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J的魔法手札 P2。冥想盆略影。Christmas

UnderHogwarts:


“Chara,明天你附身在我身上吧。”
“啥????????????”


温暖的被褥里,严肃脸的Frisk和懵逼脸的Chara面面相觑。
“Frisk,你再说——”
“明天你附身在我身上吧。”
Frisk打断了幽灵小姐的话,平板无波地重复了一遍。
然后眼瞅着Chara的颜艺脸冒了出来。


“……我假设你的大脑回路没有被Sans那个懒骨头塞满的话,你怎么会提出这种建议?”
“Chara!?和你说过很多次,我只是敬仰他!”
Frisk有点羞恼地去拍她的脑袋。
碍于时间,她的声音并不大——她也明白自己没法直接攻击到这个早该去侍奉梅林的混账幽灵。
“开学回霍格沃兹的路上你就别想吃到巧克力蛙吉特了。”
“Frisk……!”
这回换成Chara带有恐吓意味地挥了挥她的拳头。但很快,她的态度也软化下来,带着一股困倦的意思。
“附身一天的话对你的损伤很大的。”
“没问题的。”她顿了顿,“明天就是圣诞了,我想让你……嗯,感受一下节日氛围?就当是我给你的圣诞礼物了。”
“……该死,我居然有点感动。”
“别多想,只是为了让你感受一下这个世界的美好,趁早打消你那想毁灭世界的念头。”
梅林的臭袜子,她应该想到的。幽灵小姐抹了抹停不下来的眼泪,正准备开口反驳——
“不过,圣诞快乐……Char……”
“……梅林在上,你该睡了,Frisk小姐。”
回应是一连串几不可闻的“z”。
“………………啧,圣诞快乐,Frisk。”
Chara帅气地一转身离开了卧室。


“噗嗤。”
来自并没有睡着的、躲在被子里偷着乐的Frisk。


早上,短发的姑娘是闻着奶油糖的味道醒来的。睁开眼,她刚好看到了蹲下身准备将派放在地上的Toriel。
“早上好,我亲爱的孩子……我把你吵醒了吗?”
她愣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那太好了,”王级怪物站了起来,“干脆洗漱一下,来客厅吃吧。”
“……好。”


“……Frisk,我都开始羡慕你了。”
【收敛点Chara,这是我家,不是霍格沃兹随便哪条没人的走廊。】
Frisk——现在应该叫Chara——的脑子里冒出了属于身体原主人的话。
只穿了一件衬衣的Chara在木制走廊上晃晃悠悠地踱着步子,她有些大声地自言自语着,要是Toriel在这儿,可能会觉得她的宝贝女儿得了什么病。
“我说Frisk……你们家花真多。”
“我妈妈喜欢这些。”
“我不喜欢。”
她赌气似的快步跑向客厅。
“对了……圣诞节不应该是姜饼屋和热可可吗?”
【你是说妈妈的派?那是我们家的传统……不过看来你挺喜欢圣诞的。】
“哦,住嘴吧Frisk!”


然后一路跑到客厅的Chara就收获了一个拥抱。
“圣诞快乐,Frisk。”
“……!!哦,你也快乐……妈妈。”
被吓得一阵激灵,Chara的手几乎已经摸上了腰间的魔杖,在反应过来后才赶紧放下。别扭地回应了一句,Chara却愣住了。
【回抱她呀。】
Frisk的声音鼓励着她。
真是啰嗦死了!有点恼怒地咬着嘴唇,Chara用力地双手一搂,袍子温暖的温度让她一瞬间失神。
“好了,我想比起和我这个老女人拥抱,你更想先拆了来自你朋友的礼物?当然,我也准备了一份,就在那里。”
Toriel松开了她。Chara再反应过来居然有些……失落,她只得强打起精神,像Frisk平时做的那样露出笑容。
“好的……妈妈。”


她坐下来面对着客厅角落,这里立起了一棵高大的雪松,挂了许多花朵的装饰——Chara其实并不喜欢——以及满地的礼盒。
【你确定让我拆?】
【没错。】
“好吧。”
她捡起一个黄色的礼盒,随即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这是什么东西……”
【我想这一定来自mk——那个黄色的小怪物,记得吗?他一直很喜欢Undyen,而且他的变形术也很不错。】
【而且擅长附魔,这上面有很浓郁的魔法气息——很像是一次性的保护咒。】
【Chara你真厉害。】
【我以前可是年龄最小的级长。】
两指撵着蓝色长矛图案的项链,Chara嫌弃地翻看了两下,却还是把它带到了脖子上。不适应地晃晃脑袋,她咂了咂嘴又开始拆别的箱子。
“哦我伟大的梅林!!”
她看到了一盒彩色的意面,Chara甚至能以梅林的魔杖起誓她看见了意面周围形成了黑洞一样的领域。她用最快的速度关上盖子,这才喘了一口气。
“这……。”
她拆出了一份Mewmew的手办,Chara选择不做评价。
接着她拆出了一件一看就是Toriel送的毛衣,黄绿条子的。Chara嘟囔了一句“还不赖”,便在Frisk低声的笑中红着脸套上了。
然后是一瓶看起来就极为草率的番茄酱……
【你看起来没戏咯。】
【你别误会啊!!】
一袋足足有两磅重的狗粮。Chara看了眼署名,记得那是一只看起来很高大但其实就是只小狗的怪物——梅林才知道这个袋子是怎么被塞到这个巴掌大的盒子里的,她第一次甚至没能把它抽出来!
小小的蓝色盒子来自Shyren里装着一套音符主题的书签,点一点还会发出一段好听的旋律。
“至少还有点正常的东西……”
她的手伸向了最后一个箱子。
是一顶呢子尖帽和一本用薄塑料纸包着的、卡在帽子里的书。仔细检查了盒子里里外外,除了四张AKQJ的扑克牌,她只看见了一个花体的字母“L”写在盖子角落。
帽子暗红色的缎面上缀了一颗金属四角星,显得很精神。她撕开了书的包装,刚想看两眼却闻到了一股甜甜的味道——
【这是糖果?】
【看来没错……准确来说是巧克力。】
Chara的回应是咬了一口写着“诅咒与反诅咒”的棕黄色封皮。
“是谁送的……?”
【不清楚。】
她又带上帽子。
然后Chara体会到了久违的分院的感觉。
【很显然,这个自称L的不知名先生买大了一号。】
【别这么说嘛……你总有机会带——】
【你的头和你的大脑一样都不会再长了。】
【Chara!!】
Chara扶起了帽子,这才勉强露出了眼睛。
【Frisk。】
【?】
“……今天,很开心,谢谢你。”


【那没什么,今天可是圣诞节。】
“Chara,圣诞快乐。”
Frisk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觉得充满了决心。
然后她再次被一阵黑暗包围。
“这帽子是没法戴了!!”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