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Doesn't feel right(十六)

囧神小姐:

*CP:PapyrusXFriskXSans(大概吧)


*有GE描写


*有主角♀性别私设


————————————————————


你很累。


 


非常、非常累。


 


如十字星般闪烁的“保存点”能将你的身体甚至服装都恢复到完好如初的状态,但无法消解你的疲惫。缺乏睡眠和过度疲惫让你觉得头重脚轻,而那些随时可能冒出来的怪物则让你充满不安和紧张导致的反胃感。


 


但一路上你都不敢休息,因为你没有任何同伴能在你放松的时候守护你。


 


你对地底的一切都感到异常的不安和恐惧。而那些生活在地底的怪物也确实值得你把神经绷到最紧。


 


你走进了保存点前方的诡异实验室,堆积如山的草稿资料,装着杯面的冰箱,半空的狗粮袋,以及——


 


一个映射着你的一举一动的巨大屏幕。


 


看着屏幕上背对着你的背影,你觉得恶心和晕眩感更加强烈。那些树丛后、瀑布后、甚至是伪装成石头的摄像机拍摄的影像到底传往何处,你终于知道了。然而如此直接地发现你的一举一动都被这些怪物监控在眼里,这带给你的冲击甚至比那台堵在前方的机器人更加巨大。


 


套着芭蕾舞鞋的脚趾隔着棉布压紧地面,你谨慎地在距离它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停下,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噢,你可来啦。”


 


浮夸的电子音为这个外形方正的机器人提供了戏剧化的出场效果。然而你对此只感到胃都扭曲的恶心和恐惧。


 


你的攻击能击穿他的铁甲吗?他有破绽吗?他的攻击是什么?


 


一系列的未知加重了你的恐惧,但也让你对自己选择的道路充满了决心——


 


又一个看起来强大而恶心的怪物,但你没有也不需要退路。在过来的时候你已经尽其所能获得了LV和Exp,就算回头也不可能比这做得更好了。你会在这里将这个怪物化作尘埃,无论这会让你尝试多少次。


 


幸运的是,这个机器人并不想在这里和你战斗,他说着为了粉丝等奇怪的言论,然后一溜烟跑了。你猜想他大概是想等你被之后的怪物削弱得更严重再动手,这是个糟糕的主意。因为你会将所有挡住你路的怪物和隐藏在暗地伺机而动的怪物通通化作尘埃,然后变得更强。


 


你不会让这些肮脏的生物彻底打败你的。


 


你充满了决心。


 


但你也充满了疲惫。


 


站在原地许久,直至确定那个机器人已经离开而这里也没有其他怪物的你开始在明亮的实验室中搜寻起来。


 


你必须要休息。


 


哪怕是在这个肮脏的地底。


 


你走上这个实验室二楼,贴着墙角蹲坐下来,从口袋里掏出冰冷的肉桂包囫囵吞枣地咽进肚子,然后抱着“就算在睡梦中被偷袭死亡也已经在门外保存了档案”的心理准备和恐慌不安中阖上了双眼。


 


你在朦胧中想起在湿冷的瀑布区域看到的石板。


 


上面说,一个来自地表的天使,会将整个地下世界变得空无一人。


 


你觉得你或许就是那个天使。


 


因为你会将这些肮脏的生物净化成尘埃。


 


AND THEY WON'T BE DIRTY ANYMORE.


 


————


 


“给我滚回来!!帕派瑞斯!!”怒火中烧的皇家守卫队长不断向前方奔跑的骷髅投掷着长矛,但没有一发是真正命中的,“你个脑袋空空的蠢骨头!!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帕派瑞斯怀抱中的女孩在长矛破空的呼啸和怒吼中更加夹紧了皇家哨兵自制的盔甲,她埋首于骷髅怪物和她一样的红色围巾里,一手抱着对方的脖颈,一手大张五指护在他毫无保护的后脑勺上,似乎是想给她的守护者更多的防护。


 


而对方听着耳边——虽然他没有耳朵——传来的微弱尖叫和呜咽,它们因为围巾的阻挠变得更加轻微难以辨析,但仍然被骷髅怪物听进了骨头里。他更加抱紧自己最好的朋友,躲避着自己最崇敬的皇家守卫,满头大汗地解释着:“安黛因,拜托别这样!这个人类是个好人!我保证!她不会伤害任何怪物的!”


 


“无论她是不是好人,这是最后一个人类灵魂!你想让她就这么跑掉,然后让其他怪物陷入继续陷入遥遥无期的无望等待吗??”


 


“不!——我是说,一定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的!”


 


“嘎啊!你这个蠢货!我厌倦了和你解释鱼卵都能明白的事情!现在乖乖停下让我把你们一块挫骨扬灰!!”


 


“嘿,这是不是有点种族歧视?因为我是个骷髅,而且由魔法骨头组成……”


 


“就他妈给我停下然后闭嘴!!”


 


他们一路你追我跑地跑过“欢迎来到热域”的显示牌,从湿寒的瀑布区域跨进了燥热的热域,然后一同注意到了某个守在这交界口哨站后的蓝衣哨兵。


 


“衫斯!!!!帮帮忙!!!我们不能让这个人类被安黛因杀掉!!”帕派瑞斯向自己的兄弟尖叫着。


“衫斯!!!!快阻止你的兄弟做出更多的蠢事——在它们变得无法挽回之前!!”安黛因朝手下的哨兵嘶吼着。


 


“ZZZZZZZ……”被双方真情呼叫的衫斯均匀地打着呼噜。


 


统一地停下脚步,抱着女孩的皇家哨兵和持着长矛的女英雄一块怒气冲冲地原地跺脚发泄着他们对这个懒到一种境界骨头的愤懑。然后在注意到对方的行为后,回神般地重新迈开脚步开始追逐。


 


“回来!!”


“除非你答应不伤害我的人类朋友!”


“永远不可能!”


“那我恐怕不能照做。”


“嘎啊啊啊啊啊!!回来!!”


 


“不!”


“回,回来!帕派瑞斯!呼……天呐,这个热度……快回来!”


 


“我必须拒绝你的要求安黛因。”


“站,呼呼,站住!帕派瑞斯!呼……站住……回,回来!你个……骨头……脑袋……”


 


紧追在身后的脚步声和怒吼响起的频率越来越低,并不断被粗重的喘息打断。终于,当帕派瑞斯跑过狭长的吊桥后,一声沉闷的巨响为这场追逐画上了句号。


 


“安,安黛因?”讶异回头的哨兵在望见趴倒在吊桥上的鱼人战士后立即停下脚步,放下怀中的人类孩子跑向上一刻还追杀着他的猎手,“天,天呐!安黛因,你怎么了?你还好吗?别,别担心!我会救你的!”


 


骷髅怪物从咬紧的牙间挤出“捏啊啊”的鼓劲声,尝试抬起失去意识的重甲英雄,却在发现凭他的力气不但无法扶起对方,反而更容易把对方翻下吊桥陷入岩浆之后停下了动作。他无措地跪在吐出舌头的女英雄身前,向吊桥另一边的哨站慌张地望去:“衫斯!!衫斯!!安黛因晕倒了,我该怎么……我的天呐为什么他总是在这种时候翘班!!!”


 


冲空无一人的哨站捂着脑袋发出呐喊的帕派瑞斯忽然感觉自己的围巾被拉了拉。


 


……


 


清凉的冷水从头顶浇下,沿着被高温蒸发掉水分变得枯泽的鳞片滑下,滋润了鱼人干燥皲裂的皮肤,然后顺势流入她张开的嘴里。被这杯水从桑拿地狱的边缘拉回来的安黛因终于恢复了意识,在帕派瑞斯惊喜的尖叫中睁开金色的眼睛,从地上支起身子。


 


“安黛因!!你醒了!!谢天谢地!我差点以为我要失去你了!!这种感觉伟大的帕派瑞斯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情绪激动的骷髅怪物痛哭流涕,又哭又笑地向憋着嘴的鱼人战士嚷嚷着。


 


鱼人怪物将她的目光从仍旧跪坐在地上的皇家哨兵移到了他身前拿着纸杯的人类身上。


 


(—_—)


 


从她的表情,安黛因什么都看不出来。


 


“……”


 


“?安黛因?你还好吗?你还觉得头晕吗?”久久等不到对方回复的帕派瑞斯再次出言询问,然后顺着她的视线望向自己面前的女孩。


 


三秒之后,骷髅怪物反应了过来,一把将女孩揽回怀里背过身,活像一个怕被别人抢了玩具的孩子一样高声声明:“不行!安黛因!不能是这个人类!!我不能让你伤害她!”


 


注视着被背对着自己的帕派瑞斯和回抱住他的一双小手上的纸杯,安黛因长长地叹了口气。


 


一步,两步,三步。


 


倒退回吊桥中央的安黛因最后看了眼回头看向自己的帕派瑞斯和从他肩膀上探出脑袋的人类女孩,干脆地转身,迈着一如既往地铿锵脚步返回了瀑布。


 


“她,她放过我们了……”搂着女孩的帕派瑞斯在安黛因的背影完全隐入黑暗的洞窟之后松了口气,然后发出了标志性的“捏嘿嘿”的笑声,“我就知道她会理解我们!虽然她看起来很不高兴……但是我相信凭借我的魅力和高超厨艺,她很快就会重新开心起来的!捏嘿嘿嘿!”


 


条纹衫人类配合地点了点头,绑在头顶的褪色缎带也随之晃悠,让帕派瑞斯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人类,”他说,“我有一个问题需要问你。”


“?”


“为什么你要戴着这个缎带?我应该早就告诉你安黛因会对戴着这个的人出手,为什么你没有换掉它?”挑高一边眉骨,将双臂交叉在胸前的帕派瑞斯看上去充满困惑,“难道是因为你听到我和安黛因的谈话以为我会不帮助你吗?”


 


❤是    否


  是  ❤否


 


*你告诉他你永远相信他。


 


“那为什么?”


 


❤告诉他   不告诉


  告诉他 ❤不告诉


❤告诉他   不告诉


  告诉他 ❤不告诉


❤告诉他   不告诉


 


*你最终还是选择告诉他你的想法。


 


“什么??你担心我会因为欺骗安黛因而无法当上皇家守卫所以才特意换上它的??”


骷髅怪物目瞪口呆得下颌都要脱位了,“天呐!!这是多么贴心的思考!这是多么伟大的行为!你的友谊能量快要突破百分之百了!!我要在这友情能量中晕倒了!噢————”


 


“……!”


 


夸张地用手背贴着额头向后倒去的帕派瑞斯悄悄从分开的手缝间看着着急地凑近的女孩,然后出其不备地将查看自己情况的她一把拉住扯进自己怀里,用颧骨蹭着对方发红的脸蛋:“捏嘿嘿嘿,人类,我骗到你啦!你的友情能量很强没错,但还是比不过伟大的帕派瑞斯对你的友情能量!伟大的帕派瑞斯永远不会放弃成为皇家守卫!但是如果是为了你,我的朋友,我可以暂时将这个梦想成真的时间稍稍延后!然后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皇家守卫的!”


 


*你告诉他你相信他。


 


“捏嘿嘿嘿!我也相信我自己!”从地上站起的帕派瑞斯整理了一下自己和女孩凌乱的衣着,清清嗓子,竖起了一根手指声明道,“现在,伟大的帕派瑞斯要回去进行他的训练了!我在此向你祝以我最诚挚也是最灵验的祝福!你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一定会好运连连,一帆风顺的!”


 


“……”


 


“捏嘿嘿嘿,那就这样!待会见,小小的人类!”


 


瘦高的骷髅向穿着条纹衫的女孩摆摆手,转身迈开细长的腿骨,在眯眯眼女孩的注视下哼着小曲向瀑布区的走去


 


不知是不是热域翻滚的岩浆泡泡爆裂出的热气也蒸发了骷髅怪物的力量。他趾高气扬的步幅随着两人距离的拉远变得越来越小,他口中的小曲变得越来越不成音调。直至后者完全泯灭于沉默之中,红色的靴子也不再继续向前迈进。


 


停步在吊桥另一侧的帕派瑞斯为难地皱着眼眶,慢慢回身看去——那个人类依然站在原地看着他。她身上尚未愈合的破洞因为炎热似乎又有流出新的红色酱汁的趋势,垂在她身侧的双手里,一只拿着一个纸杯,一只握着一根树枝。


 


那是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使用自己武器的孩子,运用着他教给她的躲避方法在安黛因或者其他怪物的手下苦苦坚持着,然后成了这幅模样。


 


他隔着横跨了岩浆的吊桥和她对视着,她的表情一直是他难以读懂的三横线,但帕派瑞斯拼命地想从中看出女孩现在的心情。


 


他看呀看,看到最后,不知是不是岩浆蒸腾起的热气扭曲了空气和光线,帕派瑞斯似乎看见女孩对他微微弯了弯嘴角。


 


无论是不是错觉,这已经足够感情细腻的骷髅泪奔地张开双臂向见状也朝他奔来的女孩冲去。


 


“哦,不!!”在吊桥中央抱住朝他扑来的女孩,帕派瑞斯满眼热泪地说,“伟大的帕派瑞斯没法抛下你!别担心!小小的人类!帕派瑞斯会将你护送到首都的!”


 


“……”


 


女孩没对此发表任何意见,但一声轻轻的呜咽从她的喉咙冒了出来,软软地扫在帕派瑞斯的耳小骨上。


 


*你很累。


 


*非常、非常累。


 


*但你感到非常、非常的安心。




 *你觉得你可以休息了。




*因为帕派瑞斯会在你放松的时候守护你。




——————————


说过评论多多就会更新多多!吃评星人是靠吃评产出更新的!(可把自己牛逼坏了!(先插会腰.jpg

评论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