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时间线之外。J

UnderHogwarts:


“我们见过面吗,小家伙?”
“……并没有。我第一次来这儿挑选魔杖,先生。”
Frisk完全没有想过这次的重置会直接拉回入校之前。
她醒来的瞬间觉得有那么点亏——梅林知道她为什么不去记一下有些考试的答案?


但这并不是重点。


她觉得这里的氛围有些奇怪。不光因为是相较最早的时间线上更昏暗的光线,更多的是……
碰撞、挤挨着,有什么发出的轻微颤抖。
“哦……神秘的客人。你听见了吗?那些魔杖发出的声音。”
她沉默了。


“你的确是来找一根特别的魔杖的,不过你得等一会儿。”
苍老的店长推着眼镜拿复杂的目光看着她,让Frisk有些迷茫。眼瞧着那乌龟怪物拐过弯消失不见,她绕进半开式的柜台里,跟随着不算清晰的记忆翻找起那大堆大堆的废品。
没能找到她拥有过的魔杖,但她翻出了一个眼熟的红丝绒的盒子——Frisk记得那是个很漂亮的小家伙。
抽出藤木魔杖握在手里。Frisk感受不到之前那机灵得和飞贼一样的情绪——更别说抓住它——现在只能感受到它的……
迷茫。
不仅仅是魔杖对她的,更多的是她自己内心深处的无措。


她感觉到魔杖在哭。
不只是这一根,而是几乎所有的魔杖。
  
  
Frisk明白这条世界线已经不一样了。
  
  
——虽然这可能是我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帽子的错觉,不过我觉得我见过你很多次,孩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去格兰芬多,先生。
——别太急躁了,姑娘。我必须得先夸奖一下你那优秀的大脑封闭术,很久没见过你这样的孩子了,上一次……是一个骷髅。哦,当然,我依然希望你们能放轻松些。
——你是说Sans?
——你知……
黑暗里突然一片沉默。
——你窥伺到了我的内心?
——不得不说……是的。刚刚你心里的牢笼破碎了一角,让我得以看到了一些。
——……
——现在的你已经不再适合回去那里了,勇敢有的时候不能解决一些事情,你自己也是明白的。
——等等……!
——如果有机会,我欢迎你和我聊聊。
“斯莱特林!”


Frisk快速地将脑袋上的帽子又拉了回来,但无论她再怎么呼唤,都是没有回音了。
“Friskie童鞋还嚎吗?泥该去泥的藏桌惹!”
Temmie校长顶着高高的巫师帽看过来。
“……我没事,谢谢校长。”
她只得走向那张墨绿色的长桌。稀稀拉拉的掌声远没有Frisk记忆中的温度,落差让她有种差异上的冷,忍不住做了个裹袍子的动作。


“呵,不就是个怪物家带出来的孩子吗?”
“叛徒。”


她无心去理会,只是安静地坐在长桌的最尾端,掏出魔杖在手里翻覆端倪。
整段木材端在手里只是一片惨白。它甚至是一个半成品,本该有的花纹却没能刻下。
她牢牢抓住它的时候,只有恐惧会在心里蔓延。


它叫嚣着“存活下来”。
她答应了。


“冷杉制成的魔杖有个不成文的绰号,叫'幸存者的魔杖',而且它的魔法波动让我很怀念……嘿,我觉得你会和我很——”
她听到Chara的声音。现在她是个斯莱特林,Chara便没什么阻碍地直接缠上了她。
“Chara。”
Frisk开口打断了那个试图继续喋喋不休的幽灵。
“我不会打破屏障的。”
“梅林的臭袜子,你想都别想。”
“想都别想。”


她重复了一遍,表达自己的决心。然后她再也不去看那个瞠目结舌的幽灵,转而努力地对付盘子里的小羊排。
因此Frisk错过了那个揣着一支缀有火色宝石的魔杖、正看着她的骷髅的眼神。

评论(1)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