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Doesn't feel right(十四)

囧神小姐:

*CP:PapyrusXFriskXSans(大概吧)


*有GE描写


*有主角♀性别私设


————————————


噼——咔嚓!


 


你知道灵魂破碎的声音是什么样的。


 


噼——咔嚓!


 


你听过无数次它在怪物的攻击里破碎的声音。


 


噼——咔嚓!


 


这么说吧。


 


噼——咔嚓!


 


你永远也喜欢不上这个声音。


 


噼——咔嚓!


 


这意味着难以忍受的疼痛、恐惧、以及折磨。


 


噼——咔嚓!


 


而你在这个鱼人怪物的攻击下,听到这声音的次数比你在之前的一路上加起来都要多。


 


噼——咔嚓!


 


你不知道她为何会重新站起来,但你每一次读档重来都会庆幸你第一次攻击——对着那个黄色的小怪物的攻击——被她承受了下来。


 


噼——咔嚓!


 


否则,你就会面临一个全盛的鱼人怪物和一个卑鄙的小怪物一块联合攻击的绝望局面。


 


噼——咔嚓!


 


那会毫无胜算。


 


噼——咔嚓!


 


但是,如果只是一个怪物,只是一对一的话。她的攻击套路,迟早会被你看清。


 


噼——咔嚓!


 


这是最后一次了。


 


魔法的长矛扎穿了你的眼睛,但你脚尖的芭蕾舞鞋也踢碎了鱼人的盔甲。在你不顾再次被击中风险的旋身之中,下一踢精准地命中了盔甲破损的部位。毫无阻拦的伤害让鱼人怪物倒吸了一口气,随即被你第三次的踢击踢中了下颌,生生停下了吸气的动作。


 


这是最后一次了。


 


就像芭蕾舞中最常见的四拍动作,你第四次抬腿,迎着怒吼的怪物举起的长矛,最后一次踢向她融化的身躯。


 


你赢了。


 


那个鱼人终于不再从粘液之中站起,而是化作了灰烬。


 


你的EXP和LV同时上升,但你对此并不感到放松。


 


这个敌人实在是太强了,而她说的那些“怪物们的心都和我在一起”的言论和一次次从死亡边缘回归的能力也让你感到恐惧——


 


如果接下来有更多的怪物像她一样被其他怪物的决心充满?


 


如果接下来的怪物和她一样想为他们肮脏的同胞复仇?


 


如果接下来的怪物如她一般从其他怪物身上获得了力量?


 


你必须更强。


 


你必须得到更多的……LV。


 


AND NO MORE DRITY MONSTER.


 


——————————


 


幽灵纳普斯特有些没料到自己在遗迹里遇到的好人真的会来到他家拜访,这让他有点猝不及防的慌张——尽管是他先邀请对方的,在……打断了她和她的朋友的友好交流之后。


 


哦不不不不……她难道是来责备他的吗?好吧,这很公平。毕竟他总是搞砸一切。他理应受到最严厉的责备。


 


纳普斯特觉得自己眼睛又开始发热了,哦不,他又要哭了。哦不……


 


“……?”


 


伴随着气音般的疑问,穿着条纹衫的孩子将一个红色的盒子递到了他面前。纳普斯特因此而忘记了哭泣,看着她手中的CD盒给出了解释:“哦,这个是我自己做的CD。”


 


一阵沉默,直到条纹衫孩子将它再次往白色幽灵面前递了递,纳普斯特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接着问出的问题:“噢……你想听听吗?”


 


女孩点了点头。这让戴着耳机的幽灵露出了一个苍白的浅笑。


 


“好的,我这就播放它。”


 


诡谲的音乐在CD碟被放进电脑光驱后响彻了整个房间。与坐在地上的女孩肩并肩——如果他有的话——倾听着自己唯三的、没有在做出来的瞬间删除的混音,然后在一曲终了、重头开始的节奏中,纳普斯特喏喏地向身边表情难辨喜怒的女孩开口:“所以……你喜欢吗?”


 


“…”


 


“噢,不,你当然不会喜欢它。我很抱歉用这个问题烦你,我一定在浪费你的时间,哦不……哦不……”不等对方回答便从她身边浮起的幽灵想要关掉播放的音乐,却在中途被对方环住了半透明的躯体,“怎、怎么了?”


 


“……”


 


“你、你喜欢它?真、真的吗?哦……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为了照顾我才这么说的,哦不……哦不不……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哦不……”


 


女孩摇了摇头:“……”


 


“你说你是真的喜欢它?”


 


女孩点点头:“……”


 


“而你现在要把它分享给你的朋友?噢,这当然可以,如、如果你不介意加我的地域网账……”


 


浮在电脑键盘前,正想把音乐的地址发给对方的纳普斯特一回头正对上了拨通电话并按下免提的女孩,在愣神后反应过来:“哦,这当然也可以。”


 


【“嗨!我最好的朋友果然又打给我了!你现在在哪?……什么?你有东西想给我听?”】电话另一头尖锐的声音停顿下来,纳普斯特适时地加大了音乐的音量,让电话那头的怪物能通过话筒清晰的听见正在播放的混音。


 


过了一阵,有着独特嗓音的怪物再次在电话那端戏剧地开口:【“天呐!这个音乐让我毛骨悚然!我得挂了!待会见,人类!”】


 


“……”


“……”


 


“哦………………”


“……!……!……!”


 


眼瞧着幽灵即将难过到消失,女孩忙比手画脚地表示无论如何自己都很喜欢他的音乐。她焦急的样子让纳普斯特勉强撑了过来,唯唯诺诺地向她道了谢,然后想起了被自己忽略的一个细节:“刚才那个怪物最后,是不是叫你‘人类’了?”


 


“……”


 


看着刚松一口气的好心人因为自己的问题僵硬了身子,纳普斯特觉得自己要被负罪感淹没了:“哦,不,我让你感到不高兴了。哦,不,我又搞砸了。哦,不不不不——”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白色幽灵暂停了自己的自暴自弃。他和女孩对视了一眼,慢慢飘到门边,小心地将门打开一条小缝:“你好?”


 


“嗨,邻居。”身着盔甲的鱼人怪物简单地向他点了点头,“我正在执行皇家守卫的工作。你有在附近见到一个穿着条纹衫的人类吗?”


 


“一个……人类?”白色的幽灵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视线不自觉地瞥向左边——尽管他没法以这个姿势看见身后房间里的客人。


 


“没错。我有线报说她掉到了这附近。但你也不用太担心,为了居民的安全和地下世界的未来,我会把她当场处决,绝不会给这个混账伤害你们的机会。”将纳普斯特的表现视为害怕的皇家守卫队长攥紧拳头,“所以,有任何线索吗?”


 


“哦………………”


 


幽灵垂下了脑袋,顶着的耳机因为这个动作有点倾斜下滑。他久久的沉吟着,然后在面前的鱼人怪物不耐烦到再次出言催促之前给出了回复:“对不起…………我没有想起任何有用的事。我很抱歉,我浪费了你的时间。哦,不,我又在浪费你的时间了。哦,不,请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更多时间了,哦不不不不…………”


 


没给安黛因回话的机会,嘟嚷自语的幽灵关上了门,背靠门板听着鱼人怪物远去的沉重脚步声,然后抬起视线看向抿嘴绞着手指,似乎正在为难该说些什么的棕发女孩。在沉默中,一个小小的、友好而温和的微笑出现在他的脸上:“……你想吃点幽灵三明治吗?”


 


(* ̄︶ ̄*):Yes please.


 


……


 


安黛因其实已经看到了那个躲藏在幽灵纳普斯特房里的人类,但她没有立即动手——因为她离那个幽灵太近了,她不希望自己的举动让那个人类发狂,伤到纳普斯特。


 


而当那个该死的人类终于不再跟只胆小的耗子一样从幽灵的房子里走出来,她还是不能立即动手。因为那个人类不知怎么地迷惑了纳普斯特,让他陪伴在她身边、领着她向瀑布的出口走去,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个轻飘飘的微笑。


 


鬼知道那个混账是怎么办到的,但它就是发生了。


 


好不容易等到纳普斯特与人类挥别,离开视野范围。地下世界的女英雄立即瞅准时机将对方逼入死路,举起她的长矛——


 


“安黛因,我来帮忙啦!!”


 


%¥#@%¥!!


 


本着不能在小孩面前爆粗口的原则,将不雅之词于尖锐的齿间嚼碎烟回肚里的安黛因收起长矛,扯着怪物小孩的脸、赶在人类女孩反应过来追击之前将他带到了安全的区域。


 


进行了一番苦口婆心的——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教导,并警告怪物小孩不要再接近那个人类后,安黛因第三次抄起自己的长矛,通过皇家守卫才知道的捷径,向应该还没有跑远的的人类追去。


 


然后猜猜她发现了什么?一个不听劝告的小屁孩正和一个极端危险的人类在独行桥上进行一场“友好”的谈话。然后在她赶到阻止之前,没有双臂难以维持平衡的怪物便以一个难度系数极高的动作给谈话画上了句号——


 


他在这条狭窄的吊桥上滑倒了,仅靠着嗑在吊桥边缘的门牙堪堪让他不要掉下深渊。


 


“‘球米’!”黄色条纹衫的怪物含糊地嚷嚷,“‘偶’要‘道’下去了!”


 


安黛因条件反射地冲了几步,然后在看到对面也向她冲来的人类时顿住了脚步——她担心在自己将怪物孩子拉上来的时候,这个卑鄙的人类会抓住她的破绽偷袭她,就像故事里其他人类那样。


 


而对方也和她一样顿住了脚步,脸上那平静无波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愈发可疑。


 


“‘球米’!!!”怪物孩子的尖叫让安黛因重新迈开了脚步,以一种极其缓慢而谨慎的步速向怪物孩子跨去。与此同时,那个人类也用同样缓慢的步子,一步步地接近。


 


一步。


 


“‘偶’……‘偶’要‘吭哧’不住了!”


 


两步。


 


“‘球’……‘球米’……”


 


三步。


 


“‘偶’、‘偶’不行了……”


 


“!!”


“……!”


 


就在怪物孩子支持不住下滑的瞬间,安黛因加快了脚步想要抓住他,但是对面的人类比她速度更快。她飞扑上前,趴在吊桥边缘揪住了黄色怪物充满弹性的脸蛋,这差点把她一块带下去。但最终,他们的双腿还是站回了桥面。


 


感谢阿斯戈尔。安黛因在头盔下松了口气。


 


“你……你救了我。”怪物孩子望向条纹衫人类的眼睛闪闪发光。


 


啊哦,这可不是好征兆。安黛因把刚吐出来的气又吸了回去。


 


“嘿、嘿!Yo!安黛因!”恐龙小怪物气势汹汹地岔开双腿,霸占在这条狭窄的吊桥的两侧,挡住了他身后的混账人类,“你、你如果想要伤害我的朋友,就要先过我这一关!”


 


噢——好极了,还真是真他妈是好到家了!又一个被狡猾的人类蒙骗的怪物!


 


黑色的头盔遮住了她的白眼。皇家守卫队队长后退了一步,两步。确定伪善的人类没法在这个距离偷袭她后,安黛因果断地转身向另一条捷径大步疾走而去。她能听到身后传来怪物孩子庆贺的笑声。


 


现在就笑吧,人类。安黛因磨着她的牙齿,她希望那个天杀的人类能快点到瀑布的出口,这样……她就会保证那个人类不会再有机会迷惑任何一个怪物。


 


对试着说服她放弃战斗并不断示弱求饶的人类女孩露出残酷的笑容,安黛因将一柄蓝色的魔法长矛扔向她:“别抖抖索索的了!直面危险,像个女人——呃,孩子——呃,女孩子一样!”


 


*安黛因来袭。


 


*你的求饶示好只会换来她的嘲讽。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查看     求饶


   挑衅


 


*  查看     求饶


 ❤挑衅


 


*安黛因狂笑着加快了攻击速度。


 


*真是聪明的一步棋啊,聪明得不得了,对吧?


 


*HP 20/20


 


*安黛因对着一块岩石来了一个背摔,就因为她能。


*如果你不想成为下一块岩石的话,你最好赶紧战斗。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查看   ❤求饶


   挑衅


 


*安黛因狞笑着在脖子上比划着。


 


*她不会听你说话的。


 


*HP  20/20


 


*你没法一直躲下去。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  战斗   行动    物品  ❤仁慈


*❤宽恕


 


*安黛因想起了她的朋友,用拳头击碎了一块岩石。


 


*你看不到任何她会听你说话的征兆。


 


*HP 20/20


 


……


 


这是个狡猾而且脚滑的人类,安黛因的攻击几乎难以碰到她!但是仍然,地下世界的女英雄并不放弃。她不断攻击着,不断进攻着,就像这个竞技场呼啸的寒风一样,永不停息!


 


最终,在这怒涛般的攻势下,积少成多的擦伤变得无法忽视,回复道具用尽的人类不再用她无用虚伪的示好请求她的宽恕,而是慌不择路地向瀑布出口跑去。


 


安黛因对此虽然有点吃惊,但并不是非常意外,毕竟人类都是些卑鄙狡猾的渣滓!她拔脚追了上去,沉重的盔甲减慢了她的速度,可追上有些力竭的人类孩子还是足够的。


 


一次次多余的躲避,一次次无用的求饶,一次次懦弱的逃跑,追逐在HP愈发低下的人类身后的安黛因能感觉到她身周的气场正在渐渐改变。


 


闻起来就像一个即将撕破假面的人类。


 


女英雄嘴角挑起了兴奋的笑容。杀死一个只会逃跑求饶的人类懦夫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但是杀死一个会反抗的人类战士,那才是值得被后人书写的英雄事迹!


 


只要,再加一点压力——


 


一道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有些气喘的人类从口袋里掏出铃铃作响的手机,视线为难迟疑地在显示来电人讯息手机屏幕和安黛因身上摇摆不定。


 


而身为光明磊落的皇家守卫队队长,安黛因停下了追击的脚步,抱胸不耐烦地用脚尖拍打着地面,昂昂下巴示意对方自己准她接个电话,并保持了一段不会侵犯她隐私的距离。


 


对方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紧紧压在自己脸颊边,将老式手机漏出的声音都被那别着头发的耳朵收了去。


 


人类女孩仔细听着电话对面传来的声音,抬手攥紧她脖子上那条令安黛因眼熟的红色围巾。然后安黛因发现,在她身周本来开始凝聚的战意慢慢消散,她再一次变回了那个懦弱的、只会逃跑的人类。


 


这让女英雄发出了挫败的怒嚎,向着收起手机重新逃跑的人类女孩追去。在她前方是通往热域的出口,安黛因记得在那有一个皇家哨兵的哨站——希望那个懒骨头不要在这个时候翘班!


 


感谢阿斯戈尔!他没翘班!


 


——但他该死的在睡觉!!


 


安黛因发出了懊恼的低吼,但当她发现人类女孩的脚步也因为看见那个哨站而放慢、并改变方向向打着瞌睡的骷髅跑去时,便立即将这不愉快的插曲抛到了脑后。


 


“你想都别想!!!”在空中召出魔法长矛,安黛因向企图挟持熟睡的哨兵的人类发动了自己最强的攻击。


 


保护地下世界居民的决心让这次攻击的伤害达到了最高值。


 


*HP  0/20


 


无处可躲的漫天枪雨将条纹衫女孩的HP降到了零点,被削弱到极限的灵魂终究无法继续将怪物的攻击抵挡在躯体表面。然后下一支从天而降的正义之矛穿透了她的胸膛,让一只手已经搭在哨站台面上的女孩被钉在了原地。


 


她看上去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在另一支长矛扎穿她的咽喉之前,只有血泡破裂的声音从她喉咙里冒出。


 


 


噼——咔嚓!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