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fgo】七夕 染甲

PS:此篇cp为斯卡哈X李书文,fgo背景
不喜勿入;
        2.有ooc;
        3.别问我为什么过了七夕才发, 难道七夕我还要自己给自己塞狗粮吗——其实只是懒,才晚了XD
        

今天是七夕,东方的节日。

迦勒底英灵人数众多,来自世界各地、各个时间,会一起热热闹闹欢庆的日子也不多,而那个国家的历史发展又太过长久,不少节日浮浮沉沉地变迁着,使得在这一天中,记得的只有李书文一人。

咕哒子还是在厨房看到李书文,向他询问后才了解清楚的。

趴在枪兵身边听完牛郎织女的故事后,橙色头发的女孩摇晃着脑袋,小声吐槽着:“这不是和情人节差不多嘛?”

说完便打了个哆嗦,似乎是想起之前情人节的惨象,和迦勒底为此彻底变成红色的财政情况。

红发的枪兵闻言,有些无奈地摇摇头——即使是他,也对那天的疯狂心有余悸,更何况,他并不太懂得那些行为的原因——安慰般摸摸她的头:“无碍,master大概弄错了一点,在我的故乡,七夕只是女子们祈福、乞巧的节日,男女欢庆之日是上元节。”

枪兵说着,拨动着锅中的生胚,在那白色的面团变成金黄色的一瞬起手捞起,充满着烟火气息的动作却被他做的像是在练武一般,紧皱着眉,表情是十足的专注,动作则流畅轻快、毫无间断,似乎连呼吸也伴随着一种节奏。

咕哒子趴在旁边,闻着空气中的香气,盯着对方的动作,看着有些入了迷,却还不忘苦着脸吐槽:

“可是对他们来说,每个节日他们都能过成情人节。”

“呵呵,那倒是真的。”

李书文笑笑,起手将最后一个巧果放入盘中,这些菱形的小玩意儿形状既不精致也不可爱,只能算得上齐整,但一个个挤在盘子里,却莫名地透出一种可爱的味道。

少女御主唉声叹气着,正准备继续诉苦,谁知刚张嘴,口中便被塞入一个微硬的东西,下意识咬了下——

“咔嚓——”并没有刚出锅的食物的滚烫感,而是已经微凉——大概是特意挑选过——芝麻的香气和着面的清香在舌尖绽开,松脆的口感并没有为难牙齿,不多用力,便乖乖地散开,将香味儿传直整个口腔。

少女眨眨眼,一下欢呼起来:“好吃!”

“美食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起来,是吧。”

枪兵陈述着这句话,将盘中剩下的巧果递给御主:“一不留神就做多了,麻烦master帮我分给其他人吧?”

“不”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李书文摇摇头,轻轻揉揉她的头发“无需多言。”

“兴师动众太过麻烦,这种小情绪一人独享即可。”

“而且,我也是较喜清静的,热闹就免了吧。”

似乎是想到对方总是一人呆在竹林中练武,少女御主点点头,在顺手捡了一个巧果扔到嘴中被烫的吐舌头后,似乎是担心被说教,端着盘子一溜烟地跑出了厨房。

枪兵眯眯眼,笑呵呵地看着御主跑开,拢起手,不紧不慢地准备跟上,谁知,刚抬脚跨出厨房门口,凛冽的攻击便气势汹汹地向他袭来,目标直指太阳穴!

深黑色的瞳孔微缩,全身的肌肉在瞬间调动起来,翻手间红缨枪划破空气,带出红色的炫目残影与血棘相撞。

两枪相交的一刻,对方的身份便已在心头浮现。了然,枪兵眉眼稍弯,眼角的红纹艳丽,嘴角泄露出笑意,平常掩盖着、隐藏着的锐气一下子全爆发出来:

“斯卡哈。”

影之国的女王握着血色的死棘,同样舒缓了眉眼,唤道:

“书文。”

“看来,你的身体尚未因节日的怠惰而迟钝。”

“呵呵,你的枪法相较上次倒是有些迟钝呢?怎么,是有烦心事不成?”

“唔……也不算吧,只是我那不孝徒又在议论我的年龄。”女王答到,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清、毫无波动,完全看不出生气的模样。

枪兵皱皱眉,抱着枪:“是吗,妄议师傅前辈可不好。”

“所以,拿出来吧。”

对突然跳转的话题感到不解的红发枪兵偏偏头,有些疑惑地注视着影之国的女王。

斯卡哈倒是继续面不改色地说道:“少女用的东西。”

“七夕传统中,少女会染甲对吧。”

“我看到你弄了。”

枪兵显然对快速跳跃的话题有些不适应,微微晃晃头,但还是在影之国女王带着些压迫的目光下放弃了追问。

手掌大的褐色木盒躺在他的手掌上,纤长的细指将它轻轻打开,淡淡的花香在哪一瞬悄悄地流泻而出。

女王理所当然地对枪兵伸出手,轻挑眉:“书文。”

枪兵有些苦恼地拢着手,最终还是妥协了——在武道之外的事务,他并不太擅长拒绝:

“好吧,但起码要找个地方坐着吧。站着不太方便。”

“我记得你的房间就在附近。”

李书文对此并没有多大排斥。对他而言,眼前的人是好友、值得一战的好对手,性别反而成为了其次。

斯卡哈用余光打量着他的私人空间——枪兵的房间和他本人一样,认真、干净过了头,房间空间显得很空旷——因为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盆竹。木制的床上铺着洁白薄单,竹制的桌上摆着茶具,床脚的竹碧绿的干净漂亮。

收回余光,女王垂眸看着眼前单膝半跪着为她染甲的男人——红色的发丝微垂,顽固地向四方翘起;厚重的眉峰紧皱,拱出一道道不浅的沟壑;如墨般的眸子垂着,因为低着头 ,光照不进他的眼中,但细看,又会觉得那双专注的眼中有微亮的火光流转。

他眼角的画出的红纹是微微上扬的,红似火、又似血,干净利落地锋利着,他本就富有英气,上扬红纹衬着那双眸子却平添一份艳丽。

现在对方如此认真的模样,让斯卡哈想起了他战斗时的样子:随着兴奋笑容一起露出的尖锐虎牙,眼角的红纹越发艳丽,黑色的眼中最纯粹的喜悦与渴求闪烁跳跃着,犹如火焰般危险而又动人。

他总是这样,无论对待哪件事,都认真专注极了,那时那双眼中所倒映的也只有那一种事物,专注得让人以为那便是世界。

——真是危险。

影之国的女王这样想着,微微地前倾,慢慢地凑近对方,不知是信任亦或是专注于眼前的事,枪兵并没有察觉到,仍握着对方的手,细细地为指甲的每一处染色。

更近了,朱色的眼眸微眯,有淡淡的竹叶香缠上她的鼻尖,却不知是房中未散的竹叶茶的清香,还是对方长年累月在竹林中修行时染上的味道。

但很好闻,非常干净清澈的味道。

“好了。”

男人突然站起身晃晃肩,红与黑的发丝在空中缠绵而过。

——那是差一点就可以触碰到肌肤的距离。

可惜了,女王想到,抬起手——原本包裹着手掌的温热突然散去还是有些不习惯——红色的花汁被细细地均匀涂抹在上面,没有过多,也没有过少,精准地覆盖着指甲,红下隐隐地透着指甲本身的粉,宛若初开的花儿,娇嫩可爱。

斯卡哈欣赏了一番——这红,与他眼角的红倒是有些相似:

“谢谢,很合适。”无论是对他,还是她。

“那么,这是一个小小的奖励。”

她笑言着,起身在红发枪兵脸颊旁印下一个吻,在对方呆愣间也不做停留,径直越过,向房门走去。

持着双枪的女王在走出去前才回头,枪兵依旧一脸正经,却遮不住那红透的耳根。

——真可爱,她轻笑起来,告别道:

“下次,记得请我喝竹叶茶啊。”

“书文。”

后记

斯卡.成功获得长期前往的理由.哈:计划通√

李.完全不在状态.大师:发生了什么……【懵逼中】

库.浑身插满死棘.丘林:师傅……您不能这样啊!另外一件事!您已经不是少女了……用不着……噗——


评论(12)

热度(96)

  1. 西罗无二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