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双兰】美人计

双兰预警注意!
花姐最帅!


那是在花木兰被误认为叛徒,独自在长城周围游荡,长城小队还没有收集齐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

花木兰在魔物之中救下了一个男子。

月色冰冷皎洁,无望的荒野中回荡着魔物的低吼,枯枝败叶的阴影在地面上无限拉长。

一身肃杀的女将军挥舞着阔剑,与剑影相伴的是魔物痛苦的吼声,和飞溅的温热血液。

只是几个来回或几秒的事,魔物们感受到了威胁,压低身冲着她不断低声咆哮,却再也不敢上前。

她挑挑眉,对着魔物露出狰狞的笑,阔剑一挥深深地没入土中,起浪以此为中心扩散:

“滚!”

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如此命令到,被气浪掀翻的魔物慌慌张张地爬起身,在本能的警告下慌张遁逃。

“嗤——真是可怜的小猫咪。”

女将军咧嘴嗤笑了一声,转身蹲下拍拍那被围攻的可怜人:“喂,还活着吗?”

她的手劲显然不轻,被破布包着的人颤了颤,发出一阵低咳。

“还活着?不错不错,活着可比什么都重要。”

轻而易举地将对方扛到肩上,拔回阔剑,剑锋的冷光威慑着那些暗处的鬼影,高高束起的马尾不紧不慢地晃动着,逐渐没入黑暗。

2.

“醒了?”

火焰跃动着,其中的木柴不时发出垂死的爆裂声,花木兰头也不回地问道,继续轻巧地转动着手中的木棍,烤肉上流下的油跌入火中,激起火舌的阵阵舔舐。

男人有些艰难地坐起身,拉拉破烂不堪的袍子,低声回应道:“嗯,多谢。”

“谢什么的就不必了,这么巧遇到姐巡逻到那儿,也算你运气好。”

花木兰笑笑,直接撕下一块肉转身扔给男人,她背着光,脸上的神情隐藏在阴影之中,让人看不真切。

“吃吧,吃完这一顿,姐就送你回去。”

手忙脚乱地接过滚烫的肉的男人闻此突然沉默下来,花木兰也不管他,转身取下火上的肉,直接大块撕咬着吞下。

良久,男人才小声询问道:“我能留下吗?”

“留下你?为何?”

“……我可以做很多事,准备伙食之类的……”

“很多事?”花木兰突然转过身凑近他问道“那……也包括伺候姐吗?”

她眼中闪动着戏谑的光,手指轻轻挑起男人的下巴,另一只手似是不经意般扫过他的腹部:

“姐替你包扎的时候看过了,身材不错,那个,也不错。”

凑近的人身上带着鲜血与铁锈的味道,玫红的眼睛中是狼看到猎物时恨不得拆入腹中的光芒,在耳边流动的气息却柔软至极。

“这张脸,也很不错。”

“你的东西,姐都挺钟意的,美人儿意下如何呢?”

最后带着笑意的话语似乎在她舌尖打了个转儿,特意压低的沙哑嗓音却带着意外的温柔,让人迷醉不已。

火光还在跳动,干柴时不时的爆裂声仍在,空气却仿佛凝固了一般。

男子紧盯着眼前现在如狼一般危险又迷人的女子,喉结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我……”

同样紧盯着他的女子却在这时突然松开手,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啊!你居然当真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姐怎么可能看上一个弱鸡,让他来伺候姐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居然还当真了,真是可爱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看着笑得前仰后合,毫无形象的女人,抿抿嘴,觉得自己刚才没有说出来的决定傻透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算了算了”花木兰捂着肚子,擦掉眼边笑出的泪水“你想跟着就跟着吧”

“反正姐身边也挺安全的。”

她笑着,言语中是强烈的自信。

男子听到回答低下头默默地松了口气。

“喂。”

听到她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坐在火堆旁的人倚着剑,笑吟吟地与他对视

“你的名字?”

“高长恭。”

“好名字,姐是花木兰!”

“长恭,记住了!想活命就紧跟着姐。”

3.

高长恭跟着花木兰有些日子了,沉默寡言的漂亮男人依自己的承诺做着所有力所能及的事。

寻找柴火、准备伙食、偶尔做个诱饵引来魔物让花木兰捕杀……

他一点一点,努力让自己悄无声息地侵入到对方的领地中、融入到对方的生活中。

而花木兰也不知是不是神经大条,默许了这一切,甚至很开心地使唤着他。

比如说,现在让他帮忙清洁身体。

“高长恭,姐都没害羞呢,你害羞个啥?!矫情!”

湖中的女子不耐烦地冲他挥挥手,让他赶紧过去帮忙搓背。

脸红的几乎要熟了的高长恭慢慢吞吞地向湖边挪去,却被突然站起身的女子给吓了一跳。

花木兰大大方方的展开双臂,将后背完全暴露他:“又没什么好看的,磨磨唧唧什么呢?!擦吧。”

映入眼帘的场景与他想象的不一样,并不是多么好看、香艳的景象,甚至说有些恐怖。大大小小的伤痕纵横于其上,旧的化作疤痕,新的又盘踞而上,让人完全生不起欣赏之意。

高长恭沉默了一会儿,拿起布沾着水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后背,他能感受到那些伤痕中血管的跳动,玫红色的发丝散落着,让他联想到了血丝。

“……你不是很强吗……”

“嘛,姐是传说没错~但姐也是将领,那些小兔崽子可没有姐这么强。”

所以,血肉之躯依旧是血肉之躯,躯体中的心脏也依旧柔软的不堪一击啊……

高长恭垂眸想到,抿唇又问道:

“不后悔吗?”

“什么?”有些昏昏欲睡的花木兰打了个哈欠反问

“长城边塞有木兰,盛世长安不愁难。”

听到这句话时,她耳朵动了动,偏过头看着有些低落阴沉的男人:“……啊,是那个童谣啊,怎么了?”

“……谁都知道花将军是最不可能背叛的人,但是他们还是把你赶了出来。”

“我是异乡人都知道你的功绩,但他们什么反应都没有,今上……也是。”

“他们不信任你,隐瞒你的功绩,打压排挤你”

男人顿了顿,伸出手从背后环抱着她,鼻尖的气息是特属于她——战场的气息,却让他感到舒适,继续说道:

“现在他们甚至开始在民间造谣,污蔑于你!”

“而你却仍旧徘徊在这里,剿灭那些不安定的要素,真的,值得吗?”

“……唉,怎么反而是你委屈起来了?”听着男人有些抱怨意味的话,花木兰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我心疼!”脱口而出的话让他自己也惊了惊,但随即又镇定下来,继续搂紧了怀中人,高长恭闷闷有些恳求意味地说道:

“木兰,和我走吧,离开这里,寻一处地方过平安日子。”

“……长恭”沉默了一会儿后,女将军开口了,她无奈地揉揉他的头发,语气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你看过长安的万家灯火吗?”

“绵绵黑夜中,暖黄的火光一点点跳跃而起,炊烟袅袅着散去,夜市喧哗的声音欢快祥和。”

“那是人间的星空银河。”

她转过头来看着他,眼中的光芒柔和温暖的像天上的星子,却又坚定的像一把剑。

“在见到那银河时,我就知道我没救了。”

“我立誓此生为了守护这光景而生,而死。”

“那是花木兰的魂之所在,此生不悔。”

“是吗……”得到回答的男人沮丧地低下头,不满地抱怨着“固执的臭石头!”

他深深地叹口气,埋首于她的颈窝,最后一次拥抱她,在她耳边不舍地低语:

“那么,看来——”



“要毁掉大唐,也就必须先毁掉你了。”

4.

刹那之间,柔软暧昧的情意化为纯粹的杀意,寒光闪动,翻掌之间锋利的匕首乍现,毫不犹豫地刺向女人的心脏部位。

“什么——?!你怎么——”

花木兰惊怒交加地说道,却在下一刻变脸吐了吐舌头“姐才不会说这么丢脸的话喽!”

扭身躲过匕首,抓住对方的手,顺带接力转身,花木兰看着对方眼中切切实实的惊讶,得意地冲他笑笑:

“怎么说来着——”

手腕上的巨力让高长恭无法抵抗地被拉过去,

下巴一下被对方扣住,那双总是神采飞扬的眼睛满盈着笑意:

“姐可是传说!”

刺杀失败被禁锢于对方怀中,他也不急,挣扎一会儿发现无法摆脱后,反而悠哉悠哉地靠在她怀里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花将军?”

“因为你身上的气息啊,这么对姐胃口的气息,怎么可能认错呢?幽灵!”

花木兰回答道,微笑着凑近他的脖子,咬牙切齿地低语:

“虽然这次依旧没有抓住你,但是让你付出点代价还是可以的吧?比如说咬碎脖子之类的?”

“那真是可惜”高长恭看着自己渐渐变淡的身体,耸耸肩回答道“早知近战拼不过你,身为刺客怎么可能以身犯险?”

“是么?那就换一个‘代价’吧。”

下一刻,原本一脸冷淡、无所谓的刺客瞪大了眼,想说什么却没来得及出口就消失了。

依旧浑身赤裸着的女将军拢拢头发,从湖水中爬起身,水珠快速从她的身上滚落、消散。

“好久没有这么享受的洗过澡了啊,但是等到这个时候才下手,不愧是姐的猎物,够谨慎。”

“但是有美人服侍搓背也算不亏。”

她一边将衣物套回身上,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

“美人计……吗。”

轻轻按压一下唇边,她扬起笑:“很不错。”

但可惜美人有毒,虽然喜欢,她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

所以下次,只要抓住对方,她一定会杀了他。

同一时刻,不知身在某处的兰陵王睁开眼睛,嗤笑着拿起眼前与他面具下的相貌差不多的玩偶。

愚蠢的女人,刚刚如果真的咬碎他的喉咙,也许真的会重创他,毕竟放大了几十倍的痛楚就算是他也承受不起。

可那女人没有,真是愚蠢至极。

他这么想着,回忆到刚刚那放大数倍的柔软触感,嘲笑着对方的行为。

然后一激灵,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将手放在了被面具挡住的唇边。

……该死的女人!

他真是脑子抽了才会用什么美人计!那家伙根本不会动摇!!

动摇不了就毁掉吧!!!

下次,绝对抓住机会暗杀掉她!

欢乐小剧场:
1.
问:兰陵王和大唐,喜欢那个?
花木兰:“大唐!”(秒答)

问:想嫁给谁?
花木兰:“大唐!”(秒答)

兰陵王:……
兰陵王:最尊敬谁?
花木兰:“女帝!”(秒答)

兰陵王:……(啪咔)

问:那兰陵王呢?
花木兰:“好看!喜欢!为了大唐必须杀掉!”(秒答)

兰陵王:……(咔嚓、咔嚓)

#兰.这怎么抢?怎么抢!来个人告诉他啊!绝望.陵王#

#特殊地位,还是有的#

#今天的花将军依旧深爱着大唐#

#大唐:和我抢女人?呵呵。
女帝:想撬朕墙角?抢朕大将军?呵呵。#

2.
兰陵王:之前……在军营里,你洗澡怎么洗的?

花木兰:单独洗啊,作为女将军姐还是有些特权的。

兰陵王:哦(松了口气)

花木兰:——比如,来几个歌姬帮忙擦擦背之类的。

兰陵王:噗咳咳咳咳!!什、什么?

花木兰:但姐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要争,还每次都喜欢搓姐肚子?姐的肚子很脏吗?

兰陵王:……

#论自己喜欢的女子有着比自己好看的腹肌,还无自觉的男女通吃,没有借口阻止该怎么办#

#今天的兰陵王依旧很烦恼#

评论(2)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