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sf向]《位面之后》——100粉贺文!

刀子……

Spark是火花:

《位面之后》——100粉贺文


underplanes au!不懂设定的可以看标签!


有一点点蹦坏……


这是1篇,还有后续,我等200粉再写[滚吧


sf向,frisk女性设定


@木框框  @楊恩1995 你们的位面来啦!!


垃圾乐乎垃圾分段


文笔ooc


这些东西并不会发生在主线!!!!!!【可能吧





系统sans不喜欢待在太过黑暗的地方,因为那里通常代表着危险和麻烦……其实吧,他也不想在自己的宿主面前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怕黑。


但现在他不得不站在这个没有窗户的杂物间里,如果他有血肉的话,他现在的眼睛可能已经充满了血丝。


这个骷髅已经盯着他的宿主好几个小时了,虽然现在也不能再称得上宿主了……哪个宿主连自己的系统也不认识呢?


卷发少女蜷缩在房间的一角,瘦得已经可以视为皮包骨头,身上没有几处完好的皮肤——割伤、撞伤、砸伤、还有几处打着绷带的,没有愈合的伤口。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骷髅sans造成的。
……
系统只不过是做了他应该干的事情而已。


当他第一次布置少女去除掉其他位面的错误的时候,那个人一路上沉默不语,好像卷发都要被这凝重的空气拉直了。


sans起初还担心她没有杀人的经验,他害怕这个太过善良的少女会拒绝这个任务,但结果让他大为震惊的是,少女及其流利的闪避动作和一次次完美击中他人的要害使得这一切像一场……舞蹈。


震惊归震惊,他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宿主有过什么不等于嘲讽的夸奖,这次当然也一样。


少女看着敌人在面前化为灰尘,她颤抖着伸出手,不顾系统阻拦坚持要把那些灰撒在这个怪物之前最喜欢的事物上,要给自己亲手杀死的家伙一个葬礼。


系统嘲笑她虚伪,嘲笑少女泛红的眼眶和泪水是鳄鱼的眼泪。骷髅丝毫没有感觉自己的话有多过分,他觉得那一天自己的宿主对于杀人这件事如此娴熟,就是暴露出了自己是披着羊皮的狼的本性,他被她之前的善良外表欺骗了。


那些如利刃的话语割开了少女的心口,简单的葬礼过后她像是被针缝了嘴一样,除了系统实在是受不了他这态度大声训斥她时才会吐出一个沙哑的单音节。


她身上一切的一切从那一天起像是被灰尘覆盖了,憔悴得发暗,没有色彩。


接下来的几天还有这样的任务要做,sans知道她一个人也可以索性就不跟着去了。但又害怕她下不去手就给了个一星期的时限。


"时间到,不是他死,就是你死——"


结果就是宿主在剩下几分钟的时候才完成任务,还在考虑要不要加时的系统看见她又一次风尘仆仆地回来,手上还带着什么东西。


可能是她任务目标的遗物吧……


少女独自回到房间,躺在沙发上的系统很无耻地飘到她的门口,听见她抽泣和自言自语的声音,那包含愧疚和疲倦的呜咽说明这个孩子内心对这件事很自责。


系统想,这说明她的心还是善良的,这样很好。
至少在这她没有欺骗他。


后来几次,系统就放心地让她去了,连时间限制都没有。
直到那一长串的错误名单都一个个消失了,除了……最后一个。


一个其他位面的frisk。


frisk接取了任务以后,在门口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系统。
他还是那么懒散地躺在沙发上,不是刷手机就是玩游戏,黑色的风衣被他当被子盖。


宿主小姐突然感觉这个sans离自己那么遥远,这么一段长时间的相互沉默使他们的关系僵到不行,现在……离这种病态生活结束就差这么最后一点了。


但他们回得去吗?像朋友一样?


哪个sans会和这一个LV这么高的frisk继续做朋友?


哦不对,她没有LV,没有LOVE,得不到EXP。她没有存档,没有重置,甚至连属于自己的世界都没有。


她只有一个系统。


"这个任务之后……你可以开除我吗?"


她不配待在这个系统身边,他需要的,他喜欢的,是和所有sans一样的,那种永远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的frisk。不是这种沾满了灰烬,攥紧匕首的frisk。


她发现自己根本不想听到sans的回答,就拉上黑色连帽衫的帽子低着头逃走了。


"你有地方去吗?恶心的位面杀手?"


系统在听见关门的声音以后才放下手机,还好frisk没有发现自己只是一直在看手机锁屏,不然又要被笑话一阵子。


这次任务frisk做得太久了,久到sans开始自己打扫屋子,虽然是打电话叫papyrus来干大部分工作而已。


sans不想去找她,自从那一天他看见她娴熟的战斗技巧时就让他够难受的了。


可能就和那些PE的sans突然想起来自己眼里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frisk打过GE一样。


frisk独自出一次任务,去杀一个人,去了6个月。


那天sans在其他位面和别的sans在烤尔比痛饮,突然任务栏告诉他frisk完成了任务。


系统sans连钱都没有付就踩捷径走了,另一个sans因为今天是系统请客所以也没带钱,通知一下以后另一个sans会付账后也踩捷径走了。


系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见到宿主会在这个地方。


少女的身上满是血,她跪在一片回音花里,卷发下的眼睛已经没有焦距了。


地面上的骨刺穿透了她的腹部,但是她还没有死去。


她抱着另一个frisk的尸体,两个人的血混在一起,卷发frisk把额头贴在直发frisk的额头上,如果不是另一个看起来已经死透了,她们看起来就像一对亲密无间的双胞胎姐妹。


sans发现她的手上还有灰尘,一件蓝色的破旧的连帽衫在不远处堆着。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回音花们不厌其烦地重复这些话。


系统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这个世界不单单只有一个错误的frisk,还有一个错误的sans。


他的宿主不是没捅过sans,但那是趁其不备的偷袭,如果遇上这么一个连实力都不清楚的sans……要去杀死那个骷髅拼尽全力保护的frisk……


六个月,她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卷发少女因为没有死透还不能使用复活技能,如果想带走她只能让她先恢复正常。


系统出手了。


他是第一次用自己的骨掌扭断少女的脖颈,甚至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接触到她纤细、脆弱的脖子,卷发少女几乎没有痛苦地再一次死去了。


她倒在另一个frisk的尸体边上,她们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相似——


哦不对,她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可能因为这一段时间使用这个被动技能太多次了,原地满血复活的少女没有醒来。


系统sans迟疑了一下,他缓缓蹲下去抱起血泊中的宿主,留下这个位面的frisk和sans待在这一片回音花田里。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回音花们疲倦且劳累地重复这些话。


醒来的frisk变得很极端。


sans几乎每一天早上都可以听见时不时一声决心破碎的声音。


她在尝试自杀,她不记得她有一个系统,她会对着系统sans大喊对不起直到自己的嗓子无法使用,她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每一天都神志不清。


像个疯子。


所以系统开始寻找解决的方法,他把frisk锁到了空无一物的杂物间,因为她把自己的房间弄得到处都是血。


他欺骗papyrus那个人类离开了自己,并且叫他不要再来人类的房子那了。


他欺骗papyrus自己因为失去了最好的朋友而十分伤心。


他赶走来探望frisk的骷髅小姐,赶走了其他位面来的人。


frisk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她开始失去决心,每一次自杀复活后会有伤痕残留。


她开始撞墙,以至于sans不得不把她固定在什么地方。


她开始咬舌,以至于sans不得不让她在昏睡中度过大部分时间。


她在睡着的时候像一只安静的猫咪,蜷缩在房间的一角。这是没有安全感的人的睡姿,sans这么想。


他蹲下来,温柔地抚摸少女脸上的伤痕,青的,红的,紫的,黑的。


都是让人苦恼的颜色。


sans累了,他需要小睡一会。


然后这个骨头架子在frisk身边坐下,靠着墙闭起了眼。


"晚安,我亲爱的宿主。"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