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Doesn't feel right(十五)

frisk啊啊啊啊啊啊QAQ!天使组超棒啊!

囧神小姐:

*CP:PapyrusXFriskXSans(大概吧)


*有GE描写


*有主角♀性别私设


————————————————————


【“嗨!人类,是我,帕派瑞斯!”】手机老旧的零件改变不了说话人那足以通过信号爬过来的乐观神气,从他口中冒出的每一个字都能画出一个眉飞色舞的笑脸,【“你知道,我只是在想……自从你打电话告诉我你走到瀑布的宁静地带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你、安黛因,应该找时间一块玩玩!我们可以一起去安黛因家,就在宁静地带左上角,现在有一个骷髅站在门口的房子就是!”】


 


【“我知道你或许已经快要走出瀑布了,但是……如果你能回来看看也是很不错的。我会在这等你的,小小的人类,毕竟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嘛!”】


 


【“那么,‘待会见’,眨巴眼~”】


 


……


 


你向对方道了别,将手机放回口袋,抬头看向强忍着杀意等待你打完这通电话的安黛因。


 


*HP  3/20


*你的行动和宽恕在这个怪物身上没有任何意义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查看   ❤求饶


   挑衅 


*安黛因狞笑着在脖子上比划着。


 


魔法制造的长矛从脚下亮起的光点中升起,躲避它们对你来说并不困难。而且这次安黛因的攻击与你在上一个时间线遭遇她时相比,无论是速度、方式、还是力量,都要弱很多。但你的HP和防御力与上一个时间线时相比,也低了不少。


 


而你总会有没法躲过的时候,在这位和某个懒骨头完全不同的战士那永无止境的攻击里。


 


*HP 0/20


 


你的灵魂被削弱到了零点。


 


怪物刻写的石板上说,人类的灵魂比怪物的灵魂要强大很多。这大概是为何他们的攻击只是停留在皮外,而无法穿透你的身体给你造成重伤的原因——


 


在你的HP,你的灵魂力量降到零之前。


 


下一支蓝色的长矛从你肋骨间的缝隙扎入,横亘在抽搐的肺泡之中的尖锐矛尖让你接下来的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烈的疼痛。然而即便如此,你也没法吸入更多的空气。因为从破裂的囊泡组织中被负压挤出的血液梗塞在气管里,堵住了来自外界的氧气。


 


你的视野在痉挛中模糊,因为缺氧而充血的眼球让一切入眼的事物都染上鲜红——


 


噼——咔嚓!


 


然后一切陷入了黑暗。


 


【“你还不能放弃!Chara!保持你的决心!你是人类与怪物的希望!”】


 


在听过无数次却仍旧不知其主的浑厚男声的在你耳边回响,你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望着在这片无边的黑暗空间中突兀闪耀的两个金色选项按钮。


 


“继续”和“重置”。


 


但你暂时不想那么快回到那寒风呼啸的竞技场。


 


这已经是第十五次了,你死在安黛因手下——在这个时间线。这虽然和你在上一个时间线死亡的次数相比几乎不值一提,但是死亡的疼痛足以让你在这片神秘空间里坐下,发上好一阵子的呆。


 


疼痛从来不会被习惯,你习惯的只是忍受疼痛。


 


你开始思考到底该如何面对安黛因。


 


你的直觉告诉你,除了杀死她,你别无选择。


 


而这十五次死亡带给你的经验也似乎在佐证你的直觉。


 


你尝试说服她,你向她示好,向她求饶,甚至跪在地上恳求她的宽恕,但这只换来她更加鄙夷的目光和唾弃。


 


然后你死了。


 


你逃跑,可永不放弃的皇家守卫队队长穷追不舍。在于逃亡中变得慌乱的脚步和节奏里,你的HP被失误削减。


 


然后你死了。


 


你加快脚步,减少交流,你抵达了热域,看见了那个在这个时间线似乎和你交好的蓝衣骷髅正坐在哨站之后。你以为这就是正确的解答,你在误会了你的意图的女战士加强的攻势中冲向他,你想要叫醒他,你以为他会帮助你,只要你能够叫醒他——


 


你在这个尝试上死了九次。


 


在第九次,你已经抓住了他蓝色的外套,然而直到为了保护偷懒的哨兵而变得更加锐利的长矛斩断你的手臂,那个骷髅怪物也只是均匀地打着呼噜。


 


那一次你明白了,他不是解开这道难关的钥匙。他从来都不是。


 


你不知道这道难关到底有没有钥匙。


 


或许“钥匙”只有一个,就像你的直觉不断告诉你的那样。就像你上一个时间线选择的那样。


 


你已经不想再死了。


 


你已经不想再坚持寻找另一条路了。


 


你收紧了曲起的双腿,将脖子上鲜红的围巾拉高到足以挡住整张脸的程度,埋首于其中的你似乎能闻到混杂着雪花和意大利面的味道。


 


这让你充满了决心。


 


❤继续



————————————————


 


对试着说服她放弃战斗并不断示弱求饶的人类女孩露出残酷的笑容,安黛因将一柄蓝色的魔法长矛扔向她:“别抖抖索索的了!直面危险,像个女人——呃,孩子——呃,女孩子一样!”


 


但是对方没有接住它,而是对安戴因做出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


 


这个懦夫的声音实在是太轻了,就算鱼人怎么支棱自己鳍状的耳朵,都没法在烈风中捕捉到对方的话语,只能从她手脚并用的肢体语言和蠕动的嘴唇形状来判断她想要表达的内容:“什么?你想起来有一件事要做,要回去一下?你他……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_—):Nope.


 


“你真的以为我会就这么让你离开??!!”


 


(—_—):Yep.


 


“……”


 


(—_—)


 


“……”


 


(—_—)


 


“……SHI——”硬生生把最后一个音咬灭在锐利的齿间,红发的鱼人愤愤地把手中的长矛插进脚下的土地,恶狠狠地对表情充满决心的人类挥挥自己攥紧的拳头,“你最好别想着你能逃过这一劫!这是唯一一条通往首都的路,你是绕不过我的!!”


 


(—_—):Ok.


 


在那永远都是三条横杠组成的表情中彻底败下阵的战士捂着脸,将手指向竞技场通向瀑布的出口:“明白了就快他……滚。”


 


(—_—):Ok.


 


“快滚!!”


 


……


 


哼着小曲来到皇家守卫队队长鱼形的房子前,曾在这扇门前从凌晨三点等到早上的皇家哨兵清清嗓子,拿出自己酷炫的手机,找到自己酷炫朋友的电话,用酷炫的姿势按下了拨号键。


 


而这通电话几乎是在振铃的第一下便被接了起来,这让帕派瑞斯有些惊讶:“哦,人类,嗨,这是帕派瑞斯。我没想到你能那么快接起我的电话——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也正好想要给我打电话?WOWIE!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啊!等等,这或许意味着你对我的热情还没有消退……?”


 


不需要回答,伟大的帕派瑞斯已经知道了答案:“这是多么悲惨的遭遇!你一定备受煎熬!但是别担心,我,帕派瑞斯有一个好主意!我会给你介绍一个超酷炫的朋友——安戴因!”


 


“你知道,我只是在想……自从你打电话告诉我你走到瀑布的宁静地带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我、你、安黛因,应该找时间一块玩玩!我们可以一起去安黛因家,就在宁静地带左上角,现在有一个骷髅站在门口的房子就是!”


 


【“……们可以一起去安黛因家,就在宁静地带左上角,现在有一个骷髅站在门口的房子就是!”】


 


混杂着些许杂音相同话语从听筒里传出,这让帕派瑞斯有些讶异的将头骨从手机上拉起,回头看向这个小小的山洞的出入口——


 


现在有一个人类站在门口的出入口。


 


“人类!你正好回来吗?你肯定迫不及待地想和安戴因做朋友啦!但是很遗憾她现在不在。”用帅气的方法围着红围巾的骷髅怪物惊喜地嚷嚷起来,“但是我们可以一块在这等她!还有,这可实在是太巧啦!回来看看的你正好遇上过来看看的我?这一定说明我们命中注定被‘骨定’在……”


 


他无意中说出的双关在扑进他怀中的女孩低低的呜咽中截断。


 


“人、人类?”帕派瑞斯有点慌张的看着牢牢抱住自己脊椎的女孩发顶,“有、有什么不对吗?你还好吗?”


 


回应他的只有啜泣。


 


“噢——”蹲下身,将顶着自己盔甲的小脑袋压在自己柔软的围巾上,帕派瑞斯不断拍着改搂住自己脖颈的人类女孩的后脑勺,放轻声音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害怕,小小的人类。无论刚才发生了什么,伟大的帕派瑞斯就在这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帕派瑞斯向你保证。帕派瑞斯会保护你,你完全没必要害怕。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好吗?”


 


在他的安抚下,女孩无言的哭泣终于逐渐平复,几乎要把帕派瑞斯一块震垮的剧烈颤抖也变成了偶尔的一下轻嗝。她总算抬起了红肿的、更加看不见在哪的眼睛和在骷髅怪物红色围巾上留下善良的鼻涕痕的脸蛋,看向满眼都写着担心的骷髅。


 


“嗨,嗨,小小的人类,”用红色的手套捂住对方软乎乎的脸颊,帕派瑞斯故作高兴地睁大他的眼眶,试图用自己的乐观积极的精神鼓舞她,“你感觉好点了吗?——当然你感觉好点了!因为伟大的帕派瑞斯给了你一个真心实意、友谊能量百分百的热情拥抱!捏嘿嘿!”


 


再次被骷髅怪物抱住亲昵地蹭着脸颊的人类女孩沉默着,然后在对方稍稍后退,想要发起另一个询问之时抱住了他的后脑勺,然后几乎是用磕地在他齿骨上印上自己的嘴唇。


 


“又一个亲吻???!!!”帕派瑞斯的眼睛瞪出了眼眶,混乱地瞪向不同方向,“天呐我一定是变得更加有人气惹人爱了!我身上散发出的狂野气场让你难以自持!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对我的感情随着时间变得愈发深厚了?——看在阿斯戈尔的份上,这真是一场艰难的抉择!我应该选择远离你——为了不让我这无法抵挡的气质迷住你,使你陷得更深。但——”


 


再次被女孩一个快磕出血的“热吻”撞在脑门上的帕派瑞斯觉得自己被这热情迷得晕头转向——也可能有几成物理上的原因。他顶着蚊香眼飘乎乎地在条纹衫人类把第三个“吻”撞上自己之前继续道:“但、但我发现,这、这真的非常困难。我无法阻止自己想要见你的想法,我无法阻止自己想象和你以及安戴因一块玩的场景——这会变得超赞的!我、我觉得……人类?”


 


坐在地上的骷髅怪物的声音在人类女孩的怀抱中变得有点发闷:“人类?怎么了?这样我没法看见你了!”


 


头顶传来的温软触感和之前的吻无异,虽然被紧紧抱着脑袋,但伟大的帕派瑞斯还是通过骨传导听到了女孩用气声说出的话语。


 


I will hold on for you.


 


“捏……?什么叫‘为我坚持’?我不明白……噢,人类,你这就要走了吗?”等这怀抱终于松开,让他能够抬起头,却只看见对方飞快跑远的背影,“哦、噢,没事!等你做完你要做的事再回来就好!我,帕派瑞斯会一直在这等你的!现在加油做你要做的事吧!我在这为你鼓劲!”


 


高声向围着和自己一样的红色围巾的背影嚷嚷的帕派瑞斯在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才停止了自己加油呐喊的行径,向门口的训练假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在他身边坐下来,哼着小曲等着安戴因和人类的归来。


 


他把自己的主题曲哼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一个白色的幽灵从他正对的墙上穿墙而出,阻止了快要到忍耐极限的训练人偶暴起揍他的惨剧。


 


“嗨!幽灵!”帕派瑞斯热情地向他打了个招呼,“你也是来找安戴因的吗?很遗憾,她现在不在家。不过你可以和我一块等她回来!”


 


“哦,”白色的幽灵在打量了四周后有些低落地垂下头,“哦,对不起,我之前好像听到了我的人类朋友的声音。因为在离开她回来的路上我看见安戴因往她的方向跑,所以一直很担心是不是安戴因抓住她了,所以……哦,一定是我出现错觉了。哦,我居然用我的幻觉耽误了你那么久。哦……我很抱歉。噢……我这就离开……噢……”


 


“等等!”喊住即将消失的白色幽灵,从地上跳起的皇家哨兵额上微微渗出了喊住,“呃,你说……安戴因在追着一个人类?”


 


“是的——我想是的……?因为她之前还敲门问我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着条纹衫的人类?”


 


终于,帕派瑞斯从见到自己最好的朋友的兴奋中冷静了下来。


 


他开始回忆。


 


回忆他在这里见到这个人类女孩时,她装备着什么。


 


……


 


“给我回来!!你个小孬仔!!”追在拼命求饶不成就逃跑的人类身后,安戴因向着如帕派瑞斯所描述的那般戴着一条褪色缎带的狡诈人类掷出手中的长矛,“别像个懦夫一样只会逃跑了!!堂堂正正地和我决一死战!!”


 


*HP  2/20


*你已经用完你的回复道具了。


 


*你感觉你即将迎来下一次死亡。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逃跑


 


*你努力躲避着,希望能撑到帕派瑞斯的电话打来的时候。


*这一切根本没有意义。


 


 


“一切都会在这里结束!”召唤出另一根长矛的安戴因向气喘吁吁的女孩怒吼着,“你虚伪的善意和怪物们的未来相比一文不值!!让我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善意:乖乖去死把你的灵魂献给阿斯戈尔!这样所有的怪物都能够再次见到太阳!!重拾希望!”


 


“现在,站住,然后去死!”


 


“安戴因!!人类——!!等等!!我来了!!”


 


独具特色、绝不可能和其他怪物混淆的男高音从女战士身后传来。身着重铠的皇家守卫队长在短暂的错愕后很快反应过来,冲手长脚长跑步极快的哨兵喊道:“没错,帕派瑞斯!就是这个人类!快抓住她!”


 


快速疾跑的骷髅怪物头骨上汗水更多了。他加快脚步,向着安戴因前方的人类女孩嚷嚷:“人类!!等等!!帕派瑞斯来了!”


 


“没错!!就是这样!!你没法从皇家守卫手下逃脱的,人类渣滓!!”安戴因发出了得意的笑声,用放慢的速度赶在帕派瑞斯身后,并为自己的徒弟加油点赞。


 


“别跑了,人类!!”帕派瑞斯着急地看着浑身都是破洞、流出红色的东西的人类女孩喊着,“这没有必要,因为帕派瑞斯来了!”


 


*你当然不会停下脚步。否则你就是个白痴。


 


在骷髅怪物的呼喊下,条纹衫女孩回头望向他,脸上的三条横杠一如既往,但帕派瑞斯能感受到她的迟疑和犹豫。然而她还是逐渐放慢了脚步,直至完全停下。


 


*你是个白痴。


 


她转向了他,用那双不知道眼睛到底在哪的眯眯眼与笑起来的骷髅怪物对视着。尽管浑身上下是那么狼狈不堪,然而她看起来还是莫名地……


 


充满了决心。


 


“捏嘿嘿,”大步上前抱起张开双臂迎接自己的女孩,帕派瑞斯将她牢牢护在怀里,“别害怕,小小的人类,帕派瑞斯抓住你了。你和帕派瑞斯在一起了。”


 


 


“耶!!!干得漂亮!!帕派瑞斯!!现在把她的灵魂……等等,你要去哪?”在皇家哨兵脚步不停的奔跑中,鱼人怪物有些摸不清头脑,“别那么着急,让我们一块把全部活干完,直接把这个人类的灵魂交给阿斯戈尔。——啊!别跑了!我不会跟你抢功的!”


 


“我很抱歉,安戴因!”抱紧双腿夹着自己胸甲的人类女孩,皇家哨兵满头大汗地向身后的女英雄喊道,“我真的很抱歉!!但我不能让你伤害这个人类!”


 


 


毕竟是给这副骷髅上了老久的“皇家守卫培训课”的怪物,安戴因没花多少功夫就明白了当前的情况,怒嚎着再次召出了长矛:


 


 


“你个烂好人到家骨头脑袋!!快给我滚回来!!!”




——————————




之前的百fo小脑洞收获了那么多评论真是太令吃评星人开心啦!这就是一个吃评星人吃得饱饱的之后会发生的事:爆肝更新!


所以拜托各位看官积极投喂各种评论啦~想说什么想看啥、有啥脑洞有啥问题都可以说嘛,拒绝单机lof~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