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暂时跑出undertale坑,肝fgo游戏中!李大师赞啊!
frisk控!all福!
喜欢耀君和阿尔托莉雅,偶尔会跑去王者荣耀处转转!

【US/PF】赌注

@斑鸫mayu的点梗,看到了和我说一下啊,我找不到小天使你啊!

这次有些不一样啦,最后有一个选项,请大家再回复中选择,我会把最多的那一个选择的后续放出来的~
少的那一个则要晚一些。

PS:1.这里的frisk是一个混蛋,请注意她的很多行为都是有目的,相信她不如相信papyrus。
   2.papyrus轻微厌世向注意(其实这个说不说都没关系啦)
    3.有些sc向,sansXchara,你当没有也可以

“要不要打个赌?”

“赌一赌,在这一次的人生中,我们谁先放弃、先后悔。”

“你赢了,我就在也不重置。”

“你输了,下一次的时间就是屠杀。”

听到这句话时,papyrus正在和他的朋友们“欣赏”不知第几次的日出。

跟在那个孩子身后的幽灵正盯着他,暖色的阳光没有给她留下影子,吹过的风也没有掀动她的衣角。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买卖——即使它表面看上来如此——橙衣骷髅这么想着,他和这个幽灵在审判庭中厮杀了上百场,他了解她更甚于了解自己。

这个名为frisk的幽灵算不上是一个好家伙,但她绝对是整个地底世界最遵守“规则”的混蛋。

和平路线中沉默寡言地跟在chara身后,偶尔做些提示;屠杀线中,严守规则地对每一个怪物挥下屠刀。一旦做出了选择,她就会执行到底。

但papyrus从来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任何情绪,无论是和平线,还是屠杀线,喜悦、烦躁、痛苦……都没有,她参与到每一件事之中,却又冷漠的仿佛置身事外。

这次她提出的赌约超乎他的意料,但他就是认定对方不安好心——任谁也无法把一个杀了自己和自己兄弟无数次的人当好人的。

他犹豫着,其他怪物都走了,只留下他和幽灵,幽灵仍然静静地等待,仿佛笃定了他会答应。

可恶的是,他的确想同意,永不重置的诱惑力对他来说太大了,至于屠杀——哈,他能说他都快习惯这个了吗哈哈?

太阳已经落山很久了,黑暗笼罩着大地,亮红的火光在苍白的骨指间明灭着。

幽灵还在看着他,充满了耐心——她一向如此。

“好吧。”papyrus终究还是没有拒绝这个诱惑,他咬着烟,狠狠地说到“那时候你最好从我眼前消失!滚得远远的!”他没有让对方保证遵守承诺,因为不需要。

听到回答的幽灵弯弯眼,嘴角上翘做出一个愉悦的表情说道:

“明智的选择,papy。”

“别用那个称呼叫我,那让会让我恶心到骨子里的,我和侩子手可不熟。”

“好的,papyrus。”

2.

sans趴在桌边瞪大眼睛期待地看着他:“papy!papy!!这次的味道怎么样?”

papyrus吞下嘴里的物质——虽然还是那种难以言喻的味道,但是起码比之前好很多——艰难地竖起大拇指:“进步了很多,相信你下次一定能做的更好的,bro。”

“MWEHEHEHEHE!!”sans叉着腰自豪的笑起来“当然!华丽的sans总有一天会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墨西哥煎玉米卷厨师!!!”

“我要把这个去给human尝尝!”

说完,sans便端起盘子冲向正在帮忙布置客厅的chara,兴冲冲地举高手向她展示这次的成果,已经长的很高的人类弯下腰将盘子里的东西认真吃掉后,皱着眉对骷髅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以示赞许。

papyrus叹了口气,手边的蜂蜜装在透亮晶莹的玻璃瓶中,屋子中的其他怪物热热闹闹地布置着房子。

刚被torile和asgoer赶出厨房的alphys夸赞着女朋友的发明,害羞的科学家抱着机器差点红了脸,偏偏又被大胆的战士亲了一下,这下更是没差点晕过去。

一切都十分祥和。

但是,papyrus焦躁地摇摇瓶子、使劲吸了口烟,不安地皱紧眉头:

某个家伙不在。

“真是热闹啊。”

肩上多出来的不存在的重量让papyrus松了口气:“你去哪儿了?”

坐在他肩头的幽灵没有隐瞒什么,扯扯嘴角,干脆的回答道:“去看看asrisl。”

“和那六个孩子。”

“……下次,不要从我视线里离开太久,不然我会以为你认输了。”

“有趣又苛刻的条件,但是为了你,我就答应了吧。”

早已习惯幽灵时不时的调情的骷髅灌了一口蜂蜜,在良久的沉默后突然说到:

“……抱歉。”

“为什么要说抱歉?”frisk低下头看着他“是因为有几个孩子的行踪是你报上去的吗?”

“……你知道?”

“我知道一切,papy。”

“不要用那个昵称叫我,杀人犯。”

“好吧好吧”幽灵摇摇头,叹口气,接着询问道“那么,再来一次,你会选择帮助他们吗?”

“你们会放过他们吗?”

骷髅沉默着:“……”

幽灵笑了,机械空洞的笑声让人耳皮发麻:“我猜回答是不会,那道歉也没用。”

“不过这也正常”幽灵安慰道”地下看不见阳光的日子实在是太长啦,需要的只不过是几个罪魁祸首的灵魂,而所有生物的本性又都是趋利避害。”

“所以你瞧,你们和我其实没什么不同。”

骷髅依旧沉默着。

frisk也不在乎他的冷漠反应,和他一起看着眼前一片祥和的景象柔和地自语:

“真幸福呀,由牺牲换来的幸福会甜蜜上一倍呢,因为那样的幸福才让人更懂得珍惜。”

“但是他们是忘记了或者说没有认识到?”

“所以少了几分呢,真是遗憾。”

papyrus没有回答她,或者说他是在尽力无视对方的话,对方是个恶魔,所有的一切话语都只是为了动摇他、引诱他,赢得赌约。

他这样告诉自己。

但是明知道如此,流入口中的香甜液体还是无端端苦涩了几分。

“真是善良、富有同情心啊。”

看着他的幽灵翘着嘴角赞赏般说道。

3.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今天注定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sans端着热气腾腾的墨西哥玉米饼想到,这一次的作品非常成功,它一定会让人类好吃的连舌头也吞下去的!!!

在请门口的兄弟拿走一块饼后,依旧年轻充满活力的骷髅冲进了房间中,年迈的人类躺在床上,她的身边围绕着sans认识的所有怪物。

肃穆的气氛让sans缓缓慢下了脚步,不好的预感在警示着他。

依旧年轻的骷髅轻轻地走到床边,将墨西哥玉米饼放到一边,他牵起人类的手,努力地拉出笑容:

“人类,华丽的sans给你送玉米饼来啦!这次的玉米饼绝对是世界上最美味的玉米饼!!”

他握紧那只干枯的、充满褶皱的手,用尽权力才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嘿,人类,你的手太冷了,来拿一个玉米饼吧!华丽的sans敢保证它绝对会让你暖和起来的!就和以前一样暖!”

“和以前一样,起来尝尝味道怎么样啊,chara……”

“你、你不是说相信我有一天一定会做出世界上最美味的墨西哥玉米饼吗?”

“华丽的sans做到了……”

“MEWEHE……HE、H……呜……”

“呜哇哇哇哇哇!!!!”

门外,靠着墙的papyrus听着房里爆发出的哭声和抽噎声,抬起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香烟的烟气向着灯光飘散、消失,

握在手中的玉米饼很美味。

——但它已经冷了,也暖和不了任何人了。

“这就是人类”坐在他肩上的幽灵女孩垂着眼说“没有重置后,她必定会走向这个结局。”

骷髅张张嘴,想问些什么:“……”

frisk歪歪头,似乎已经明白了他想要问的话:“不,人类的世界不存在幽灵,他们死后只有那一具空壳而已。”

“我?我是特殊的、也是唯一的。”

骷髅闭上了嘴,看着冰冷的灯光,在烟雾和哭声中沉默着。

幽灵似乎叹了口气,她伸出虚幻的双臂轻轻环住骷髅,靠着他,蹭蹭说道:

“幽灵的寿命很长很长,我会永远陪着你的,papy。”

她的语气很温柔,让他几乎快信了,但是他也不会忘记这家伙是怎么在对着怪物调情后,毫不犹豫地落下利刃。

“你是准备对我处刑了吗?”

“当然不,亲爱的papy,对你,我说的每句话可都是规则。”

“你知道规则对我的意义。”

虚假。

她的一切都是虚假,无论是语言、还是身体。

papyrus告诫着自己,幽灵就和他口中的香烟所飘散出来的烟雾一样,没有形体、皆为虚幻。

碰不到、摸不着。

他决不能相信对方。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从这个碰不到的怀抱中感受到了安心感。

大概是累了……

他一向是一个懒惰的家伙。

papyrus想着,闭上眼,沉入黑暗之中,站立着,远离墙壁靠在这个怀抱中。

那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这次,后悔了吗?要放弃么?”

“……不。”

4.

又过了很久,怪物们开始意识到一个事实:人类相对于他们,寿命实在是太短暂了。

新的朋友们一个个老去、步入坟墓之中,而没有后代的怪物们依旧年轻如初。即使是有了后代的怪物,也只是衰老了一些。

怪物们的确很善良,他们为自己的朋友感到悲伤,也了解到分离终是不可避免的。

大部分怪物选择回到地下,不再和人类来往;另一部分怪物则在人类世界到处行走,珍惜那些小相遇,却绝不在同一个地方多做逗留。

papyrus回到了地底下,sans偶尔会回来看看他,然后继续带着自己的跑车全世界晃。

他真的成了人类和怪物口中“最华丽的骷髅”,他的墨西哥玉米饼也真的成了世界上最美味的墨西哥玉米饼。

sans每年都会把他做的最好的那份放到chara墓前。

“我会一直遵守承诺的。”

已经不再稚气的骷髅这么说到,让想安慰他的兄长无言以对。

frisk仍旧跟着他,和当初她所承诺的一样。

“我可是最遵守规则了啊。”

总坐在他肩头的幽灵晃着腿说。

但是,在一个午后,总在他肩头的重量消失了。

刚开始时,papyrus并没有在意,只是有些不习惯,因为这几十年幽灵几乎和他寸步不离。

直到这样几个星期过去,papyrus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你在找什么?papy?”来看望他的sans担心地问道

“不,没什么,bro。”

papyrus这么回答,他也的确只是像往常一样去了常去的地方而已。

然后又是一个午后,papyrus坐在沙发上,看着空中。空中只有从他嘴中飘出的烟雾在灯下飘忽,除此之外,只有空气。

空荡荡的;

什么也没有。

“……哈,我赢了?”橙衣的骷髅突然开口询问

……没有人应答。

“我赢了。”他肯定地说道

没有人应答。

papyrus坐在空荡荡的空气之中,没有遵守规则的恶魔在他身边。

…………

他自由了。

那么

要放弃吗?要后悔么?

来选择吧:

*YES          *NO


嗯,大家来选吧,和开头说的一样,至于选的是好还是坏……
你来决定吧,放心,也许两个都差不多呢~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