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惩罚

预警:
李大师和咕哒子亲情向吧……
ooc有
其他角色跑龙套有

“啪——!”

清脆的响声,角落里探出脑袋的童谣和杰克立刻把脑袋缩了回去。不能再明显的红痕自白皙的掌上泛起,手持如尺一般物品的武道家严肃的眉眼却未有丝毫所动。
“知道错了?”

李书文看着眼前低着头的少女,低沉的声音中隐隐带着怒气,周身的气势是暴风雨欲来的征兆。

没有人或者从者来阻止,谁都知道,那个被藤丸立香称呼为老师的从者,对御主比谁都要严厉——“……那个气势偶尔会想起高中教导主任。”红色的卫宫先生曾经这么说道

——但同时,也是比谁都要心软,即使面对御主恶作剧到过火的骚扰、在御主房间翻到以他为主角的内容不可言喻的不明物体时,也只是红着耳根、皱着眉面无表情地给藤丸立香增加训练量。而偏偏的,那些训练量总是在藤丸立香适应了之前的训练后被加上去的。

会进行这样体罚类惩罚的,定是少女御主做了什么超出他容忍底线的事。

少女沉默着,回忆着之前的事,明明知道对方在为何生气,却还是不肯开口。

那种事,虽然是冲动,但是那种情况,怎么可能让他断后自己跑掉啊!

“我有教过你,绝境之时扔掉逃跑的希望,留下来做拖累一起死这种事吗?”

“…………”

藤丸依旧倔强着不肯出声,李书文看到低着头的小姑娘,有些头疼——这么倔犟,到底是像谁?本来的,在面对强手时,御主愿意留下来与从者一起并肩作战,怎么都是会让从者感到高兴的事吧。

但他不然,一般来说,于武道之外李书文是理性大于感性的存在,他清晰地认识着一切。

“您需要认清自己的力量与脆弱程度,御主。我等为从者,为消耗品,即使是折损在那特异点,也可以在迦勒底重新显现。而你,是人类,死了便是彻底的死亡。外力之下的威胁我等会为你阻挡住,但这种自找的可是过于愚蠢了些!”

“我知道……但是,独自逃跑什么的……”橙发少女嘟嘟囔囔地抬起头,搓了搓放在背后的手心,反驳道

“御主。”武道家听着那不服气的话语,皱起眉,轻叹了声“这是好品行,其他从者会教导你那些优秀的、如竹一般挺立的品质。”

“那些不需要我教——我想教您的,是活下去的卑劣。那种行为,是不耻、是错误,但是看清了,我等为用不尽的消耗品,这种时候,那卑劣只是种手段而已。”

武者平静地诉说着这些话,就像在陈述一个事实。藤丸立香真是一点都不喜欢他这种性格,总是偏向悲观方面的比喻,虽然她也知道他内心并无那种情绪——就像那之前的“从者和舞台上的戏子没什么两样”的话语一样,只是客观的陈述自己的想法而已。

“一与无穷,我希望您能放清醒点来选择。”

“那大师你自己会这么做吗?”

“不会。”

“那你也没理由要求我那样。”少女似乎是找到了什么理由,一下子大声反驳起来

“我自是无能力要求您对其他从者那样,所以这只是我对您对我那情况的选择的要求而已。”

李书文顿了顿,伸出手摸了摸少女的头顶:“枪之所愿自是于战斗之中折断。但若是连持枪者的性命一同折断,那便是不称职了。”

藤丸立香瞪着他,从来不知道这不擅言辞的家伙也会有这么擅辩的时候:“但是你也说过会尊重他人的意愿,我不想那样做。”

“身为师长,自是有纠正孩子错误的责任。”

“错误的教导我也有资格不听。”

“刚下我说的话语中可无错误之事。”

“…………”

看着赌气一溜烟跑远的御主,武道家拢拢手,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从未想过你会教导那孩子这样的想法。”自一旁走过来的影之国女王说道,侧眼看了看武道家带着些无奈的侧颜。

“若我为人身,我会换一种教导方法,斯卡哈。”李书文毫无掩盖之意地回应道“但现在这种方法最合适不是吗。生者比亡者重要许多,她需要认清这点。”

“你应该谅解,书文。她是真切地在关心你。”

“我知道。正应如此,我更不会改变刚刚的做法,也坚持这种看法。我本不为何高尚的善人。”

“有时候,我会发现你很多方面都固执地和石头一样。”

“她于我这学习枪术,为师者自是要送她继续前行——活着是最大的前提,这是责任所在,斯卡哈。”

斯卡哈转了转魔枪,以枪尾轻轻敲了敲依旧一脸严肃的武者的肩膀,朱色的眼看着他未有因对话而产生丝毫改变的神情,轻轻摇了摇头。

所以那少女的倔犟,到底像谁呢。

角落里的童谣和杰克拉着手跑到抱着文件准备离开的玛修身旁,拉住她的衣角:“他们是吵架了吗?御主是不乖的孩子?还是那个叔叔是坏人?”

玛修低头看着两个因为看见打掌心而有些不安的孩子,蹲下身:

“虽然我也不太理解。”

粉发的少女握着手中刚刚被武者交付的药膏,想起对方的叮嘱,微笑起来:

“但是不是哦,感觉前辈和李书文先生都是在互相关心着呢。”

“就像爸爸和女儿一样,或者老师和学生吧——应该是那样的感觉。”

李书文为长于乱世者。背叛、抛弃、拯救?无何差别,见多看多。生、死?亡者之身,那个都无谓。只是一种结局罢了。

李书文喜欢训练、切磋与家人,是个武疯子与怪人,精力全于其上。

所以那种话语与怒气,到底是为了何呢?是为了御主不珍惜自己性命、还是她错误的判读?亦或是对其于已身信念的抗拒?

没人知道,武者更不可能解答这问题。

唯一能确定的,是那武痴确实是在用他自己的方式、以严师的方式默默关心、宠爱着那御主。

评论(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