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斯卡李】病症

食用说明:1.cp斯卡李,斯卡哈X李大师
                    2.ooc预警请注意……
接受?那请食用愉快。

那是毫无迹象的事。直到斯卡哈发现李书文许久未曾呼喊过她的名字时,才发现。
“哎呀呀,似乎是妄想症呢,让我看看……具体病症是:有这个病症的人会认为自己亲近的人被一个具有相同外貌的人取代了。 嗯,真是十分有趣的病症……是认识神经出了问题吗……但对英灵来讲应该不会出这种问题的呀……”
自李书文那处获得了“你不是她”的答案之后,强压着武道家到达芬奇处进行检查的斯卡哈和御主得到了这种答案。
“……愚蠢。我没想到你也会犯这种常识性的错误,难道你认为我的实力会不堪到轻易让人替代我的地步吗?”
被强迫坐在洁白病床上的武道家抬起了头,火红的长发在主人被折腾检查了一番后有些蔫蔫地披落于肩,衬得那平日总是带着严肃神情让人不好靠近的脸柔和了些,但它主人的态度却依旧一如既往的冷硬:
“……自是不会。但我们是从者,这样替换来一个一模一样的家伙,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
斯卡哈叹了口气,魔枪在手中微转了一圈,靠近了些,伸出手指向他额间戳去:“书文。你之前也听清楚了,达芬奇也说了,你这是病了,我还是我。”
李书文皱了皱眉,偏头躲开了对方的动作,显得有几分疏离:“我自是知晓这点,但,我无法将您当做她。无论是意识、亦或身体本能都是这样抗拒着。”
说着,武道家顿了顿,嘴角扯开一个弧度
“现在,对您无法产生任何熟悉感的我,大概也为另一人了吧?庄周梦蝶,谁知道您是不是在另外一个时空替换了此处的斯卡哈呢。”
“这种事,只要达到相似度,那么,这样也无任何关系吧?”
“呵呵,如此想来,病的不一定是我。”
一旁的库丘林听着这话抬起头向那人望去,却只见武道家平静如水的表情,没有嘲讽、更没有不满,仿佛只是与人闲谈一般的表情。
——怎么回事啊,这家伙,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真是让人火大!
库林的猛犬这样嘟囔着,看着师父的背影抱着手中的枪,有几分几秒想直接对准李书文攻过去。
但在那之前,影之国的女王先一步动了手,身材高挑的女子直接伸出手攥住了武道家的衣领,空出的手画出的卢恩限制住了其行动。
“御主,书文我暂且从你这里借走了。”
未来得及阻止的御主伸出手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旁边的库丘林就笑嘻嘻地一把揽住了她的肩膀
“李大师他……”
“好啦好啦,安心啦,master,这件事放心交给师父就行喽。我们去狩猎今天的心脏吧。”
达芬奇推了推眼镜,看着远去的两人,放下了手中的纸笔,往椅背上靠着:
“哎……虽然对这种病症原理很感兴趣,但现在看来还是不要去抢病人为好呢……”

直到训练场,大门封锁,解开束缚的影之国的女王转身看向李书文,被拖行至此、一路上意外的未有丝毫挣扎反抗的武者正在活动着手腕。
“是熟悉的路。”
注意到视线,李书文伸出手简单地解释了,魔力涌动,红缨在空中摇晃着出现、银芒寒意刺骨。
凛然的黑眸抬起,如被投入了石子般的湖面一样,平静褪去,暴露出的是扎人的躁动与渴求。
“战?”
与往常没什么差别的邀战,丝毫看不出这男人有患了病的迹象。
“书文。”魔枪于斯卡哈手中转了一圈,枪尖直指李书文的胸口心脏部位,她眯起眼,对上那人面上压抑着的兴奋笑容,轻叹
“这样子精神,若不是太了解你,我都要怀疑你只是想同我战斗而说的那些话了。”
所以,还是有差别的,那些细小的差别。往常的时候,这家伙都是站稳了就直接抽了枪攻上来的,哪会像现在这样压抑着自己战意有礼貌地邀战呢。
真是,分的太清楚了啊。
“只要是强敌,可与其战斗,我之反应皆是如此。”
李书文回答道,就是这样,面对的对手是何身份怎么需要在意,能满足他那身躯饥渴便足以他抛却其他的疑问了。
“……啊啊,真是的。明知道会是这样不讲风情的回答啊。”
朱红的眼眸中无奈之色一闪而过,接上的却是毫无预兆的杀意,紫色的身影如风般闪至他身前,魔枪轻鸣着直接向武道家的要害刺去。
“——那么,开始治疗吧。”
同一刻,银色枪尖也架上了魔枪,扬起的烟尘、飞溅的金红火花之中,黑眸里亮起的光芒如星,自攻势中得到应允的赤发修罗扯碎理性的锁链,露出快慰的笑容。
“治疗……那就请以彻底地杀死我为最基础的目标!!”
“当然,这样让人讨厌的病,剂量不大到能彻底根治可不行!”
无形之气与赤红的魔力在空中碰撞挤压,火焰般的长衫发辫与紫色的长发在气浪中纷飞。
训练室的天花板、墙壁、地板在如暴风雨般毫无喘息之空的交战中不停地抖动哀鸣着。血液飞溅,铁锈气在宛如刀山一般的杀意中弥散开来,石砖钢筋的破裂声、枪舞动的爆鸣之声、如兽般喜悦的笑声混杂成让人血脉喷张的噪音。
直到——
“咔擦。”
只是凡品的红缨枪终于不堪重负地折成两段,滚落于地。
没了阻拦的魔枪在冲力之下刺入李书文的腹部,将他钉在墙上,腹部的疼痛、后背遭受的冲击让武道家眼前一黑,血液冲出喉头,自唇角流出。
在武道家滑落前,自虚空凝结的魔枪狠狠地刺入他的双臂将其牢牢地固定在了墙上。
“唔——!!!”
痛苦的闷哼声从紧蹙起眉的男人唇边溢出,带着斑斑血迹的身体忠实地抽搐着。
哒——哒——高跟鞋出现在猩红的视野之中,武者勉力抬起眼。影之国的女王居高临下地看着衣衫残破、披散着长发的人,他现在显然是狼狈极了,殷红的血液几乎要遮掩了全部的面部皮肤,脱力疲软的身体还是在没入其皮肉的枪下才能勉强保持着站立。

但即使如此,那重新凝聚起来的眼神中还是表现出了真切的满足与喜悦之情。
“——斯卡哈。”
他唤道,被瘀血模糊了的气管发出的词带着些奇怪的低沉感。
“是我,书文。”
淡漠的女声回应道,战斗带来的愉悦之感使之前知晓对方不承认她身份的不快散去了几分,但仅是如此可还不够。
这样想着的女王伸出手,扳起男人的下巴,倾身向前。
柔软的舌尖轻轻地舔舐了一圈武道家沾着血迹的唇,疼痛影响到神经反应的武道家被这突然袭击弄得一惊,斯卡哈甚至能看到那双微微收缩的黑瞳中自己的倒影。借机,柔软的舌轻巧地撬开了唇齿钻入了他的口中。
铁锈气涌入,自舌上漫开,算不得柔软的亲吻,男人的唇瓣甚至还带着轻微的抽搐——也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惊讶。但斯卡哈却是感觉到很愉悦,特别是在感受到李书文越发混乱、显现出些微惊慌、想要逃避的气息时。
那让斯卡哈想起了现世见到的那些机警的猫,未得信任时,只要一靠近便会飞速地溜走……虽说这男人更应以虎来形容,但现在这样子,怎样都是可爱要占的多一些。
勉强算是满意的影之国女王退后一步,松开了对武道家的钳制,没入肉体的魔枪化为灵子飘散,失去支撑的李书文胸膛起伏着咳嗽了几声,靠着墙滑下坐于地上。
斯卡哈也走了过去,靠着他贴墙坐下缓解身上的伤痛。余光欣赏了一会儿武者几乎要充血成大红色的耳垂后,女战士才不紧不慢地扯开了话题:
“这身躯不是记得很清楚吗。多次的刺穿我、或被我刺穿,这样的感觉已牢记在这肉体上了吧。”
“……那样熟悉的疼痛,也只有你能做到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本能是比脑子好使些。”
“那这次感觉如何?你的枪的锋芒是又强了几分,最近又有突破?”
“很尽兴。所谓的突破也只是积少成多而已。反之,你的枪法开始是有些失了准度,斯卡哈。虽之后调整了……但你在为什么愤怒?”
“……呆子。……书文,患病后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
“——那个啊,即使相似,我认识的、与我交战的斯卡哈是你。”
“那若是其他的我,这样相处之后你也会以斯卡哈之名称呼她吧。”
“嗯。”
毫无迟疑的回答,斯卡哈转头看了看自然地就道出了这回答的李书文,他的面色已恢复正常,正半阖着眸调息。
……一如既往,不解风情的呆子。
“特质一样时,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你我都一样,斯卡哈。”
“……这点我当然知道。但你偶尔也学会看下情况啊,书文。不解风情的男人可不讨人喜欢。”
“那是对外人的客套。讨人喜欢……这种事太费神了。”
斯卡哈稍微将身子的重量再放过去了些,听着这些有些噎人的直白话语,叹了口气。
对待呆子,果然还是让他害羞些好啊……不然让人气也气不起来,可是十分麻烦。

科普:文中的病症现实中为卡普格拉妄想,他们会认为自己周围的人都被具有相同外貌的人取代了,不仅是爱人。病人会具有一定的暴力倾向。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