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战斗】cp斯卡李

如题,cp李大师和斯卡哈,ooc有,请慎入。什么?前面几篇我什么时候更?(没人问你)
……有兴致再更吧,存档不见我也很绝望(懒癌发作Max)

“锵——!”

殷红魔枪与银色枪尖在空中摩擦而过,发出刺耳的交响。银灰主色的训练场中央,红与紫的身影不停纠缠、碰撞着。

火发微扬,红色枪兵如墨般的眸中战意如火,身弯如弓,枪发似箭,银色枪尖每一刺都毫不留情地带着凛然的杀气直击那紫色身影的弱点。

双枪的女战士显然并未因此而陷入困境,朱红眼眸微眯,手腕翻转,魔枪精准地招招与其对上。

“喂喂,那两人又开始了吗?”

“你知道的啦,他们就是这样的性格喽。”

“的确,那家伙,很高兴吧?自李书文来了之后,几乎每次都要上去拉人切磋一番。”

“那枪兵也算乐在其中吧。”

“真是的,两个战斗狂。”

两人当然是听到了的,魔枪一震自红缨枪的纠缠中脱出,朱红的眼眸淡淡地注视着对手,侧身躲开枪尖:“书文,那些家伙在说闲话呢。”

“嗯,听到了,没什么不对的,而且,斯卡哈哟——”持枪的人微微皱起眉,黑眸中带了些许不满之色,长枪摆动如风,直向其腹侧抽去“现在可不是想那些的时候!现在分神,是做好被刺穿的准备了吗?”

“——啊啊,真是你的风格。”柔韧地向后下腰,紫色的长发轻扫过地,冷漠的声线似带了些烦恼般的“不过,我很钟意这一点。”

“战斗中,专注可是理所当然之事!”李书文笑言道,手上之枪挥动如风,周身战意层层攀升,澄澈的黑眸中没有过多的情绪,纯粹的喜悦与渴求,只有她一人的倒影清晰可见。

——真是太喜爱了,这种神情,专注的、认真的、似乎你便是世界的神情与眼神,如火焰般要将纳入其中的人燃烧殆尽。

单手撑地后跃几步,她抬头,望向那眼眸,眼中同样地燃起火焰,数支魔枪自身后显现浮于空,魔力涌动,危险的气息弥散开来,影之国的女王勾起一丝笑,高挑的身影危险而优雅,启唇:“那么,继续吧,书文。”

她稍微地停顿了下,恶作剧般的笑意自其眼底滑过,在魔枪尽数而出的那一刻低言:“对了,不要忘记哟,败者,任由处置,嗯?”

身形微僵的红发武者显然以敏锐的听觉将这段信息接收入耳了,迟钝的代价便是脸庞与手腕被魔枪划拉出了伤口。

细密的疼痛感驱散了男人因对方话语油然而生的不自在感,耳根的红晕快速散去,脸庞的血液顺着轮廓滑下,随手甩去手背上的血珠,凑于唇边伸舌轻轻舔去残余血迹以止血。

“那个之后再说吧,输赢还未定,此刻,厮杀享受便可!”

武者眯起的黑眸中越发浓厚的兴奋愉悦之意几近狂热,提拉起的嘴角弧度已至极限,唇下沾了猩红的犬牙微露。鼓噪的心跳,燃烧沸腾的血肉无一不让他心悦不已。

他握稳枪,摆好架势,其周身沉凝之气如猛虎扑食的前奏:“也唯有你,才能让这血肉之躯如此燃烧饥渴!”

“多少次都看不腻的枪法,无论是输是赢!如不见面便得一战以一见,我可做不到呢!”

“一样的,你现在的神情,我啊,也看不腻呢。”注视着那人的动作,因沾染了血液而被染成猩红的唇,以及那眼角因笑意而舒展的如血红纹——虽然知晓为不可能之事,但依旧想独自收藏的东西啊——同样弯起眸的女战士这么回应道。

她能感受得到,那枪中新增的锋芒与他不断地进步,为此欣悦,也更加地享受与他的对战——究竟能成长到何种地步呢?真是想藏起来慢慢看啊。朱红的眼眸底升起带着期待的火焰,与那黑眸极其相似而绚丽,她轻笑着举起枪,魔力如海般波动起来:

“——另外,你真的很适合红色哦,书文。”

未待对方多做思考,血色的荆棘便已带着危险的气息对准了那精壮的胸膛。

“如此热情的追求,不做些回应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便让我为你装扮一番吧。”

“装扮可难说是谁给谁了。”低笑一下,气如猛虎咆哮般躁动起来,银色枪尖寒芒微闪。

两方气势毫不相让地节节攀升,静默,直到顶点,对视,同时迈步。

“——来吧!!!”


“我说!你们两个也注意些分寸啊!”抖抖翻修训练室需要的账单,少女御主十分的头疼,几乎是以哀嚎的语气对面前端坐在病床上的两位喊到“再继续下去,迦勒底就要赤字了啊啊啊!!”

正坐着的两人显然是自知理亏,余光对视了眼,安静地坐着,明明平常是长辈般人物,此刻却难得心虚地听着少女的训斥。

看着两人安静乖巧的样子,少女御主长长地叹了口气,不抱任何期待地最后嘱咐了一句:“总之,师匠,李大师,以后还是请注意切磋时点到为止——特别是你,李大师!”

被点名的人抬起头,认真地点点头后少女才安心离去。

在门关上的那一刻,两人才放松下来,斯卡哈转头,看着对方缠着绷带的腹部,脑海中滑过之前鲜红的血液顺着那肌肉流下的场景,十分满意自己的品味:“你最是守信,真的打算那么做?”

脊椎上莫名攀上寒意,却没有危机感,有些疑惑的李书文摇摇头,翻身坐上床位,抱臂靠上床头:“的确,点到为止,我们今天的程度于我而言便是点到为止了。”

“意外的狡猾呢,书文”微微挑眉,斯卡哈移动了些位置,便靠上了其肩膀,半阖眸“让我休息一下吧。”

“……唔!”李书文被突如其来的靠近弄得身体僵硬了一会儿,余光自对方身上的绷带扫过,终究还是没有退开“好吧。”

“下次去特异点切磋吧,收敛着总是会不尽兴。”

“好,地点你定吧。什么时候?”

“这次伤好之后。”

“这次吗……可是之前贝奥询问我可否与他斗殴一场。”

“我和他,枪法与拳法,你选哪个,书文?”

“…………”

“之后,我可是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出外勤了啊……”

“……我去和贝奥谈一下吧。”

“那就这么定了吧,去北美如何?”

“可。”

PS:算是小剧场?

哀嚎.御主:李大师!原来这个点到为止是你的点到为止吗??您学坏了啊啊!!!还有!师匠,我没有给您……有!有外勤!还是和李大师一起的外勤!

贝奥.再次.被截胡.武夫:老子只是想斗殴一顿而已……

斯.已经定好切磋后行程.卡哈:这个是我的,去找别的去。

李.自“那次”之后.对靠近更加不自在.耳根通红.书文:……斯卡哈,休息够了么。

斯.享受中.卡哈(阖眸养神):没有,一起休息会儿吧,不然等会儿可没力气切磋啊,书文。

李.努力镇定.书文(同样闭上眼):……好吧,有道理。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