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二打

李大师厨,fgo李书文赛高!红发大赞!杂食李大师的各种cp都接受!但因为文笔原因,大多数产出会是斯卡李
已脱undertale坑

【UT/FS】所谓存在

点梗一篇完成~ @nuobeiy很高兴认识你
说明一下哈:这里sans和原作一样,只能感觉到时间线的变动,虽然偶尔会有一些梦,但是他是没有那些记忆的。而frisk因为是玩家操纵,所以她能清晰的记得一切

1.

又是梦。

“sans!”看不清面孔的人类欢快地喊着他的名字。

他看到自己伸出手回应:“■■■■■。”

再次从床上惊醒的sans按按眉间,右眼蓝色的火焰慢慢褪去。良久,他才嘲讽似的低笑:这可比梦见兄弟的死亡令骨头舒服多了啊……

疼痛是一种非常讨厌的东西,死亡也是,黑暗冰冷令人恐惧,尤其是对她来说,但很可惜的是逃避是不被规则(决心)允许的。

*你受伤了。

*你在呼唤帮助

*但是,谁都没有听到

*它们看到了,但它们不能理解。

*……有谁在旁观

*……但是,谁也没有来。

于是,只好继续前行,没有停留或前行的理由,只是因为被要求了而已。

——她也只能前进,拯救或毁灭可不是停留就能做到的。

——咔哒。

2.

“sans?sans!”恍惚的骷髅被唤醒,女孩担忧地在他眼前挥挥手“没事吧?”

眼前依旧是那个可爱温馨的小厨房,阳光透过无色的玻璃充斥着这里,明媚到有些虚假的地步——他是这么想的。

“哒、哒、哒”确认他没事儿的女孩又开始捣鼓她手下的东西了,带着晶莹水珠的粉色苹果乖巧地在银色的刀锋下露出嫩黄的肚子,一旁锅中奶油蘑菇汤“咕噜咕噜”地不停翻滚着。

空气中苹果有些青涩的淡香和醇厚的奶香混合着、交织着,纠缠成一种奇妙的味道。

sans没有注意这些,他只是看着女孩的手——或者说手上的刀子。

危险,危险!他的脑内在轰鸣叫嚣催促着,但他仅仅只是注视着。

他太懒了。



恶行不是她的罪,但善行也不是她所为。

工作般的执行着指令,说着早晚会被遗忘的话语,进行着早晚会被抹消痕迹的活动。

这样的存在,有必要吗?

女孩今天也在寻找着自己存在的痕迹。

“有谁可以记住我吗?”

一次次重复的对话就像一场默剧,限制在丝线之内、规则之中。

努力地表演着,用不同的话语向对方问好、夸赞,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地成为好友,或者再一次用不同的方法地杀死它们。

但是,指针再次“咔哒咔哒”向回转动。

“朋友们”对她呼唤着新的名字,没有欣喜、没有亲昵,连仇恨也没有,唯独只有见到陌生人的新奇。

所有关于■■■■■的痕迹如往常一样全部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

女孩面无表情沉默着听它们重复老旧的对话,看着熟悉的一切,抿紧唇,身上的疼痛更加剧烈了 。

——咔哒。

3.

时间线再次变动了。

他知道,因为眼前的一切都似曾相识,但他并没有为此思考什么:那没有意义,或者说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工作,只有审判眼前这个“怪物”而已。

但模糊的碎片中那点点温暖还是令他恍惚间开口询问了。

“你记得?”沉默无语的人出声了,刀刃的寒气让他的骨骼一阵阵的疼。

那凑近后终于能看清的眼睛中,完全相驳的希望与绝望融汇在一起染成的色彩美丽得惊人。

sans看着她的眼睛,缓缓拉出一个微笑:“no。”

又一次,在疼痛之后的轮回,她沉默着看眼前的骷髅捂着胸口咧咧跄跄地走着。

“……papy,你想要来些什么吗……”

一如既往的台词,但这次她看着sans独自离开的背影,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

无论重来多少次,undyne依旧是怪物们的英雄、asgore和toriel仍是asrisl的父母、flowey仍然在思念着chara,sans和papyrus还是兄弟。

地下的怪物们之间的关系是一张牢固的网,中间没有她的位置。

多余的、没有必要被记住、证实的存在。

——这就是她。

可是——

“……也许我们曾经是朋友……”

……找到了,可以证明她存在的东西。

——咔哒

4.

阳光暖的“刺骨”,光线在骨掌中穿过,除了那份暖意,不带半分真实。

女孩忙碌着,她轻哼小调搅拌着锅中的奶油蘑菇汤,轻松的气氛完全和巨大狰狞的骨炮不符。

“嘿,别紧张啊,sans”她说,浓稠汤汁咕噜咕噜跳着“我可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呢,你都看到了,不是吗?”

是的,他知道,他视线里她一直是一个好孩子,宽恕着一切,但是……

——有.什.么.地.方.出.错.了。

女孩叹口气——他依旧听不清她的名字——转过身来,勾起一丝笑:“sans,你可以试试看的。”

“没有怪物会感觉到,也没有谁会认为是你的错”她笑着,眉眼弯弯“来审判我试试看吧?”

——反正,最后我都会宽恕你们,不是吗?

白色的浓汤在锅中翻滚,空气中带着甜蜜的香气和似有似无的苹果味儿,沐浴在金色阳光中的女孩如天使一般温和的微笑着。

骷髅沉默良久,终于抬起了手,银色的光滑金属上折射出蓝色的焰火。

……天使会蛊惑灵魂吗?

咔哒。


剧烈的疼痛在新的轮回后再次充斥着大脑,每一次的记忆都在喧哗着、叫嚷着放弃。

不,这些仅有的能证明她存在的东西,绝不可能放弃,握着刀子熟练地对准太阳穴,噗嗤——脑内的记忆在疼痛的迫使下安静下来后,她才慢慢地向前走去。

审判长廊中的光线暖黄明媚,就像阳光一样,照在身上却没有丝毫的暖意,就和她一样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存在。

抬起头,蓝衣的骷髅已经站在那儿了,和几乎所有她再遇见的怪物一样,重复着每一次复制般的行为。但是,她露出一个微笑——

他 是 特 殊 的。

特殊的存在总是会被偏爱,对吧?

“嘿,sans!”她笑着说道,握紧了手中的刀,带着从未有过的兴奋与期待冲向骷髅。

来吧来吧,从现在开始,用疼痛也好、悲伤也好、愤怒也好、仇恨也好。

一定、一定要让你记住我的存在。

——名为frisk的存在。

PS:黑掉的福,嗯,接下来她真的会为了让sans记住她做出一切努力的,至于用什么办法,sans真的和她一样记住一切,sans的感受如何,这个小混蛋完——全不在乎,她只在乎sans能不能记住她。
……虽然是一个小混蛋,但我也有些心疼这个小混蛋是怎么回事……

评论(7)

热度(59)