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UT/SF】两个梦 其一

河髤:

*首先感谢 @明安落华 的小甜饼给我的灵感!(/≧▽≦)/
*渣文笔逻辑混乱瞎写一通
*四千三百多字以前的四倍多我好开心!成就感max!
*糖?



    如果这只是个梦……
   
    如果这只是个梦!
   
    你发现你扼着自己的脖子因呼吸困难而醒来。
   
    四周一片漆黑,你坐在一张床上使劲喘气,伸手一摸,满头都是冷汗。
   
    你的记忆一片模糊和错乱,但你依稀记得自己本不该身处这个陌生的环境。
   
    待双眼适应黑暗后,你观察着周围。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应该是给家里的孩子住的。一个衣柜,一张书桌,一个装满各种漫画和故事书的书架,还有一扇占据了大半面墙的挂着深蓝色窗帘的窗户。
   
    蓝色……
   
    你似乎想起了什么。
   
    “滴答、滴答……”
   
    黑暗中异常清晰的挂钟的声音打断了你的思路,吸引你抬头去看它,指针显示,现在是晚上十点。
   
    你打开灯走出房间,有被调低的广告声传来,客厅里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在看电视。
   
    发觉你的存在,她惊讶道:“你怎么醒了?”
   
    有人告诉你,这是你的妈妈。
   
    你下意识接受了这个事实,然而内心深处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是我吵醒你了吗?”
   
    女人的声音很温柔,她关切地问着你,有股隐秘的力量压下了你心里的躁动。
   
    "没、没什么,我有些口渴。"
   
    “好吧,喝完快去睡觉。”
   
    你听从了她的话,竟然真的去喝了水,然后回到房间躺回床上。
   
    睡吧。
   
    有个声音说。
   
    你的呼吸逐渐平稳,意识朦胧间,有一个模糊得认不出是谁的声音,在你耳边低沉温和地响起——
   
    ‘’好了,故事讲完了,做个好梦,kid。“
   
    你睡着了。
   
    翌日早晨,你睁开眼后,下意识去看地板,好像真的以为有人在你睡着后悄悄把一个派放在那里。有什么因此突然躁动起来,你皱着眉头为此感到疑惑,可还是什么也没想起来。
   
    “快来吃早餐。”
   
    “好的。”
   
    “上学要好好听课。”
   
    “知道了。”
   
    怎么回事?
   
    你在心里问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记忆仿佛有一大块被挖空,你感觉那里有什么无故失踪了,导致你觉得周围的一切什么都不对,哪里都不对。
   
    我忘了什么?
   
    你盯着眼前的一盘意面发呆,半晌没有开动。你挑起一簇塞进嘴里,味道棒极了,你机械地咀嚼着,不明白心底的失落是什么。
   
    午餐时间,食堂里熙熙攘攘一片,学生或三三两两端着餐盘坐在一起,或孤零零一个夹杂在其中。
   
    你抬头愣愣地去看那些学生,明明每个人就在眼前,可你却看不清他们的脸,听不清他们的话。
   
    “嗨!你们知道那个传说吗?”
   
    “天呐!他又要说了那个老掉牙的故事!他有失忆症吗?”
   
    “爬上伊波特山的人都再没回来是吧!你有什么新内容想说吗?”
   
    伊波特山...伊波特山....
   
    你无自觉地默念着这个词。
   
    “嘿嘿,我听见个传闻,又要有个不怕死的人去了伊波特山......猜猜看发生了什么?”
   
    “还能怎样?难不成那个人回来了?!’‘
   
    “不仅回来了!那个人在山上进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口,他本以为或许那里面就是被赶走的怪物生活的地方,可是你知道吗?他什么也没看到,没有怪物,甚至没有一点活着的生物的痕迹。”
   
    怪物......
   
    你突然倒抽一口气,头好像要炸开一样的痛,无数碎片形成风暴在脑子里翻搅着。
   
    “不会吧,只是传闻谁知道真假.......”
   
    不!天呐!
   
    你惊恐万分的站起来。
   
    对!怪物们呢?!它们去哪儿了?
   
    “frisk!你要去哪儿?”
   
    那是个对你说她是你的好朋友的女孩,可你现在不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他人告知自己的话了,你知道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女孩,也不认识那个所谓的被称之为”你的妈妈“的女人。
   
    所以你没有理会她,你开始怀疑周围一切事物的真实性。
   
    被校门拦住直到放学时间终于到来,带着即将耗尽的耐心你径直离开这所学校,赶回那个“家”里。
   
    “frisk,你回来了?“
   
    你选择性忽略了这句话,上前询问她。
   
    “你到底是谁?”
   
    她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记得在昨晚之前我不在这儿。”
   
    尽管记忆还有些混乱,可你非常肯定地确认在你身边如同妈妈一样照顾你的是toriel,而不是眼前这个陌生人。
   
    “怪物们呢?他们去哪儿了?”
   
    你认为这个陌生人一定知道些什么,而后来也告诉你她的确知道很多东西。
   
    “怪物?”她看起来有些惊讶。
   
    “……”
   
    “frisk,看来我得少给你讲点那些虚假的睡前故事了。”
   
    短暂的沉默后这个女人居然带着些无奈地对她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可怜的孩子,你应该是分不清梦和现实了吧。”
   
    女人一边自说自话着,一边眼睛直直盯着你,她的声音依旧很温柔,可你却突地感到后背发寒。
   
    “你要知道,怪物的传说和那些童话里魔法一样,都只是个故事啊。”
   
    “你说什么……”
   
    “时间不早了,快去睡吧。记住,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
   
    可现在才刚过六点……你愣住了。
   
    你注意到窗外的天空已经完完全全的暗下来了。
   
    “……”
   
    “回你的房间去。”
   
    对方看起来异常强硬,但你不愿就这么轻易妥协。
   
    更何况你想到了对方不暇思索所下的判定。
   
    童话?故事?都只是个梦……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你默念着这些话感到胸腔中仿佛涌出一把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咬紧牙,冷冷地盯着她。
   
    “他们去哪儿了?”
   
    “……”
   
    这时女人的脸色已经显得阴冷无比。在电灯闪烁几下惊得你一颤后,整个室内的光线也突然变暗。
   
    片刻的沉默你几乎以为空气快凝为固体,你就要窒息死亡。
   
    她突然笑了。
   
    随之重复了一遍你的问话。
   
    “他们去哪儿了?”
   
    你不自觉流下一滴冷汗,握紧了手指。
   
    下一秒你听到的内容仿佛一道闷雷炸响在你耳边。
   
    “他们都在你手下化为尘埃了。”
   
    女人的声音非常平静,却让你的大脑在那一瞬间暂停运转。
   
    “你在胡说些什么?”
   
    你错愕道。
   
    你肯定她在说谎,可这时你几乎只能听清自己的声音了。
   
    最糟糕的是一直到现在为止你还是记不太清昨晚醒来前的经历。
   
    “不然你是怎么回到地面的?”
   
    对方游刃有余地继续发问。
   
    “这……”
   
    “这就是一切的真相。”
   
    她每一次开口,都使你好像被一块巨石狠狠砸中,一下,又一下。
   
    “frisk,我知道这很残酷,你发现你想要的完美的结局都只是你的幻想……”
   
    你盯着她的眼睛,身体不自觉颤抖着。尽管你错觉她那张可怖的脸突然变得很柔和,可你依然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着,等待她的下文。
   
    “但是你可以不用接受这些,只要你愿意,不管是残酷的现实还是美好的幻想,它们都可以只是一个梦境。”
   
    女人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试图诱导你说出她想要的回答。
   
    “只要你承认,一切都只是梦……”
   
    “frisk……”那语气里好像有一丝期待。
   
    她一步步的缓缓靠近你,你想要退后却动不了。
   
    她把手伸出来想要握住你的手——
   
    “我不要。”但你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这句话。
   
    你直接了当地拒绝了她。
   
    她的动作突然僵住了。
   
    轰轰轰!!
   
    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响,又好像刮起了台风,你站在屋子里感到地面都在抖动。
   
    “!!”
   
    你突然瞪大眼,内心惊骇万分——
   
    就站在你面前的女人整张脸都扭曲掉,并非夸张的形容而是字面意思上的五官全都扭曲掉了,它的身体也开始融化。对,你用了“它”,你不能相信这是个人类了。
   
    “frisk……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呢?!”
   
    这个东西近乎癫狂地质问着你,这时你都找不到它的嘴在哪儿,那些衣服和肉体也混合在一块儿了,很快如同无数粘稠的液体顺着身体轮廓往下流动,最后渗透到地板下。
   
    你惊恐地看着这些变化,吓得直往后退。
   
    “好啊!既然你想要那些怪物!那就去找啊!!”
   
    紧跟着大门被一股力量嘭地砸开。狂风猛烈地灌进来,吹得你一下睁不开眼。
   
    再去看那东西它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怔怔地望着大门外黑漆漆一片的世界,这才浑身脱力般一下坐到地上。
   
    黑暗渐渐漫进屋子里。你抱着膝盖躲在沙发后面。
   
    不知过了多久,你才去小心翼翼地从记忆里取出一段完整的画面来——
   
    你和朋友们站在山顶上,遥望着远方的落日,视线中整个世界都笼罩在那光辉下,沐浴着夕阳的余温。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那才不是个梦!
   
    这就是你坚定地相信这都不是真的、你没有杀死他们的理由。
   
    无边的金色,无边的红色,温暖得让人忍不住流泪。
   
    于是你控制不住滚烫的泪水滚出眼眶。
   
   
   


   
    茫茫夜色里,你带上手电筒和一些必要物品奔向伊波特山。
   
    你必须从新回到那里,回到最开始的地方,你需要证明你被告知的一切都是假的!
   
   
    令你惊讶的是刚踏出门你就瞥见了不远处的伊波特山,而那里原本什么也没有。
   
    好像确认了你已经不在屋子里,身后的房子突然轰然倒塌,它倒下的废墟也很快融化成一摊液体。
   
    空间扭曲,时间错乱,视线之中唯有伊波特山还保留完整。
   
    你向着山顶进发,不断前进着,甚至没有中途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刷啦啦!”
   
    暴雨劈头盖脸地砸下,你措不及防的被冰凉的雨水包围,可你不能再去找一把伞为你挡雨。你知道有东西在阻拦你,它想要停下你的脚步。
   
    步伐越发困难,满路泥泞使你的鞋被裹上一层厚厚的稀泥,每一步都有打滑的可能。
   
    可是越靠近目的地你的脚步就越发坚定。
   
    无数落叶被狂风卷起飘到空中,它们刮过树林汹涌地冲过你,密密麻麻一片铺天盖地的挡在你的前方。
   
    你告诉自己直到你看到那个熟悉的洞口前没有什么能再阻挡你向前的脚步。
   
    “哗啦啦!”
   
    漆黑的树林中有什么在蠕动着嘶声尖叫,犹如一根根尖刺刺入你的耳朵。
   
    刮过的风强的可怕,使你一个趔趄不小心倒在泥泞中。
   
    “留在这里!”
   
    那些声音叫着。
   
    “留在这里!”
   
    你用左手撑起身体,明知道雨水很快又会淌下来还是抹了把脸。你茫然不解地望向黑暗中不知何方的那边,从尖叫声中隐隐听到了夹杂其中的与众不同的声音,它们是那样熟悉又亲切,使你忍不住停下所有动作去费劲地辨认它们在说什么——
   
    “……你喜欢奶油糖还是肉桂呢?”
   
    听清楚后,你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个微笑。
   
    然后你立刻艰难地站起来,不管满身都是泥水。


    “papyrus是最伟大的!”
   
    狂风依旧强劲,刮得你睁不开眼睛。
   
    “那个、我挺讨厌用电话聊天的……”
   
    模糊的视线中你已经能看到洞口了。


    这时所有声音都已经是从身后传来的了,可你依旧笔直地向着前方迈步。
   
    “你从未得到LOVE,但你得到了爱。”
   
    “……”
   
    你想到很快就能又听到他们对你说话了,这使你扬起了笑容。
   
    你充满了决心。
   
   
   
   
   
    你终于来到那个洞口前。
   
   
    没有月亮的夜晚,没有光亮,那里面什么也看不到。
   
    一切终于都安静下来,再瞧不见刚才狂风暴雨的踪迹。
   
    你早已精疲力尽,可你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休息上。
   
    下一刻,你纵身一跃,疾风穿过你的脸庞,扬起你的发丝,黑暗中传来淡淡的花香,你感受着坠落的感觉,仿佛一切都如同最开始一样。
   
    你跳下去,金黄的花朵接住你,无论多高都不会让你受伤。
   
   
    一瞬间眼前绽开一道暖光,下落的身体停了下来。
   
    一个穿着深蓝外套的骷髅接住了你。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个噩梦而已。]
   
   
   
   
   


    你从温暖又柔软的床榻上醒来,窗外太阳的光芒刚刚照射进来。
   
    sans坐在你的床边,因为你已经睡了一整天了大家都有些担心。
   
    你下意识地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骷髅的身体没有温度,可你拥抱着他,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kid?”他被你惊吓到了,接着为了安抚你伸出手拍拍你的背。“你是做噩梦了吗?”
   
    你眼里噙着泪想,那真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噩梦,可我现在终于醒了。


    “sans……”
   
    他正试图抱着你,听到你叫他后问你怎么了?
   
    “我爱你!”
   
    你看见骷髅瞪大了眼眶,张着嘴似乎要说什么,却一时被你的惊人之举震慑住。
   
    “我……”
   
    可你没得他说完,就毫不留念地从他的怀抱里出来,撇下他一骨,嬉笑着赤脚跑到外面去,去找每一个怪物。
   
    “toriel!我爱你!”
   
    “这孩子是怎么了??”
   
    “papy我爱你!”
   
    “frisk真的生病了?”
   
    你毫不吝啬你的示爱,对每个怪物都来了一遍。
   
    并附加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我爱你们!”
   
   
   
    “……”
   
    “嘿兄弟!发生什么了?你看起来不太好。”
   
    他搭在对方肩上的手被啪地打下去。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