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斯卡李】特权

配对斯卡李,ooc预警,是的,我终于更了!虽然依旧是不咋地。

斯卡哈见过李书文不少笑容,多数时是在与她战斗之时,肆意张扬的、即使是疼痛也依旧留于面上的笑容——如若那种扭曲着与恶鬼罗刹相似的表情也可称之为笑容的话——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样子。

武人在平日中无论是教导御主训练,亦或是其他时候都是不苟言笑的,一言一行方方正正,即使只是无事站立,穿着朱色长衫的背影也是如竹一般挺立着的。

“这是早已习惯的事,无需担心。”

在面对御主多放松些的建议时,刚清理完自己的李书文将头发束起,红色的马尾在空中晃荡出些微的弧度,长着老茧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那橙色的脑袋,如此以平淡的语气缓声言语着,顿了顿又似随意地补充道

“另,即使是这样的说法,您的训练我可也不会有丝毫放松啊,御主。”

那时,即使是微小,斯卡哈也注意到了,在御主哀嚎下,轻轻摇头的武者嘴角勾起的小弧度,带着些纵容的温和微笑。

那样的笑容是特权——就像李书文身上的糖果及小点心一般,是若谈主动,也只会给孩子们的东西。孩子们所独有的特权。

因为微小,所以那是极其不容易被人发现的特权。若说那宛如恶鬼般的带着血腥气的笑容是易呛到人的烈酒,那么,这则是她曾在竹林中与武者一同尝过的茶水,清淡却回甘,同样的让人难以忘却。

和那战斗时给予对手的笑容一般,这是孩子们的特权。不同的给予不同的对待,长辈对孩子的,对强敌的,李书文对这些分的向来是很清楚的。

——清楚的库丘林快怀疑那男人究竟有没有那关于情爱之事的情绪了。

“想要就直接去要啊,师父。”

“是啊是啊,想要的东西就要紧握在手上,连这点都无法做到吗,和之前也相差太远啦!”

魔枪的枪尖晃了晃,朱色的眼眸淡漠地扫过蓝发的光之子和抱着他手臂的女王:

“我什么时候还需要你来教训了,库丘林——你那手上的东西是哪儿来的?”

“嘛嘛,了解了解,我在你那里还有许多东西要学的,是吧,师傅。至于这个嘛……”光之子眨眨眼,同是朱色的眼眸却比他的师傅多了些温度“绿豆糕,是从那家伙那里要来的,据说可是他故乡的特产哦。”

“是吗,看上去不错。那拿来吧。”

“唉——”

“怎么,有意见吗?”

库丘林干咳几下,还未出声,一旁的梅芙便不乐意了,皮质的鞭子快速地向那精致的点心落下,却在击碎其前被魔枪枪尖轻挑开。

“不能拿走,小库可是答应了要喂给人家吃的!”

“我是答应了分给你,但后面那个是什么玩意儿?!梅芙,胡言乱语也要有个限度吧!”

看着开始混乱起来的局面,斯卡哈挑了挑眉,上前一步将那点心收起,却无丝毫为她那弟子解困的准备,库丘林看着其动作也无意外,稍微地用手将梅芙隔远了些,随手将一个酒瓶抛给斯卡哈,喊到:

“师傅,今日本是约定着和那家伙喝酒来着,但你也看到了,这边如果是把这个麻烦带过去可不得了……所以拜托啦!”

斯卡哈对此倒不惊讶,李书文虽喜静也不好交际,但其好斗的性格也与迦勒底不少从者熟识,关系还算过的去的也是有不少,问明时间后便毫无犹豫地在争吵的背景音中向那人常待的竹林走了去。

火色的衣衫在翠绿之中分外显眼,本是完全冲突的颜色,但当那人站在其中时,那气质与淡雅的竹林却是意外的般配。

真是奇怪啊,明明那武者战斗时是如火一般的存在,本意不为毁灭,却又切实是在以摧毁一切的目的燃烧着,平常安静时却像水一样,即使柔和也掩盖不了其下的凉度。

枯叶在足下被碾着发出沙沙之声,回过头的黑眸正巧与朱眸相撞,不巧的整个身影便被装入了那朱眸中。

李书文对她的到来还是有些惊讶的,在知晓过程后也只是摇了摇头,取来酒杯照往常一般倒好。

无色的酒液落入白瓷的杯中,淡淡的酒香飘散至空气中渐与竹香相融。两人各自持起酒杯。

“这样安静的氛围,本以为他是按捺不住的。”

“呵呵,自是坐不住,每次皆絮絮叨叨的,吵闹的很。”

“是给你添麻烦了吗,书文?”

“无妨,虽更喜静,但有时候听些其他事也是让人舒心。虽不解他为何总是提你的事儿便是了。”

“…………”

时间的发酵下,空气中的酒与竹混合在一起的奇妙香气更浓了些,一时无声,两杯尽时,武人却是站了起来,道明情况后离开,再回来时却是拿着了一个花环。

“曾听过,你喜欢这种花吧。算作是对您向我展示那极致枪术的感谢。”

“……”斯卡哈抬头看了看,武者的脸上泛着些红晕,一向澄澈的黑眸却如似蒙上了些雾一般。她笑笑伸手接过那花环,戴到头上。

“看你给孩子们编这个的时候还真是吃了一惊啊。”

那时候,看见的场面是什么样的呢?孩子们趴在他的膝上,叽叽喳喳地吵闹着,他则安静地旁听着,手中的花环一点点成型,红发于空中微晃,是难以想象的柔和——本来的,按理刚直的武人怎么来说都和柔和搭不上边儿吧。

“故乡幼时曾用草叶编织过不少类似的东西,成年后孩子们喜欢,也应允过这种请求。孩子们很高兴。”

酒精持续发酵着,不胜酒力的武者显然是有些醉了,他晃晃头,有些迷惑——明明平日之中还可饮上几杯的——话语虽依旧有着逻辑可言,却明显增多了起来,眯起的黑眸带着朦胧的醉意看向一旁的女王

“这很适合你,斯卡哈。”

斯卡哈顿了顿,再次确认他是醉了,平日里一板一眼的李书文可不会这么说话,即使这等言语也只是与他认识中的“放荡”有些擦边的夸奖而已。

纤长的细指伸出屈起凑到他的脸颊旁,轻轻蹭了蹭那温度稍高的脸颊,头脑有些混沌的武者微眯起眼似乎是感觉冰凉气息有些舒适,本能般偏过头贴近了她的手指一些。

“……这种话可比你当初知晓我年龄时的话中听多了啊。”

真是让人忍不住想摸着头夸赞好孩子的反应啊,这等松懈怠惰的模样在平时可很难看到,但不行,这样做那醉意肯定是会被惊走吧……那可是十分遗憾。

“唔……有何不妥吗?武本是在不断磨练中精进之物,年龄越大武艺便会更加深厚……便如酒一般,时间越长便越醇美……这正和您的武艺相符,不是么。”

斯卡哈有些无奈,啊啊,又开始了,这种毫无恶意让人高兴不起来也无法生气,一本正经的言语。

“你啊……”

轻叹声起,放下酒杯的武者侧过头看向她,朦胧醉意间微弯起眸,唇角上扬,对着他最为钟意的对手与强敌勾出一个极其浅淡却温和的笑容:

“至少,我对这点尤其钟意,虽说如此之言并不十分妥当,但我很高兴,斯卡哈——对于这将你塑造成这般样子的时间,很感激。”

真是完全没有办法。

斯卡哈摇摇头,空气中的酒香渐渐掩过竹香,即使知晓这是对于她武艺的称赞,却还是如当初一般,极易让人心情愉悦啊。

另外,这记下她当初看见他编花环时随意的调侃言语内容,并将其付诸实践做出的性子也依旧正经认真的可爱啊。

那么,这制作的花环与现在这笑容是否算是特权呢?毕竟这武者于无关之事可是意外的冷淡。

评论(4)

热度(57)

  1. 咦这个短横线名居然可用?!无二打 转载了此文字
    美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