是那个不知啥用的圈圈和关注,每次看到有新消息的小红点的时候都可以开心地跑个几米!……然后停下来呼哧呼哧喘粗气。




当然对于吃评星人来说,最能够提升码字更新的动力的就是看官的评论啦!看到一个评论我可以跑十米才停下来喘气嗯!就是那么厉害!然后会炒鸡炒鸡想更新告诉看官天使们接下来的内容的哦!




总之就是更新速度和评论是成正比哒,看官们不要害怕打扰我(并没有),尽管用信息评论轰炸我吧!吃评星人张大嘴接着呢!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