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K的私人密录·冥想盆略影·相遇

UnderHogwarts:


分院仪式在一阵阵掌声中结束了。


Frisk坐在格兰芬多的最前排——后面似乎都坐满了人,而再后面的位置就显得很孤单,事实上她现在确实觉得有些孤单——


大礼堂四处漂浮着蜡烛,一抬头就是如梦似幻的天花板,桌上的盘子里堆满了佳肴珍馐,一派热闹中,她却突然有点想念自己温馨的家和Toriel的派。


但想起Toriel也让Frisk充满了决心,所以她加入他们,开始享用晚餐。


就是……Frisk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几乎一低下头,她就能感觉到些许异样——有什么在盯着她。


Frisk猛地抬起头,隔着远远的餐桌和嘈杂的人声,对上了那个眼神。


她几乎僵在那里——那是,一具穿着斗篷和衬衣,带着笑容盯着她看的……骷髅?


……是怪物吗?


……被Toriel收养之后她多多少少也见过些怪物了,但从来没见过这样外貌的怪物呢。


……嗯?


那个骷髅……去哪里了?


Frisk觉得自己就是眨了眨眼睛,再一回神的时候那个骷髅却不见了,原本他坐过的地方空空荡荡的,这让她心里无端有些发毛。


“heh,kid,你在找我吗?”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很近的地方响起,吓得Frisk一颤。


回过头,那个骷髅就站在自己身后,Frisk张了张嘴,有点不知道要说什么。


“hey,kid,别那么紧张,”他比她高些,带着笑容略低着头看她,冲她伸出一只手,“我是Sans,骷髅Sans。”


“我是Fr……”Frisk站起来和他握手,话还没说完,她和他手相握的地方就传来了十分响亮且令人尴尬的声音,周围人纷纷侧目。


几乎所有不是新生的人都相视而笑,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有个坐得离他们比较近的高年级男生还笑着冲Sans喊:“嘿,又在耍新生吗Sans?”


“嘿拜托,别揭穿我,”Sans朝那个男生耸了耸肩,又把视线移回Frisk身上,把自己手心里的屁垫亮给她看,自己倒是先嗤嗤笑了起来,“古老的屁垫把戏,百试百灵。”


Frisk也跟着他笑了起来——看来这不是个不好相处的怪物嘛。


“Sans你好,”Frisk向他微笑,学着他的口吻,“我叫Frisk,人类Frisk。很高兴认识你。”


“OH!SANS!!!”另一具个子高些的骷髅大跨步朝他们走过来,似乎有些怒气冲冲的样子,“你又用你的捷径,万一撞到人怎么办!你还耍新生!!!”


“oh,bro,这怎么能算是耍呢,”Sans朝那个骷髅笑了笑,扭头使眼色般朝Frisk阖了阖一边的眼眶,好像他和她认识多久似的,“只是个友好的问候而已,对吧kid?”


Frisk朝那个高个骷髅笑了笑,点点头——至少她觉得Sans确实很友好。


“这是Papyrus,我最酷的兄弟,他三年级,”Sans指了指Papyrus,又对着Papyrus指了指Frisk,“她是Frisk,我们的新生。”


“OH!FRISK你好!”Papyrus给了Frisk一个大大的笑容,朝着她伸出手,“我,THE GREAT PAPYRUS,会成为你最酷的朋友!”


Frisk也给他一个开心的笑,努力伸长手臂和他的手相握,随即笑得更开心了——明明骷髅应该是没有温度的,她握着Papyrus的手却觉得很温暖:“Papyrus,我也会努力成为你的朋友的。”


用餐还在继续。


“EMM?FRISK,你身边没有坐人吗?”Papyrus看了眼她身边空着的座位,“别担心!THE GREAT PAPYRUS会像个最棒的朋友那样坐在你旁边陪你共进晚餐的!”


“well,不介意我也加入吧?”Sans笑了笑。


Frisk扭头看了看远处——原本坐在她旁边的Monsterkid正向其他孩子展示用尾巴接拿放东西的过程,看起来他玩的很开心。


“好啊,我非常欢迎。”Frisk冲他们微笑,重新坐好。


两个骷髅一左一右,坐在了她的身边。


——这还真是奇妙,Frisk想,刚才她还一个人都不认识,甚至有些寂寞和忐忑,现在呢,她身边居然一下子多了两个朋友了。


Frisk忍不住笑起来,差点被没来得及咽下的土豆泥噎住。


新生入院免不了要热闹一番——


晚饭结束后格兰芬多的公众休息室里,所有学长学姐都对新入学的他们表示欢迎,也有调人侃着让他们表演节目,当然,更免不了对新生的入学科普——什么骷髅Sans用屁垫把戏耍过多少人啊,哪门课的老师最好说话啊,霍格沃茨“不为人知”的传说和秘密啊……所有这些,Frisk都认真听着,偶尔皱皱眉头或者露出笑容,但无论如何她都足够耐心的听着,表情温和而包容。


公众休息室一直热闹到很晚,Frisk几乎是最后离开的——除了她之外,另一个还没离开的是Sans,原本Papyrus自告奋勇要帮大家收拾玩闹后的残局,但Sans说他来就够,并且把Papyrus赶去睡觉了。


原本Frisk还想帮Sans收拾,但Sans这么说:“kid,我得提醒你,如果你不赶快去睡,明天你是不会醒着度过宾斯教授的魔法史课的——虽然这本来就很困难。”


Frisk知道宾斯教授,刚才的谈天里有人提过他——能把流血千里的大战讲的令人昏昏欲睡的教授实在是让她很担心。


“那我先去睡了,”Frisk往女生宿舍的位置走,回头冲Sans摆摆手,“Sans,晚安。”


“晚安kid。”


停下手里收拾东西的动作,Sans抬头去看那个一点点离开的小小身影。


几乎一下就被分院帽判定为格兰芬多——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不计较他的屁垫把戏给她带来的尴尬;握手的时候为了不让他和Papyrus为她“鞠躬”,想办法迁就他们高于她的身高来和他们握手——善良。


得知他们要坐下后先去看看自己不见了的同伴是否还需要这个座位;自始至终都听着那些学姐学长们没头没脑的“科普”且没有表现出一点点不耐烦;帮他收拾残局——为他人着想,温柔,包容。


就目前来看,老女士,你托付给我的这个孩子确实不算是什么包袱或者负担——


不过时间太短,他暂时只能看到表面。


……


希望她表里如一吧。


Sans用魔法迅速清理完公共休息室,熄了所有的灯,坐在黑暗里的沙发上。


今晚月光格外好,透过墙壁上的窗子映在骷髅眼底,投下一片浅浅的凉意。


似乎是经历了几年,还是时间根本没有跑很久,总之之后的某个夜晚,月光再次如此美好的时候,Sans想起来那时候的想法,不禁笑了——


难得如愿。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